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吃马的人

    天已经黑了,月亮和星辰如约而至。临淮侯也信守承诺的再一次来考较熊孩子的功课了,其实考较功课不是目的,他就是想来揍熊孩子一顿,这臭小子嘴上没个把门的,什么事都往外嚷嚷,这次幸亏是子厚,若是其他人呢,他要是再给人嚷嚷我娶姨娘什么的,这不是坑爹吗

    考较考较功课,揍一顿教育一番,让他长长记性,明白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

    这一次他换了道具,没有拿藤条,而是带了一个板子,打屁股的板子。

    熊孩子早就做好了准备,看到他老爹前来,一点也不虚,甚至还有点期待。

    临淮侯也不多废话,直接就开始检查功课,“为父来检查你的功课,所谓善始善终,今天上午考较了你陈情表的开头,那这次就考较一下结尾句。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何解”

    听到临淮侯如此说,熊孩子一张肥脸顿时激动了起来,同时对五姐夫充满了敬佩,五姐夫可真厉害,竟然真的押中题了,他说我爹可能会善始善终考结尾句,没想到我爹真的善始善终考结尾句,真是神了。

    哼,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爹,你听好了。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活着就应当掉脑袋,死了就应当去捆草。我用比狗马都不如的恐怖害怕表情,谨慎的写了一篇表让你听到。”

    熊孩子自信的抬肥脸,昂首挺胸,一双小胖手背在身后,迈着小短腿踱步,一边踱步,一边开口回道,气势还挺足,颇有一种三国曹子建七步成诗的感觉。

    一开始,临淮侯还被熊孩子的气势镇住了,以为这臭小子真会呢,可是往后一听,顿时气笑了,这不学无术的臭小子,翻译的这是狗屁啊。

    “我让你捆草让你捆草简直就是一个草包。”

    临淮侯顿时将熊孩子按在椅子上,上去就是两棍子。当然他都是收着劲的,毕竟是亲生的,不可能也不舍得下重手。

    嗷

    熊孩子挨了一棍子,顿时扯着喉咙嗷了一嗓子,鼻涕都冒泡了

    “爹,你就是想揍我吧”熊孩子挨了两棍子后,抬起鼻涕冒泡的肥脸,一双小眼睛满是质问。

    卧槽

    竟然被臭小子发现了这臭小子开窍了竟然发现老子别有用心。

    临淮侯闻言,一身肥肉都抖了一下,不够毕竟吃过的盐比熊孩子吃过的米都多,面上丝毫不变,“浑说什么,老子是望子成龙,恨铁不成钢”

    “哼,这句话的翻译可是五姐夫教我的,五姐夫可是状元郎,怎么可能会错。我做对了,你还揍我,所以,你就是想揍我吧”熊孩子一副诸葛亮附体一样。

    “你不学无术,还赖到你姐夫头上了你姐夫堂堂状元郎,会如此翻译编个理由都这么敷衍,一点都不用心,真是气死老子了”

    说着,临淮侯再次将熊孩子按在椅子上,又教训了一棍子。

    “嗷真是姐夫教的”熊孩子的声音在椅子上响了起来。

    “呵,你小子还不承认。”

    “嗷”

    结束了这一轮教训后,临淮侯将熊孩子拉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你来到应天府这么长时间了,也陆续跟几位西席学了不少功课了,今天我再抽几个考较你一番,若是再像这样荒唐,别怪老子棍下无情”

    “你考吧。”尽管被教训了一顿,但是熊孩子的底气依然丝毫不减。

    “好小子有种这点随你老爹那就这篇师说,你来与老子说下,这句圣人无常师是什么意思”临淮侯气笑了,随手翻开熊孩子的书卷,翻到师说这一篇,用手指了指其中的一句,问熊孩子。

    嗯老爹竟然不像以前那样考我开头句了这一句姐夫没给我补习过啊。

    而且,功课我都没认真听,还真不会。

    熊孩子愣住了,额头浮现出冷汗,不过,下一秒熊孩子就又恢复了自信。

    他想起来了,姐夫教过他,遇事不要慌,要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

    想想姐夫是怎么教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然后再组合,遇到不会的字就联想一下有关的词汇

    于是,数秒过后,熊孩子抬起了肥脸,肥脸上自信满满,自信的开口回答了,“圣人无常师说的是圣贤的人都没有正常的老师”

    “你刚才怎么解释的”临淮侯闻言怔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盯着熊孩子问道。

    圣人无常师说的是圣贤的人都没有正常的老师啊”熊孩子重复道。

    “圣贤的人都没有正常的老师我让你没有正常的老师,我让你没正常的老师,是不是老子也给你找个不正常的,疯疯癫癫的老师你才满意”

    临淮侯目瞪口呆,气的再度将熊孩子按在椅子上,扬起了手里的棍子。

    “嗷”

    熊孩子再次被镇压在椅子上的时候,觉的老爹就是想揍他的想法更强烈了。

    “马说里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何解”临淮侯继续考较道。

    姐夫没教过,不过不慌,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

    “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说的是吃马的人不知道它能跑千里把它给吃了。”

    熊孩子想了片刻后,抬头解释道。

    “我让你吃,吃吃吃就知道吃”临淮侯又一次将熊孩子镇压在椅子上,挥起了棍子。

    嗷

    熊孩子的嗓门与他的自信一样,从来都不虚。

    临淮侯再度教训了一顿熊孩子后,觉的心里舒坦了不少,肚子里的火差不多都消了,“为父再考较你最后一道,希望你不要再让为父失望了。”

    “还想再揍我一顿啊”熊孩子抬起肥脸问道。

    临淮侯看到熊孩子这副模样,不由攥紧了棍子,觉的有必要给他再多出一道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