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一个大坑

    “我以前以为你是和尚,现在才发现你就是一个披着袈裟的阴险禽兽”

    “啧啧某些人看着人模人样,背地里下流龌龊”

    妖女若男虽然放过了朱平安,但是一连数日都没给朱平安好脸,还时不时的冷嘲热讽一两句。

    朱平安毕竟有错在先,每次都尴尬不已

    画儿倒是次次为朱平安打抱不平,不明白妖女若男为何次次污蔑自家姑爷

    第二日,朱平安履行了种种仪式后,正式上任,接收官署吏员拜见。

    不过,朱平安执掌兵备,注定不会再官署久呆的,甚至比楚雄他们这些分巡道还要扎根地方,所以这些吏员虽然恭敬,但是对朱平安并不趋奉攀附。

    当然,朱平安也乐见如此。

    正式上任后,朱平安才发现这执掌兵备之职是一个大坑,又黑又大,简单来说就像爱情公寓那句台词一样钱不够,演员未定,剧本暂无

    朱平安目前手上只有一个朝廷特别颁发的‘整饬兵备’的敕书,其他皆无。

    没有人马。虽然朱平安有统兵之权,提领江浙境内所有民兵,然而现状是江浙提刑按察使司下面一个民兵也没有;

    没有钱粮。目前朱平安并无一文钱、一斗粮草,江浙提刑按察司目前也没有这方面的预算。

    没有营地。

    没有

    只有朱平安一个光杆司令,其他皆无。朱平安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解决这些问题。

    第三日休沐,朱平安前去拜访临淮侯李庭竹。临淮侯李庭竹担任应天左军都督府操江提督兼领水军左卫,也在应天府,于情于理,朱平安都应该去拜访一下。

    临淮侯李庭竹并没有住在都督府,而是在应天府租了一套大宅子居住。

    临淮侯李庭竹租房住并不是买不起房,其实以临淮侯府的经济实力,在应天府买一套宅子根本不算事,而是因为洪武大帝的强势反腐政策,明朝律例禁止地方官员在任职地买房,任何官员敢在自己就任所在地购买房产,不分情由,一律挨五十鞭子,罢免官职,购买的房产全部充公。律例明文规定“凡有司官吏,不得于见任处所置买田宅。违者笞五十,解任,田宅入官。”

    正是因为有制度约束,即便是不差钱的临淮侯李庭竹只能在应天府租房住。

    京城不算。

    朱平安也经常听到有同僚抱怨这一制度过于严苛,不过朱平安却觉得这项制度很巧妙。在现代,朱平安见了太多被房产等贿赂腐蚀掉的贪官污吏了。不法分子通过送官员房子,或者在官员买房时给予很大折扣,这种变相的受贿手法,不知道腐蚀掉了多少立场不坚定的官员。明朝的这一禁令,虽然断绝不了贪腐,但是至少解决了部分贪腐。

    明朝除了禁止地方官员在治地购买房产外,还禁止迎娶当地的女人为妻妾。律例规定凡府州县亲民官,任内娶民妇女为妻妾者,杖八十。女家与主婚人并同罪,妻妾仍两离之。女给亲,财礼入官。如此规定是为了防止官员迎娶当地女人后,女方家族仗着官员之势受益,进而引发更加严重的家族贪腐。

    当然,再好的政策,执行起来总是会被人钻各种各种的空子,不过总比没有政策要好得多。

    朱平安带了一份拜礼,来到了临淮侯所住的宅前,送上了一份拜帖。

    “五姑爷您来了!您来那还需要什么拜帖啊,您跟我直接进就好了。侯爷昨天特意叮嘱我来门房候着,就是怕门子不认识您,吩咐只要您来了,就立刻将您请进府。”朱平安才送上拜帖,门房里就传出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然后,门房里走出来一个有些面熟的人,正是当初京城临淮侯府的一个小管家李贰。

    原来临淮侯昨天就得知自己来江浙提刑按察使司上任的消息了,知道自己肯定会前来拜访,特意令认识自己的李贰来门房坐镇,等待自己上门时给与方便。

    “劳伯父挂念,李管家辛苦了。”朱平安拱手说道。

    “都是一家人,姑爷何须客气。姑爷,快请进,我带您去见侯爷。”李贰弯腰道。

    临淮侯李庭竹租住的这个宅院原本是一个私人园林,后来改为居住。庭院面积虽然比之京城的临淮侯府要小一些,但是也占地颇大。庭院建造的精巧华美,掘地为池、叠石为山、山水之间、恍若仙居,生活环境比朱平安在江浙提刑按察使司官署分的楼厅要好的多。

    朱平安由李贰引着进了府内,路上李贰询问了府里的侍女,得知临淮侯正在书房考较小公子的课业,于是便引着朱平安径直来到了书房。

    考较小公子的课业?!

    难不成熊孩子睿哥儿也跟着临淮侯来应天府了?!朱平安闻言,猜测道。

    朱平安两人方来到书房前,还没有进去呢,就听到了临淮侯李庭竹愤怒的声音、竹板打肉的声音以及熊孩子睿哥儿杀猪般的嚎叫声听到熊孩子极具特色的嚎叫,朱平安清楚自己猜对了,熊孩子睿哥儿果然来了。

    不过,不过考较课业吗?怎么体罚起来了?!熊孩子又怎么惹到他老子了

    “侯爷,五姑爷来了。”李贰似乎对这一幕已经见惯不惯了,上前敲门。

    “子厚来了,快快请进。”

    临淮侯李庭竹听到禀告后,拖着肥胖的身躯走了出来,手里面还拿着一根藤条,方才正是用它教训熊孩子了,这会还没来得及丢掉。

    “平安拜见伯父。”朱平安拱手见礼。

    “都是一家人,何须这些繁文缛节,快快请进。”临淮侯李庭竹胖手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将朱平安请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朱平安果然就看到了熊孩子睿哥儿,此刻熊孩子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肩膀还一抽一抽的,一张小肥脸上两道眼泪特别喜感,脸上一副既委屈又不服的表情,两只胖手拼命的搓,依稀可见手掌红痕看来,熊孩子睿哥儿方才被临淮侯用藤条打手掌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