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坑

    “我让那些官兵先过来他们的人数稍微有那么一些多因为我们也不确定你丁主任会采取什么样子的方式大家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丁羽侧过来自己的脑袋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韩全“人数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多韩政委我就算是大户,也没有这么宰的这个杀猪刀是不是下的有点太狠了”

    韩全则是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他们相对而言,都是非常优秀的官兵,你手下面的那些安保都是经历过实战的而且还不是一次的战斗,他们都是有着异常丰富的经验我想这一点是不需要否认的,彼此之间相互的交流一下,对于双方面都有着相当的好处”

    “相互的交流”丁羽思量了一下“也就是说要放置在军区那边了”丁羽的话语没有什么所谓的满意,还是不满意这么一说自己也曾经是军人,对于其中的一些情况,自然是有着相当的了解

    并不是说自己就一定要超过这些人如果单对单的话,不管是正面,还是非对称面,自己都能够保证,可以把他们给拿下是拿下,而不是所谓的击倒但如果超过三个人之上的话,就会稍显有那么一些麻烦

    自己跟很多的势力都交到手到至今为止,战绩还是非常的可以不过现在自己已经很少的下场了但是这把刀究竟是不是钝了这个问题吗自己的心里面最为的清楚

    军方恐怕也是看到了这一点相对而言,军方在训练上面可以说是异常的优秀,而且实际上面的战斗其实也不少,只不过很多都没有报道出来罢了自己当初在部队当中,为什么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非死即残还不是因为经历的战斗太多了

    不过所谓的大规模实战,这个基本上是没有的这个还真的就是劣势的所在,并不是说你想要回避就能够回避的但是在这一点上面,丁羽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实战是实战,演习是演习,彼此之间的性质是完全的不同

    难不成让自己给创造一个所谓的战斗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自己是人,而不是什么所谓的神仙指挥一场小规模的战斗,这个对于自己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规模再大一点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的,难说

    “原则上面,我不反对他们的到来他们能够学到什么东西,这个就不是我能够去干涉的”

    对于丁羽的说话,韩全显然是不太满意的所以不由的摇摇头“小丁,这个可不是我们所期望的”韩全很是清楚虽然说可能调集相当的人员过来,但是这里面有多少是丁羽所能够看中的这是一个未知数

    “韩政委,你们的期望是什么就先说一下这些士兵,我相信他们是优秀的士兵但是能够在我这边学到什么这个问题不取决于我我自己都不敢去做这样的保证,哪怕是任何一个人过来,他也不敢放出来这样的话语来”

    “但是你身边的安保,你调教的非常好,特别是金他是你们的安保主管,如果放置到战场之上的话,我甚至都有那么一些怀疑,一个小队的人马究竟能够对付他吗很是令人怀疑的你能够把他都给调教出来那么其他人为什么不行”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涵义可以说是不言而喻

    丁羽则是微微的哼了一声,“金的情况稍微有那么一些特殊一定程度上面,我虽然付出一些东西,但是因为他的资质可以说是非常的优秀,而且我可以相信他所以他一直都留在这样的位置上面,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理解像是金这样的人比较的少见”

    “他要是听到你这样的评价,应该会很高兴的”丁羽这个话语当中透露出来些许的高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呢还真的就不是外界能够理解的“不过同样的他有着相当的资质,可就算是这样,在我身边也是停留了多年的时间,才能够有今天的成绩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取得了成功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你说的问题就是。”

    “我想要表达的呢是因为他有着相当的机缘,所以才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如果说没有这样的机缘就算是给他海量的资源,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最后所起到的效果可能就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这个话听着有那么一些刺耳也有那么一些不符合人情”

    “是有那么一些刺耳甚至是不符合人情但道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挑选出来合适的人很难做这样的保证,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生不如意十有有了结果自然是好事,但是没有结果,强求的话只能是适得其反”

    这个话让人听了还真的就是心里面极其的不舒服,但是韩全还是需要承认丁羽身边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他挑选出来的,但是从基数上面来看几率还是有那么一些小呀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么让他们过来的效果,就不会是那么的明显了”

    对此,韩全感觉到了些许的失望

    “整体的提高这个可能性不大,要知道咱们部队当中的情况,我现在了解的不多,但多少还是知晓一些的如果说就是从单兵的作战来看不能够说无人匹敌但貌似也是相差无几的国外的那帮家伙当然也不错但是彼此之间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这个话说的太过于笼统了”

    车这个时候停了下来,红灯的缘故,还真的就不是其他的原因

    韩全也是用手敲击着车窗“小丁就我知晓的情况,你安保的队伍当中,很多人都是从其他国家的精锐部队当中走出来的他们都是有着异常丰富的经验而且在你这里呢也是得到了相当的进化”

    “要求有点过分了”丁羽哼了一句“我说韩政委你还真的就是打算我一个人坑,而且还是坑到底的那一种,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过分了”

    从说话的态度当中能够看得出来,丁羽这个话语讽刺的味道很是浓重军方又是这个要求,又是那个要求的,要知道他们来到自己这边学习来的究竟要如何的学习,这个貌似应该自己说了算好不好

    如果说自己说了不算的话,那么不还是回到了老路上面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还来自己这里干嘛没有任何的意义呀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丁羽的说话有那么一些冲

    但要说真的翻脸了还真的就不是如此两个人之间的谈话,更像是一种试探彼此试探着心里面的底线究竟是什么而且这个还只不过是开始而已至于后续吗还会表现的更为激烈

    丁羽这边的说话,让韩全这边也是有那么一些沉默有些事情现在提及,比日后提及要好的多要知道自己相信被选拔过来的这些战士和军官他们绝对是最为优秀的但是丁羽这个家伙呀有的时候是真的让人有那么一些看不懂

    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被废掉的话,那么对于军方来说,都是一种损失他们都是优秀的种子但是自己跟丁羽之间的交流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

    丁羽在这个事情上面表现的很是坚持韩全这边呢自然不好过于的去坚持为什么毕竟这一次的事情还是需要让丁羽来主导让其他人过来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

    如果说让其他人来主导,丁羽在旁边辅助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意义丁羽倒是不会出现所谓的出工不出力的情况,但是他不主导有些事情就很难去执行的

    “小丁这个事情我大概知道了不过那些军官的选择我们的意见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的意见更为倾向于军校那边这毕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需要相当的时间,对于军方来说,这个事情我们等得起”

    “不是吧”丁羽怪叫了一声“让我去跑我说韩政委,韩伯伯,这个好事想的稍微有那么一些多我并不是那么的空闲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的”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这个话感觉像是敷衍”

    韩全对于丁羽的解释,有那么一些听不进去“我不否认你的工作可能稍微有那么一些忙但是这些工作不管是在哪儿应该都可以完成的不是吗”

    这个话刚刚的说完丁羽则是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看了一眼前面韩全则是愣了一下“他们是可以绝对被相信的我可以用我的党性来保证”

    “韩伯伯,你这个是在逼我呀”丁羽微微的摇头“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你但如果说最后是因为军方出现的问题,这个责任你背负不起的甚至于军方都有那么一些背不起,倒不是说我亏了多少钱,但对于整个财团来说损失是巨大的甚至于对整个国家来说,也会造成相当的问题”

    韩全的脸色则是一下子的就严肃了起来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丁羽会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出来注视的看着丁羽,他应该不是在跟自己吹嘘也犯不上有这样的借口来搪塞自己的这个背后竟然还有这自己不知晓的事情

    “小丁,这样的事情开不得玩笑”韩全很是谨慎的说了一句

    “韩政委,我很少开玩笑的现在知晓这个事情的人并不是那么的多但是你非要逼我说出来的那么我就跟你说一说,反正这个责任到时候肯定是由你们军方来承担至于结果吗谁知道呢不好说的事情”

    “小丁,你这个坑挖的好像有那么一些过了”

    坐在前面的两个人,这个时候就好像是聋子和瞎子一样他们是真的没有想要听但是奈何总不能够把自己的耳朵给堵上吧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顶多就是永远的保守秘密仅此而已不然的话还能够怎么办彻底的忘记有点做不到呀

    “事关财团的一些布局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因为我不离开的话,那么他们就只能是把注意力放置在我的身上面而且因为农场的事情,大家现在还都没有其他的什么心思,但如果说他们一旦反应了过来后果就严重了”

    丁羽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这里面的投资可能现在还赶不上农场但是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很难说反正我现在也并不是那么的清楚这个是财团的最高机密我坐镇财团,但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亲身而为”

    韩全是真的想要哭自己就是想要试探一下丁羽而已但是没曾想竟然试探出来这样的事情出来自己要不要汇报如果不汇报的话,没有办法解释,但如果说汇报的话,真的牵连出来什么的话,从丁羽的这番话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到时候绝对不会太冷静

    “小丁,我刚刚听你的说话,好像有相当的人还是知晓的”

    “是呀是有相当的人知晓”丁羽貌似有那么一些不以为然的样子“一手之数有点夸张了但是两只手绝对是能够数的过来的一号首长是知晓的,当初的时候我也没有对这个事情有所隐瞒,因为这里面需要国家方面的力量”

    “我会自请处分的”韩全的脸色也是微微的有那么一些变化

    “韩政委,如果出现了问题到时候我想会有人找上军方的这个并不是我的问题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触碰的我也不是故意的要坑你而是你们的问题究竟是某些人有什么所谓的小动作还是说无意的谁也不知道”

    丁羽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看样子,应该快到了韩政委,还是去会议室那边谈一谈吧我想那个地方可能更为的安全一些但总归只是相对的而已”

    接下来的时间,韩全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自己在考虑着这个事情自己为什么会引起来这个话题,当初在会议室上面的时候,究竟是谁提及了这个事情,让丁羽去各个军校挑选人员思考的时间稍微有那么一些长

    甚至于车停靠下来的时候,韩全也没有立刻的就打开车门而是坐在位置上面眯缝着自己的眼睛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去查证一番的但究竟要如何的去查证还有就是去查证的话,会不会引起来某些方面不必要的反应

    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考虑的丁羽那边虽然没有透露出来具体的事实,但是在商场之上有些事实根本就不是那么的重要就好像是在战场一样有的时候对手的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下意识的反应就容易被看破下一步的反应

    这个事情绝对在丁羽的心目当中占据了相当的位置不然的话丁羽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反应而结果吗也没有出乎韩全的预料,看着丁羽手里面的电话韩全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随即也是把帽子放置到了桌子上面

    这个坑自己已经踩了进来,想要拔腿就走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看丁羽脸上面的表情,也是相当的严肃,自己的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好的感觉丁羽这个混蛋有的时候是真的坏到了极点

    “首长,你好”

    两个人究竟聊了一些什么,丁羽还真的就不清楚,自己并没有在眼前的位置,留下来是没有任何必要的而且电话那边是绝对的安全路线,这一点丁羽是绝对可以保证的

    如果不能够保证的话,自己还有什么所谓的秘密可言,自家的内部成为了窟窿,人家还不顺着的爬上来,到时候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说起来,自己的敌人好像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多都是属于干不掉彼此,但又都是牙根痒痒的那一种但如果说真的抓住了什么机会的时候,绝对都是会下死手的那一种,不会留下来任何的余地,这个都已经成为常事了甚至于大家都快要习惯了

    所以彼此都是异常的谨慎和小心,生怕会给对方留下来什么所谓的破绽,如果一点出现了漏洞,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呀在这一点上面,整个财团方面的投入可以说是尤为的大没有大的投入怎么去做这个保证

    不过韩全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给丁羽什么所谓的好脸色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好不好自己倒是没有想到,丁羽留在省城和老家的背后,竟然还有着这个方面的原因

    不是说丁羽不想动,而是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办法有所动作只能是表现的老老实实的或者说他的那个盘子,现在还不是那么的稳固还需要相当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