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第五十四章

    施莱沃格街的人流量本来就大, 在魔化烟花和精灵店铺的双重吸引下,更是聚集了大量的路人驻足围观。

    看到店铺的外形这么华丽,卖的还是市面上少见的化妆品, 不少空闲的路人就打算进去逛逛开开眼界。

    露西亚夫人好说是最早进入店铺的客人之一。

    她就住在隔壁, 所以在看到尤夏开始放魔法烟花的那刻, 她就带上钱包到了店门口, 准备给精灵捧个场。

    至于新店卖的是化妆品,这点倒是不出她的预料,早在拉芙辞职去隔壁做化妆师的时候,她就有猜到了。

    对于拉芙跳槽这事,她并不在意,甚至还心怀感激,毕竟两主仆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 也有了点感情,与其眼睁睁看着拉芙失去工作能力后平庸的老去, 不如换一个地方让对方重新焕发光彩, 这也能凸显出她这个前主人的善良大方。

    话说回来, 和站在门口的尤夏打完招呼后,露西亚夫人进入店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玲珑剔透的水晶吊灯与四处悬挂的利尤门的海报灯牌。

    露西亚夫人立即被吸引住了眼球, 停在原地轻轻地感叹“真漂亮啊”

    她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漂亮, 只是觉得这店里营造出的氛围就像是带她进入到了一个奢华的舞会。

    “您好, 夫人。”正当露西亚夫人沉浸在这股奢靡的氛围中时,一道舒服的男性嗓音出现在她的身侧, “您想要自己逛逛,还是由我来为您推荐几款好用的底妆产品呢”

    露西亚夫人转过头,看到是个长相成熟英俊的男人, 不由得眼神发亮。

    这次尤夏为营业员准备的工作服是经典的白衬衫黑西装,虽然对于原住民来说,这样的衣服款式可能有点新奇,但几个营业员穿上后确实都还挺精神帅气的。

    尤其是像戈洛这样上了一定年纪,谈吐举止都能看得出来是有故事的男人,套上一身板正贴合的西装,棕色的短发整齐中又有一丝凌乱,说他是来参加晚宴的都有人信。

    露西亚夫人立即被这位优雅成熟的先生捕获了,侧头微笑着说“如果能有您的推荐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没问题,您选择我是我的荣幸。”

    说着,戈洛便带着她走往底妆区。

    途中看到大部分的货柜都还空着,露西亚夫人忍不住问起这个问题。

    “因为大部分的货物还未送到。”戈洛搬出尤夏的解释“不过十天以内,肯定可以送达。”

    “幸好我就住在隔壁,总能第一时间看到新款。”露西亚夫人状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自己的住址。

    戈洛接话道“您就住在隔壁的话,有新款我会来通知您的。”

    露西亚夫人提了提唇角,正想再说点什么,这时她的眼前倏然映入一片闪闪发光的化妆用品,一个接一个货柜,上面整整齐齐列满了各式各样的底妆用品,壮观得令她一时失了语。

    有几位客人已经在营业员的介绍下开始选购商品了,露西亚夫人隐约从他们口中听到遮瑕、粉饼等词,尽管还不了解这些商品的功效,但光是想到这么多摆在这里的全是化妆品,她心里便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夫人。”戈洛的嗓音拉回了她的注意力,他低声地询问“按照底妆的顺序,我先为您推荐一款防晒怎么样”

    “防晒”

    “是的,因为强烈的阳光很容易晒伤我们的皮肤,加速肌肤的老化,所以每个人都最好在生活中备上一款防晒。”

    戈洛解释道“您可能也发现了,常年在外奔波的人的肌肤总是乌黑布满皱纹的,相反,总是待在室内的人的肌肤通常都是像夫人您这样雪白娇嫩的。”

    露西亚夫人思索片刻,发觉戈洛所说的这一点其实大家潜意识里都知道,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贵族富人们才会追求苍白的皮肤,皮肤越是白皙,就说明你的生活越是富贵和惬意。

    戈洛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继续说道“但人总有出门的时候,不可能一直待在屋里,也许您只是每天出门和朋友们喝喝下午茶,或者逛个街,或者赛个马,每次都花不了多少时间,可这些时间一旦叠加起来,就多得会出乎您的想象。”

    闻言,露西亚夫人心里顿时禁不住有些恐慌起来“那该怎么办”

    “您不用担心,我们夏之森的防晒用品正是为了您这样美丽的夫人出门不受阳光困扰而准备的。”

    戈洛微微扬起唇角,拿起一支价格稍贵的白管防晒乳道“首先请允许我为您推荐一款面部防晒,这款清透水漾防晒乳的防晒系数中等,如果不是在高强度的阳光下长时间工作,光是这款就足够日常使用了,它的成分很天然,不含刺激,绝对不会黏腻闷痘”

    “面部防晒和身体防晒常备这两款就足够了,不过您要是嫌身体上涂抹防晒太麻烦,还可以入手这款防晒喷雾,它的防晒系数很高,而且防水防汗,轻轻喷几次快速成膜,也不会黏腻厚重”

    “为了防止产品买回家过敏不能使用,一切产品我们这里都试用,您可以先试试我们的样品”

    一旦开起口来,戈洛的介绍就停不下来了,尤其当他发现露西亚夫人出手非常慷慨,只要是自己推荐过的产品对方觉得需要都会购买后,他推销得就更卖力了。

    从防晒区逛到隔离区,从粉底色号推到六色遮瑕盘,待把底妆区逛完,露西亚夫人手里的购物篮已经装满了商品。

    最后,戈洛带着露西亚来到化妆工具前。

    瞧见这满墙五彩缤纷的刷具、粉扑与美妆蛋,露西亚夫人不由在心里感叹这要是我房间的墙该多好啊

    接着,在戈洛的倾情推介下,露西亚夫人又往购物篮里添加了几个三角粉扑、海绵蛋、睫毛夹、修眉刀,以及一整套价格昂贵的动物软毛刷具。

    这套专业化妆师使用的刷具每一支单买都要两到三个银币,整个系列一共四十八支,纵使露西亚夫人足够富裕,买下这套刷具也让她生出了一种大出血的感觉。

    可让她放弃其中几支不买,她也做不到,就好像一块精美的蛋糕被挖去了一角,不够完美。

    把刷具连带赠送的刷具包放进购物篮里,露西亚夫人询问身边的导购“我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可我身边没有人会用,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您可以询问我们的专业化妆师。”

    戈洛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转过一个直角货柜,露西亚夫人才发现在店铺的最左端还有个小小的化妆室。

    化妆室的墙面由大面的镜子构成,镜子前放着四张皮椅,她一眼就看到那位正在给客人化妆的化妆师是她的前管家拉芙。

    “哦,居然是拉芙”她惊喜地笑了出来。

    “您认识拉芙女士”

    露西亚夫人点头“她之前在我那里工作,她的化妆手艺确实不错。”

    “怪不得,她现在是我们店的银牌化妆师了。”戈洛说道。

    “银牌”露西亚发出疑问“难道还有金牌”

    “是的,我们店的金牌化妆师是茉莉小姐,就是那位坐在椅子上的长卷发女士。”

    说到“茉莉小姐”四个字时,戈洛有些别扭地皱了下眉,但他很快就收起表情,向大客户介绍生意“茉莉小姐的化妆技艺更为高超,我们每个人都做过她的模特,她那神奇的化妆技术甚至可以把一个英俊的男人变成一个貌美的女人。”

    露西亚原本还有些替她的前管家不服,听到戈洛说她可以把男人化成女人,顿时有些惊讶“那她还真是技艺高超啊”

    “您想试试吗”戈洛推荐道,“当然,因为茉莉小姐是金牌化妆师,收费会稍微高一些,普通日常妆的定制需要支付五银币的费用,舞会妆或者其他大型场合的妆容定制就更贵了,不过现在店里的彩妆产品暂缺,目前只能化底妆,所以现在的收费是三银币一次。”

    露西亚夫人想了想,问“化妆的时候,我能请教她问题吗”

    “当然,在化妆的过程中她会告诉您很多的化妆知识,这三银币绝对值得。”

    三银币对露西亚夫人来说还真算不上什么,她轻轻地笑了笑说“如果能让我变得更美丽,那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随后露西亚夫人便在戈洛的安排下坐到了化妆镜前,准备接受来自两百年老手艺人茉莉的妆容定制服务。

    在此之前,戈洛询问道“需要我先帮您把商品包装好吗”

    “可以。”

    露西亚十分放心地把装得满满的购物篮递给了他,在侧身的时候,她正好清晰地瞧见了拉芙替一位年轻妇人化的妆容。

    那妆面格外的干净清爽,皮肤白嫩有光泽,很显气色。

    露西亚深知拉芙从前的化妆水平绝对无法化出这样通透的底妆,心里便道看来这精灵店铺的化妆品是真的效果不错啊

    “夫人,请看向我这边。”茉莉出声唤回她的注意力。

    他左手拿着化妆棉,右手拿着一瓶夏之森杂货店专供的精华露,见露西亚有些困惑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精华露,他解释道“化妆前最好给皮肤做个清洁保湿护理,我看您的皮肤略有些干燥,所以先给您上个精华打底。”

    他说话的音色是低沉的男音,露西亚夫人对着他的脸,再听他的声音,总觉得有些违和。

    这位小姐长得是很漂亮,就是这嗓音可真粗啊

    “原来是这样。”露西亚夫人弯了弯唇角道“以后在化妆前我会记得先抹个精华的。”

    接下来就是讲解上妆的工作,茉莉的讲解很详细,用量、步骤、工具、手法,各个方面没有一点私藏,令露西亚夫人收获颇丰。

    约莫只过了十五分钟,一个清透无瑕的底妆便完成了。

    尽管露西亚夫人是一步步看着自己的皮肤变好的,但当结束的时候,她凑近观看镜中人的脸蛋,还是被那白皙细腻有光泽的皮肤状态给惊讶到了。

    “太神奇了,连一丝细纹都看不见,还有我的黑眼圈也都不见了,简直像回到了十年前。”露西亚夫人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转过身问茉莉“这个妆能保持多久”

    “一整天没有问题。”茉莉先是回答,接着又补充“不过您睡前最好将它们洗掉,目前我们店还没有卸妆产品,您可以先使用夏之森杂货店的洁面产品,记得一定要清洗干净,长时间带妆很伤皮肤。”

    正打算一直带着妆不洗的露西亚夫人遗憾地叹气“那我想要一直保持青春就只能每天来您这里化妆了。”

    “化妆很简单,您可以自己试试。”

    “不,我可不相信我的手。”露西亚夫人自嘲地笑了笑,继而问“结账是直接付钱给您吗”

    “去柜台就行了,”做完一笔生意,茉莉懒懒地靠到椅子上,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在为其他客人推荐商品的戈洛“我想他已经给您登记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