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回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

    “大爷,姑老爷派人过来请您去梦坡斋一趟!”琼玉小跑了进来,对坐在书案前看书的王攸说道。

    因二十七日,贾宝玉送来的汪恰洋烟和王熙凤送来名为依弗那的治疗头痛的西洋膏药,王攸对这个红楼世界产生了兴趣。这并非怪他今日才考虑到这个问题,而是自穿越而来,根本没有时间和闲心去思索这个世界。

    听到琼玉进来通传,王攸放下手中的书,随后起身,出了园子,来到了梦坡斋处。

    书房内,贾政正和詹光,单聘仁几位清客正在品评诗画,外间小厮进来通传说攸大爷过来了。清客相公们都是面色激动,然而贾政却让他们先出去,直说涉及家事,不便外人在此。

    詹光等人会意赶忙都退了出去,行至外间,见到王攸,一一上前行礼问安,王攸看在贾政的面子上也一一回礼,让人夸赞不已。

    “文泱,你来了!”贾政客气的称呼道。

    “姑父,你这是”王攸被贾政如此称呼,显得一愣,不解的问道。

    “你如今不同于往日,听说昨日你吐血了,怎么回事?”贾政关心的问道。

    “不过是胸中郁血,不妨事的。”王攸解释道。

    “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也容易生出他病,我看还是找个高明的太医瞧瞧为好。”贾政担忧的说道,“当年珠儿”

    “姑父放心就是,回头我让王太医过来查看一番就是。”

    贾政谈及贾珠,也觉得心痛,又觉得话说的有些晦气,便是戛然而止,随后岔开道:“昨日夜间你姑母将你对她所述之言告知于我,圣意我自不敢妄加揣测,不过甄家一事,还望文泱你能理解姑父的无能为力,眼下,甄家说亲一事看似平息下去,但是你王家此举毕竟是得罪了甄家,只怕你为官之路不好走啊。”

    “姑父所说极是,父亲也是这么和我说的。”王攸沉声附和道,但从贾政的语气判断出,贾政的大局观还是有点的,只是对于形势的把控上差了些,这也不能怪他,他毕竟只是个工部员外郎,能得到的消息太少。

    贾政不同于贾赦破罐子破摔,他更倾向于好为人师且志大才疏,甚至听见圣上二字,都会两股战战,此等心智实在难当大任。

    成大事者,或者一族之主者,大局观要有,但心智更应该远超常人,且要获得第一手信息从而根据信息对局势做出决断。

    果不出王攸所料,贾政接下来就和他说了些做官之后要尽心尽力的为圣上,若是和同僚之间产生了矛盾,能让步的尽量让步,对待下属又该恩威并施,但威是要做足了的,这才能让下属怕你云云。

    王攸作为晚辈,自然是点头称是,态度恭谨的记了下来,这也让贾政颇为满意。

    “差点忘了,还有件事,你父亲让你明日于蟠儿生辰后回家过节!”贾政最后嘱咐了一声,随后便让王攸离开了梦坡斋回了园子。

    刚进园子的大门,就看见云歌和风铃二人正着急的朝着他跑了过来,只听二人说道:“大爷,不好了,宝二爷和林姑娘吵起来了,宝二爷把那胸口的玉给砸了,林姑娘喝的解暑汤也吐了,此刻正哭着呢。”

    话音刚落,王夫人和贾母一行人也从大门处走了进来,王攸急忙上前行礼请安。

    “攸哥儿这会子怎么在这儿?”贾母困惑道,一旁的王夫人回道:“之前老爷那边叫他过去说是有事要商议一下,想来刚从梦坡斋回来。”

    贾母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现在要紧的是潇湘馆内宝玉和林丫头如何了。一行人快步的进了潇湘馆,只见地上棋子撒的到处都是,连盛着棋子的器具都是被摔破了,滚在门槛处。

    袭人和紫鹃见贾母,王夫人,王攸三人联袂而来,更是急的互相抱怨。宝玉急忙站起身,讪讪的躲在一旁,不敢正视贾母等人。而林黛玉则是擦拭脸上的泪水,在雪雁的搀扶下从床上起了身,显得更为柔弱。

    袭人和紫鹃都想为各自的主子解释什么,但王攸在此间,就让二人很是忌惮。贾母如何不知二人的心思,便说道:“别说了,我一再的嘱咐你们,叫你们好好的服侍,你们就不放在心上,现在事情闹出来了,你们又都管不了了。”说罢,便在鸳鸯的搀扶下坐在了凳子上,一旁的王夫人也转头瞪了一眼袭人,其实这话也是说给王攸听得,让他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要迁怒袭人和紫鹃等一众丫鬟,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趋势。

    王攸冷冷一笑,听他说道:“此事暂且不论谁对谁错,我只问是何缘故!我亦身负老师临终所托,有照顾黛玉之责,非攸在老太太,姑母面前失礼唐突,今日之事我是需要讨个说法的。”

    贾母,王夫人,一众丫鬟包括宝黛二人都是心中一惊,紫鹃和袭人更是面色灰败,不知所措。贾母看向林黛玉,想让她劝说王攸一番,这样大家面子上都好过些。

    王夫人心底本就不喜欢林黛玉,此时王攸又强势的想要和贾母讨个说法,这反而比较符合她的心理预期,老太太一直想要撮合宝玉和林黛玉,眼下这是个契机,但是她不能够立即表示出来,正能静观其变。

    林黛玉既感念王攸能够站在她身前,然而贾母又是她的外祖母,一时间反而纠结起来,不知怎么办好。贾母见此情状,心中又是一叹,看来今日之事是难以善了了,就看王攸会开出怎样的条件。

    但眼下不是谈条件的时机,只好又将袭人,紫鹃二人训斥了一顿,二人皆是垂首停训,不敢违拗。贾宝玉作为当事人之一,更是没脸将原因立即抖露出来,王夫人见他胸口前的通灵宝玉不见了,也询问了一番,在袭人将玉和剪碎的穗子一道递给了王夫人之后,王夫人领着贾宝玉先离开了潇湘馆。

    贾母更是对贾宝玉的表现失望不已,不由的再度叹了口气,也由着鸳鸯扶她离开了。

    紫鹃站在中间,动也不敢动,等候着王攸的发落。

    “云歌,风铃,你们二人先回苍泱筑!”王攸厉声的说道,二人不敢多说什么,神情紧张的先走了。

    “润竹,凌梅,你们二人把屋里收拾一下!这摔坏的棋盘就扔了吧,回头去苍泱筑取一副新的来!”

    “是!”润竹和凌梅二人赶忙应道,就开始收拾起屋里地上的棋子和被剪碎的穗子,收拾完之后又快步的退了出去。

    “攸哥哥,你别”林黛玉走到王攸面前,坐在了凳子上,想要劝说一番,但却不知如何说,若是现在开口,那刚才为何不开口。

    “雪雁,你先服侍姑娘回床上休息!”王攸仿佛并未听见林黛玉的话,对雪雁吩咐道,雪雁听到自己的名字,如蒙大赦一般快步搀扶起林黛玉,让她坐在了床上。

    紫鹃一直未听到自己的名字,更觉得心中慌乱,就连站都站不稳了,直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一直小声的啜泣着。

    “紫鹃!”

    “在!大爷大爷我姑娘”紫鹃转头看向坐在床上的林黛玉,林黛玉见她模样,心中也是不忍,正要决定护下紫鹃,听到王攸开口道:“起来吧,去给姑娘重新准备一碗香薷饮解暑汤,伺候着姑娘吃下就是,我知此事非你之过。去吧,雪雁,扶紫鹃起来出去清洗一下。”

    雪雁哪里不知道王攸有话要对自家的姑娘说,急忙应了下来,和紫鹃二人赶忙离开了,出门之时,还把门带了起来。

    “想来又是宝表哥和你说了他的心意吧!”王攸一语道破此事原因,宝黛之间的情愫他如何不知,若不是出现他这只蝴蝶,黛玉最终的结局想必还是香消玉殒。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和外祖母说那样的话。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明白”林黛玉想趁当下无人,顺带着把自己的心意告知王攸,但谁知王攸打断了她继续之言。

    “因为我要离开了!”王攸将手中的羽扇放在了桌上,随后站起身,背对着林黛玉,看向窗外,说道。

    “离开?你去哪?”林黛玉心中一乱,急忙问道。

    “所以我要和你那位外祖母替你讨个条件!”

    “难道是带我一起离开吗?”林黛玉面色一喜,比起呆在这大观园,她更愿意和王攸呆在一起,如果能回江南苏州就更好了,这样还可以祭拜一下爹爹和娘亲。

    王攸转过身,看着林黛玉脸上的喜色,不由的一叹,从这他便知道了林黛玉的心意,原来她是愿意的。

    “不是!”王攸摇头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能告诉我去哪吗?”林黛玉惶恐的问道。

    “二十六日圣上下谕一事实则是要昭我入仕,我不想瞒你。父亲让我出园子,我不好违抗,是故临走前替你安排好。”

    “其他的我不想听,我只想知道你去哪?回家?”

    “江南!”

    “真的不能带我一起走吗?”

    “不能!”

    “为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不确定。”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确定,难道你不回来接我了?还是说你回不来了?”林黛玉心中惶恐,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攸哥哥,你说啊。”

    “我不知道,所以不确定,但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真的!”

    “”林黛玉听王攸说及一定会回来,又止住眼泪。

    “我想你搬出潇湘馆!”王攸坚定的说道。

    “这是你要和外祖母说那般话的原因,可是我喜欢这潇湘馆,除非你带我一起离开,否则我哪也不会去!”林黛玉赌气的回道。

    “还在这园子里,不过是搬去苍泱筑!那里更适合你养病!”王攸静静的说道。

    “”林黛玉听及是苍泱筑,脸色微赧,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潇湘馆太潮湿了,长此以往,对你本就柔弱的身体会造成损害!”王攸又加了一句。

    “那你什么时候走?”林黛玉不舍的问道。

    “不知,照我父亲所说,最迟明年春天,但我觉得今年运河结冰之前,圣上旨意就会下来!这一切皆看圣意!”王攸揣摩道。

    “也就是今年秋末了!”林黛玉轻声算道,“攸哥哥,我”

    “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还是如当年在苏州一样,需要你等!”王攸看着十二岁的林黛玉,神色不变的说道。

    “那你呢?”林黛玉希冀的问道。

    “”王攸的眼神有些闪躲,不知如何作答,林黛玉看见王攸模样,以为他的心意根本和自己不一样,难道真的是错付了不成,又想起了那日在梨香院院墙处听到的几句唱词和在《西厢记》中的那句“花落流水红,闲愁万种”,不觉心痛神痴,泪水再度滑落。

    “莫非你喜欢宝姐姐不成?”林黛玉再度试探道。

    王攸被搞得一懵,这又从何说起,又听到林黛玉继续说道:“宝哥哥那日脸上被烫,宝姐姐是不是给了你什么东西?”

    “是一瓶治疗烫伤的药而已!”王攸不假思索的说道。

    原来是药,林黛玉心中释然,但王攸心意如何她还是不明白,也不愿再逼迫于他,但想到他这般优秀,就连甄家的那位县主都拒绝了,那以后

    王攸显得有些不安,他知晓一直以来,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都在暗中较劲,真怕林黛玉接下来会给他一道送命题,到时候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我离开后,会托宝姐姐照顾你!”王攸不容反驳的说道。

    “我不愿!她是个心里藏奸的!我才不要她来管教我!攸哥哥你还是换个人吧,若是找不到,我宁愿不要!哼!”林黛玉冷哼道,当即就装作不理人的样子,背过身。

    “好妹妹,我此举自有我的道理,我且问你,老师当初留给你的店铺田产每月收成存有克扣,你可知晓?”

    “”

    王攸见林黛玉不回话,也是明白她必定是清楚的,随后想了想今日她暑气未消,先不谈此事,只好再度说道:“你应知晓我素来做事思虑周全,宝姐姐一事我深思熟虑,非她不可,只有这般,我才能放心。好妹妹,我何尝不是为你操碎了心!”

    林黛玉听到王攸最后一句,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乎自己的,不由的又笑了起来。

    “咚咚!”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