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当年的树

    植树节这天早上,明海大学为新建的图书馆举行了隆重的奠基仪式。

    李立行站在台下发着呆,倍感无聊的他直到台上的领导们拿起铲子装模作样地培土时,才来了精神。

    看着一群中年人培土自然是很无的,但这却让李立行记起了一件事来。

    凌霜霜转学过来的那年,学校组织过一次植树活动。

    说是植树,其实也就是挖个坑,埋个土,最后再浇点水而已,毕竟小学生的体力有限。

    但就算是这样简单的活,也有人干不好,在挖坑这件事情上,很多女生都遇到了麻烦。

    当时挖不好老师要求的坑的秦彤,就曾李立行求助过,但当时忙着帮凌霜霜培土的李立行却没有理她,害得她在后来的浇水环节,被人嘲笑用泪水浇就够了,还可以节约水资源。

    “也不知道那棵树现在怎么样了……”李立行这样想着,突然很想回家去看看,但他很快就将这种冲动压抑在了心底。

    最有可能成为他老婆的人,现在还怀着身孕,站在队伍后面看着他,而他的心里却想着回家去看看他和他的初恋情人所种的小树,于情于理,这都是说不过去的。

    不久,奠基仪式就结束了,下午的课上完,晚上就要进行补考的别步逐和赖格东就缠着李立行,让他帮他们圈重点。

    李立行本想拒绝,毕竟他又不是出题的老师,他哪里会知道哪个会考,哪个不会考。

    但后来在两人的跪求下,他还是帮他们圈了一部分他认为会考的知识点出来。

    圈完重点之后,李立行就对两人说道:“事先声明啊,我不是出卷的老师,要是我圈的这些考点,一个都没考到的话,你们可不能怨我呀。”

    “那当然了!我们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别步逐拍着胸脯保证到。

    “就是就是!三哥你就放心好了,不管考出来的结果如何,您的大恩大德,我都是不会忘记的。”赖格东举起手发誓到。

    听到两人的话,李立行就放心了,之后他没再管拿着他圈出的重点去复习的两人,骑上自行车,回到了公寓。

    来到刘诗织房间的时候,李立行发现了一位贵客杨娜娜。

    之所以说杨娜娜是贵客,是因为自从杨娜娜搬出欧阳婉瑜现在住的房间后,李立行就很少看到她了。

    对于杨娜娜近乎玩失踪般的表现,李立行也曾好奇过,但他问欧阳婉瑜时,欧阳婉瑜不说,问刘诗织时,刘诗织又不回答,所以他也就不再过问了。

    对于这些女人间的事,李立行并不想过多地搀和,不然没事还惹得一身骚就不好了。

    看见李立行回来,杨娜娜就放下了她手中的衣服准备离开。

    看见杨娜娜想走,李立行赶紧挽留道:

    “娜姐,好久不见哈,留下来吃个晚饭吧,我请客。”

    “不用了,我还有事。”杨娜娜很冷淡地拒绝了李立行的邀请。

    自从和欧阳婉瑜因为李立行的事闹翻之后,杨娜娜心里就一直对李立行心怀芥蒂,她在拒绝完李立行之后,就快步离开了。

    见杨娜娜这副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李立行感觉很受伤。

    这时的李立行还不知道杨娜娜和欧阳婉瑜决裂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所以他才会感到有些郁闷。

    杨娜娜离开后,李立行看见客厅沙发上大包小包的衣服,就猜到刘诗织大概是要去参加比赛了。

    “在挑选参赛的服装?”李立行开口问道。

    “嗯。”刘诗织点了点头回应道。

    “初赛时间定了吗?地点在哪?”李立行问。

    “明天晚上八点举行初赛,地点是莲花广场。”刘诗织回答道。

    “八点啊……”李立行一听到初赛举行的时间,就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眉头。

    李立行之所以会感到为难,是因为当初他和柯太太说好的家教时间,刚好也是从晚上八点开始。

    “怎么了吗?”刘诗织看见李立行为难的样子,就小声地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我家教的时间和你比赛的时间撞上了而已。”李立行解释到。

    “你要给人当家教?”刘诗织有些疑惑地问道。

    “嗯。”李立行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时间从晚上八点开始,然后要到十点才能结束。所以估计是看不到你比赛的样子了,要不……要不到时候我提前开车送你去莲花广场好了。”

    “不用麻烦了,娜娜会陪我去的。”刘诗织很客气地说道。

    “抱歉,没能帮上你的忙。”听到刘诗织的话,李立行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到。

    “你不用道歉的。”刘诗织说道。

    “要道歉的,毕竟我曾答应过你哥要保护好你来着,但是……”李立行没往下说,他感到非常地歉疚。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八点就要去家教了,要不我们先吃饭吧。”心地很善良的刘诗织看见李立行内疚的样子,就赶紧安慰道。

    听见刘诗织劝慰的话语,李立行心里却更加难受了,但最后他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见李立行点头,刘诗织就放下她手中的衣服,做饭去了。

    看着刘诗织在厨房中忙碌的样子,李立行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不是李立行第一次对刘诗织感到有所亏欠,早在当初他因为想追凌霜霜,而把刘诗织托付给欧阳婉瑜的时候,他就感到他有些对不起刘诗织。

    但时,当时的刘诗织并没有去参加选秀的意思,而现在……

    “明明是想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的,但是我却连去现场帮她加油的事都做不到。”李立行这样想着,然后就卷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当天晚上的家教,李立行干得很不愉快,柯丹丹这熊孩子的麻烦程度远远超出了李立行的想象。

    要是柯丹丹是他的孩子的话,李立行敢保证他绝对会把她打得连她妈都认不出她来。

    但很可惜,柯丹丹不是他的孩子,所以李立行只能选择忍让。

    做完家教回来,李立行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一个月,顿时就有了一种不会再爱了的感觉。

    为了欧阳婉瑜肚子里的孩子,李立行忍痛放弃了他最心爱的女孩,连想她都不敢多想。

    为了欧阳婉瑜肚子里的孩子,李立行不得不投入到了令他倍感厌恶的工作之中,并且再次违背了保护刘诗织的诺言,使得刘诗织身边再也无人保护。

    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的过程往往是痛苦的,因为身为一个男人,你必须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从得知欧阳婉瑜怀孕的那一刻起,李立行就想要对欧阳婉瑜负责,对欧阳婉瑜肚里的孩子负责,因此他觉得苦点累点也没什么。

    毕竟,是个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隔天早上,李立行来到班级的时候,就看见赖格东哭丧着脸的样子。

    “他怎么了?”李立行问别步逐道。

    “昨天你给他圈的那些重点,一题都没考到,估计这次要重修了。”赖格东回答道。

    “卧槽!那么坑爹。”李立行听到别步逐的回答,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更坑的还在后面,因为你圈给我的那些重点,tnn居然全部考到了!”别步逐说道。

    “我勒个叉叉,这么邪门?!”李立行倍感惊讶地说道。

    “三弟啊!兄弟我这次重修定了,呜呜呜……”赖格东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李立行。

    李立行被赖格东这样看着,突然感觉有些对不起他,于是他就开口说道:“要不,过几天我们带点礼物去拜访一下乔老太?也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这……这能行吗?”赖格东止住眼泪问道。

    “这个或许能行,在考数据库引论时,我听李小龙说过,他给高老头送礼成功了,高老头答应不会太为难他,我想乔老太那边应该也可以。”别步逐插嘴到。

    “那我该准备什么呀?”没送过礼的赖格东问别步逐道。

    “李小龙说他送给高老头的是烟和酒,但我觉得乔老太应该不喜欢这些,具体要送什么我也不知道,老三,你有什么主意没?”别步逐问。

    “要不我们送些保健品怎样?”李立行回答道,“比如脑白金什么的。”

    听到李立行的回答,在一旁听了半天的左守穹就笑着说道:“三哥啊,你可千万别让老二送这个,听我的,买些化妆品送过去吧,效果肯定比送什么脑白金好。”

    听到左守穹的回答,三人的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送化妆品?就乔老太那张黄土高坡般的脸,这能行吗?”别步逐问道。

    “我觉得老大说的有道理,如果乔老太再年轻个二三十岁的话,那么要我送她化妆品,我是不会有意见的,但你看她的年龄,都可以当我奶奶了,送她化妆品,不太合适吧。”赖格东说道。

    “老大,老二,你们先别急着反对,老四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李立行说有就看向左守穹,等着他说出理由。

    “还是三哥了解我,其实我让老二送化妆品给乔老太,其实走的是曲线救国的路线。”左守穹笑着说道。

    “曲线救国?”别步逐和赖格东异口同声地问道。

    李立行在听到左守穹的话后,也有些不解地看着左守穹。

    见三人一脸疑惑的样子,左守穹就把他从学长那里打听出来的情报给说了出来。

    原来,乔老太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当空姐的女儿,对于这个独生女,乔老太向来是疼爱有加的,因此如果投乔老太女儿所好,送化妆品的话,成功的几率还是蛮高的。

    听完左守穹的话后,三人茅塞顿开,但在购买何种化妆品上,赖格东又遇上了麻烦。

    赖格东一个大男人,对这些东西自然是知之甚少的,最后秉着送佛送到西的精神,左守穹就拿起钢刷刷刷地给赖格东列出了一张清单。

    看着左守穹如数家珍般地写出那些化妆品的名字,李立行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卧槽,老四,你居然懂这个?!”别步逐大喊道。

    “而且这些东西看起来就不便宜,有没有便宜点的?”赖格东看着清单上列出的东西问道。

    “有是有,但是效果就要打折扣了,毕竟在乔老太手上挂掉的人不少,要是想送到乔老太女儿的心坎里,不费点功夫是不行的。”左守穹回答道。

    “唉,那我看,我还是等着重修吧。”听到左守穹的回答,赖格东有些无奈地说道。

    看见赖格东这样,心里对赖格东感觉有些过意不去的李立行,就有些装逼地说道:

    “这些东西撑死也不过千百来块,二哥你就去买吧,买完我帮你报销一半!”

    李立行话音刚落,左守穹就想提醒他这些东西其实不便宜,但赖格东却没给左守穹机会,他有些激动地对李立行说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

    李立行正想告诉赖格东说,他说的当然是真的,但就在这时,李立行突然感到有人在瞪他,于是他扭头一看,然后他就看到了欧阳婉瑜正对着他怒目而视的样子。

    “这下糟了!”李立行这样想着。

    李立行的想法没错,他的确是要糟糕了。

    欧阳婉瑜没给李立行太多的时间,在看见李立行一脸心慌的样子之后,欧阳婉瑜就决定要快速出击。

    欧阳婉瑜迅速地离开桌位,来到李立行的身边,然后就不由分说地将李立行拉走了。

    别步逐看见欧阳婉瑜把李立行拉走,就预感会有儿童不宜的事情发生,于是他就跟了上去。

    左守穹看见别步逐这样做,就想帮李立行拉住别步逐,但赖格东却在这时缠住了他,问起了那些化妆品的名字怎么读,以及在哪里有卖的事来。

    无奈之下,左守穹只能有些心不在焉地教起赖格东来。

    就在左守穹被赖格东缠住的时候,欧阳婉瑜已经拉着李立行来到了顶楼,之后她就质问起李立行来:

    “你可真有钱啊,居然还能帮别人报销一半的礼物开销?说!你那些钱哪里来的?”

    “那……那是我以前存的钱。”李立行急中生智地解释到。

    “呵呵,你这解释不错。”欧阳婉瑜笑着说道,但看出李立行花钱的态度有问题的她之后话锋突然一转,有些戏谑地开口问道:

    “那么根据协议的规定,我有权让你解释清楚你的这支出到底是从哪里进行支付的,待会就给我看看你的存款吧。”

    欧阳婉瑜话音刚落,就听见楼梯口传来一阵闷响。

    李立行趁机说他要过去看看,欧阳婉瑜随后也跟了上去,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从楼梯上滚下去,明显被摔得不轻的别步逐。

    在发现别步逐之后,欧阳婉瑜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丝冷汗。

    “还好我刚才没说到我怀孕的事,不然这下事情就糟了。”欧阳婉瑜在心里暗自庆幸到。

    李立行的心里同样也有些庆幸,但让他感到庆幸的事情,却不止一件。

    “还好我提起把大部分的钱都投入到股市中去了,现在我的卡里除了左筱敏给我的五万块之外,也没有多少钱了。”李立行这样想着,然后他就跑下楼梯查看起别步逐的伤情来。

    发现别步逐有些骨折之后,李立行就扶起他,来到了班级。

    当左守穹看见李立行扶着受伤的别步逐进来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

    “三哥下手可真狠啊!还好当时我手脚麻利没被抓到。”左守穹这样想着。

    看见左守穹的脸色有些不对,李立行就猜到他肯定误会了,于是李立行赶紧开口解释说别步逐是自己摔倒的。

    偷看不成还摔成骨折的别步逐,听到这里,真想给他自己挖个地洞,然后钻进去躲起来。

    李立行刚解释完,欧阳婉瑜就以带着别步逐去医务室为由,要左守穹帮他们三个请假。

    李立行知道欧阳婉瑜这样做的目的是想监视他,怕他搞小动作转移存款,但早已有所准备的李立行自然是不会怕欧阳婉瑜查账的。

    在将别步逐送到校医室后,李立行就和欧阳婉瑜来到了atm旁。

    当欧阳婉瑜看见李立行的账户上只有五万多块的时候,她就一脸狐疑地问道:

    “这就是你全部的财产?你不会拿另一张卡来忽悠我吧?”

    “我就一张卡,里面就这么点钱,我骗你干吗?”李立行回答道。

    “真的?你确定你真的就这么点钱?”欧阳婉瑜用一副我信你有鬼的表情问道。

    李立行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

    “好!非常好!”欧阳婉瑜在听到李立行的话,脸色突然一变,露出了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

    “你……你在高兴什么?”李立行看见欧阳婉瑜得意洋洋的样子,就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当然高兴啊,知道了你的资产后,我要抓你的把柄,可就容易多了啊!”欧阳婉瑜笑着说道。

    听完欧阳婉瑜的解释,李立行这才意识到他的失误。

    “可恶,早知道欧阳婉瑜的目的是这个的话,当初我就应该多留一些钱在卡里。”李立行有些后悔地想着。

    看着李立行后悔的表情,欧阳婉瑜就笑着说道:“一个存款只有五万多块的人,对于七八千块的修理费毫不在意,而且还能慷慨当起散财童子来,你说这合理吗?”

    “当然合理啊,首先维修费那块的钱不是我出的,其次,买那些化妆品最多也不过千把块钱,我有什么好不舍的?”李立行辩解到。

    “哼!死鸭子嘴硬,你想装就继续装吧,反正再过几天,我就会找出证据来拆穿你的。”说完这话,欧阳婉瑜就扬长而去了。

    看着欧阳婉瑜那得意得屁股都翘得老高的背影,李立行真想冲上去狠狠地捅她两下。

    但一想到欧阳婉瑜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李立行最后还是忍住了。

    下午的课上完后,李立行就开着车载着赖格东去左守穹说的地方买化妆品,但进门之后不久,李立行就发现他似乎走错了地方。

    看着柜台上那些动辄上万的东东,李立行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来。

    李立行都这样了,赖格东当然更加不堪,口袋中只准备了五百块的他很识地拉着李立行走出了那家“黑店”。

    出来之后,赖格东很想问去照顾别步逐的左守穹说,他丫的介绍他来这种地方的目的何在?让他来自取其辱的吗?

    看见赖格东一脸想哭的样子,李立行就提出了去百货的专柜随便买点便宜的化妆品的建议。

    赖格东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于是两人就来到了李立行帮刘诗织买大白兔奶糖的那家百货商场。

    进了商场之后,赖格东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卖化妆品的专柜,于是他就走了过去,李立行跟着赖格东走了过去,然后他就再次看见了石透铸的姐姐石百合。

    石百合看见李立行过来,似乎是想买化妆品的样子,心里感到有些奇怪,但身为导购的她接下来还是很热情地为两人推销了产品来。

    在石百合的推销下,赖格东很快就选好了两套化妆品,打完折后才七百五。

    在帮忙垫付了一半的钱后,李立行就想离开,但在临走前,对李立行心怀的歉意的石百合却叫住了他,塞给了他一张超市的购物卡。

    李立行本想拒绝的,但最终他还是拗不过石百合的好意收下了。

    这时的李立行绝对不会想到,石百合送他的这个礼物,会让他在不远的将来搞出一条“人命”来。

    算漏了一个关键点的欧阳婉瑜,“死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