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8 关系复杂

    顾野放出神识,将门外的村民探查了一番,觉得里面有些人他好像见过。

    “奇怪。”顾野嘀咕了一声。

    黄牛村他一共就没见过几人,可为何感到里面很多人,似乎都有一面之缘。

    顾野又用神识仔细探查了一番,在漆黑的角落中,发现一个他极为熟悉的人。

    澹台文。

    虽然披散下来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庞,但燕颔虎须如此明显的特征,让顾野短时间内都难以忘记。

    既然澹台文在这顾野这才明白为何有熟悉感,那些与自己交谈的土匪,竟然全都在这里。

    怎么回事?这些土匪不是被自己劝回家了吗?看他们跑的速度,不说跑出这块地区,走出黄牛村绝对是没有问题,为什么?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披头散发,简直就像是尸体一般。

    顾野心中大骇,原来他们都被杀了吗?

    顾野又仔细用神识探查了一番,确认围困这件小屋的,全都是尸体,一个活人都没有,这些尸体不只有土匪,也包括白天跟在村长身后的十几名村民。

    我还希望他们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哪怕做个又苦又累的农夫,也不要做伤天害理的土匪。

    可是没想到,他们连黄牛村都没出,全部被人炼成了可以操控的傀尸,是谁,竟然将一整个村的人,全都炼成了傀尸,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顾野眼角一冷,用脚将屋门狠狠踹开,满身杀气走出屋子。

    “阁下真是大手笔,炼了满村的傀尸来对付我,可真是太高看我了。”顾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响起。

    “吼。”

    回以响应的,不是话语,而是百具尸体的低吼。

    看着百具尸体向自己涌来,顾野他明白,如果没有解决掉这些尸体,对方是不会露出真面目的。

    “既然愿意在背后当个缩头乌龟,那我满足你的愿望。”顾野一边嘲讽,身体内的灵气快速运转起来。

    虽然顾野现在的修为只是炼气三级,但战斗经验无比丰富,面对如此多的敌人,丝毫不惧。

    “仙星落。”顾野大喝一声,运用体内的灵气,放出大荒星漠功的第一式。

    虽着顾野的大喝,三枚闪烁着白光,马匹大小的陨石突然出现在尸体群的上方,一动不动。

    想当年可以放出百枚陨石,现在却只有三枚,看到陨石的数量时,顾野有些失望。

    “坠!”内心苦涩的顾野冷喝一声。

    在顾野的引导下,三枚陨石猛向尸群砸狠狠去,上百名丧尸挤在小小的街道上,连身子都转不开,又怎么可以躲避三枚陨石的攻击。

    地面一阵晃动,每枚陨石都能造成十几具傀尸的死伤,单是顾野这一招,就让对方损失过半的战力。

    “如何,这样可以露出真面目吗?”顾野向着前方的尸潮,放出自己的挑衅。

    “这也敢班门弄斧?去死吧。”一道苍老而又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果然是你,黄牛村的村长。”对方终于开口说话,凭借声音,顾野终于确认秘境的幕后推手是谁,黄牛村的村长。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黄牛村村长的声音再度响起,带有几丝愤怒,似乎恼怒于顾野当着一干尸体拆穿他的身份。

    “燃血!杀”黄牛村长放声大喝。

    幸存下来的傀尸突然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体型开始猛涨,直到快把身上的衣衫撑破才停了下来。

    看到向自己猛扑过来的几十具暴走傀尸,顾野冷哼一声,大喝起来。

    “怒星爆。”

    坠在地上的三枚陨石,突然剧烈摇晃起来,内部像是在酝酿着一些东西。

    “爆!”

    顾野一声令喝,三枚陨石猛然爆炸,碎裂出的无数枚石子,像是无数枚匕首,狠狠扎向傀尸体内。

    举例三枚陨石最近的傀尸,在陨石爆炸的瞬间骤然倒地,就连稍远之处的敌人,也是抗不住此招的威力,一片片的倒向地面。

    使用完大荒星漠第二式之后,顾野脸色有些发白,单单这两招,已经消耗顾野体内十之七八的灵气。

    顾野看着全部倒下的丧尸,脸上露出喜色,大荒星漠功不愧是上古修士从战场中创建出的功法,对于数量多的敌人有超乎异常的杀伤力。

    虽然灵气已经快要耗尽,顾野还不忘嘲讽对方一番,激怒对方可以使对方失去理智,失去理智的人和尸体没有区别。

    “现在你的爪牙都没了,是时候露出真面目了把,我的黄牛村大村长。”

    “小子,你行事如此阴险,就不怕遭报应吗?”黄牛村村长马上反驳。

    “我行事阴险?我有将一村的人全部炼为傀尸吗?白日我见你没有魔道的气息,为何全用的是魔道功法?”

    顾野不介意与对方打场嘴仗,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必须要从对方口中套出一些信息。

    更重要的是,连续释放完大荒星漠功两招后,顾野体内的灵气已接近见底,需要些许时间消化刚刚吞下的丹药。

    “小子,你到底是从何处来的,为何要来我黄牛村?”村长忽然停顿了一下:“你和那个傻大个是一起的?”

    “傻大个?你说是吴鑫?”顾野稍微反应了一下才回答。

    “明知故问,他人呢?”

    “他呀,早死了。”顾野冷哼一声。

    “是吗?”村长突然狂笑起来:“小子,你还道行太浅,最少修行个百年再出山吧。”

    一老一小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顾野眼中,老头的身影自然就是黄牛村村长,而小孩的身影,则是寒里。

    顾野知道寒里肯定没死,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这场秘境的主角,主角怎么会随随便便死去。

    “寒里,你没事吧”看到寒里的身影,顾野轻问一句,接着便破口大骂。

    “死老头,你对小孩出手算什么本事?”

    “对小孩出事?”村长呵呵笑了起来:“小子,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孙子出手?”

    虽然黄牛村长如此说,顾野又怎么会轻易相信。

    “是真的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