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章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长歪了

    关于沈竹酒有没有背着好姐妹找男朋友这件事情,就此告了一段落。

    大学生活必然是从军训开始,本以为她们会迎来一次艰苦的训练。

    出乎意料的是,天公作美,一个星期的训练时间,大半都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啊,天哪,我们这哪是军训啊,明明是落汤鸡制造营!”

    杭苘刚到宿舍就脱下迷彩服,在洗手池上狠狠的拧了一把,挤出衣服里的水分。

    学校可能不太死心,想趁着不下雨的时间,训练一下,但是下场无一不是,学生淋到没衣服穿。

    “安啦安啦,明天最后一天啦。”

    沈竹酒安抚了一下暴躁的杭苘。

    突然,叶米洛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目光在沈竹酒和杭苘之间,不断扫视。

    沈竹酒被她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在看什么啊?”

    杭苘也很好奇的来回看着自己和沈竹酒,也双眼亮光,

    “莫非你突然发现我们两个很像,然后进过比对,确认我和沈竹酒的姐妹关系,再牵出一场豪门小姐丢失案?”

    “噗,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

    听到杭苘一番言论,沈竹酒哭笑不得,

    “我就很好奇,作为一个大小姐,你怎么总爱吃瓜,看狗血剧情呢?”

    沈竹酒很奇怪,别人家的大小姐都正正经经的,这位小姐怎么奇奇怪怪的。

    “我啊,这不是,到了年龄,我爸妈以为把我教的很好了,就不怎么打我了,我就打开了去往新世界的大门,看到了如此美妙的世界,我告诉你啊……”

    于是,杭苘开始喋喋不休,绘声绘色的描绘自己从根正苗红,长歪的过程。

    叶米洛独自默默的点点头,左手握拳,锤在了自己的右手掌心,两眼放光

    “果然还是我家99的大一点儿。”

    她的声音不大,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认真讲故事和认真听故事的杭苘和沈竹酒的耳朵里,她们才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迷彩服下的短袖很薄,被雨水淋湿了之后都粘在身上,少女完美的身材曲线,展露无遗,这才是叶米洛请不自禁的做起了对比。

    “嗯,都是波涛汹涌。”

    叶米洛还不忘再做一个总结。

    没等沈竹酒动手,杭苘就先蹦过去,揪住转身准备跑路的叶米洛的后领子。

    还好叶米洛个子和杭苘差不多高,要是换成沈竹酒,估计就跟拎小鸡一样,双脚离地了。

    杭苘脱口而出的是:“居然说我小!”

    沈竹酒也走了过来,打算加入战场。

    等着杭苘义正言辞的抨击叶米洛的有颜色发言的她,听到杭苘的发现后,差点儿一个踉跄,摔到杭苘面前。

    “不是,这不是重点啊!”

    她感觉自己听到了杭苘脑袋里水流动的声音,沈竹酒双手抓住杭苘的肩膀,一阵摇晃,想把面前这个姑娘脑袋里的水摇出来。

    等到沈竹酒停下来,杭苘居然转头看了看沈竹酒,末了,转身离开。

    不知道为啥战争还没有燃起狼烟就结束了的沈竹酒,听到远方飘来了一句话:“唉,居然真的比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