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刚准备继续往下说,虞萧楚和向偌凯从双人本里出来,过来找陆栎白了。

    “哇,99也在,99开学快乐啊~”向偌凯洋溢着一脸欠揍的笑容。

    “你继续说,别理他。”陆栎白皱了皱眉头,很不满对话被向偌凯打断。

    “就是,刚进学校的时候,有个猥琐学长非要给我们拿行李,虽然跟他一起的学长很高冷,拖着我的彩虹箱子贼有反差萌,但是那个猥琐学长是真的猥琐。”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听说了白天向偌凯的所作所为,再听到了沈竹酒的描述,虞萧楚笑得很大声。

    “99,你是哪个学校的?”

    向偌凯的脸有些绿,他不死心的问沈竹酒,希望证明那个猥琐学长不是自己。

    “蓝大的啊,你们不知道嘛?我以为我弟弟告诉你们了呢。”

    沈竹酒也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直接了当的回答了。

    向偌凯的脸更黑了,虞萧楚的笑声更大了。

    “不是,人家学长可能只是热心帮忙,你怎么能觉得人家猥琐呢?”

    向偌凯坚持不懈的狡辩终于让沈竹酒想到了什么。

    “你们是一个学校的话?”

    原本在陆栎白身边沈竹酒一下子窜到了三个人中间。

    “我们也是蓝大的。”

    向偌凯在纠结要不要说,虞萧楚光顾着笑了,最后还是陆栎白回答了她。

    “!学长们好~”

    沈竹酒转模作样的立正,想着三个人行了一个很不标准的礼。

    然后,她转向向偌凯,“所以那个猥琐学长就是你?”

    本来还以为话题转移了,可以松口气的向偌凯被沈竹酒这么一问,差点儿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撅过去。

    “你你你,小学妹,你可不要吓说!”

    狡辩还是要狡辩,虽然知道没有用。

    本以为自己要被小学妹嘲笑了,结果沈竹酒又看向了陆栎白。

    “所以,那个拉着我彩虹箱子的人是白白?”

    突然被cue到的陆栎白垂下了眼眸,没有回答。

    没有人注意到,陆栎白的食指紧张的扣了扣裤子。

    “酒酒学妹,你很过分诶,为什么你不觉得白哥是哪个猥琐学长?”

    向偌凯一脸不开心的撇撇嘴,十分暴躁的指着陆栎白。

    看到向偌凯的动作后,沈竹酒立刻把自己的小青蛇扔掉了他的手上。

    “啊啊啊啊啊!”

    迎来的就是向偌凯的尖叫,小青蛇有毒,向偌凯立刻就进入了持续掉血模式。

    他哭唧唧的捂着手指头,哭丧这一张俊脸,气的直跺脚。

    “学妹太过分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嘤嘤嘤。”

    沈竹酒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佯装要挥过去,

    “用手指着别人是不礼貌的,再说了我们家白白那么高冷,怎么可能那么猥琐!”

    “我们家白白??”向偌凯仿佛听到了什么惊天秘密,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要被灭口了。

    “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背着我们好上了?!”

    突如其来的询问让沈竹酒一愣,

    “这哪儿跟哪儿啊?!我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就是那个猥琐学长!”

    为了弥补刚刚自己的口误,沈竹酒选择集火在向偌凯这个炮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