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2章 番外2-藏着

    这是贺楮墨留给陶觅的最后一句话。

    随便的意思是什么?

    无所谓。

    他不会强迫性的让她走,但也绝对不会挽留她。

    随便的意思就是说,不管她在不在这里,他都没有关系。

    又或者,不仅仅是她在不在这里的问题,是她跟他说出来的……离婚。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没有半分的触动……是么?

    陶觅突然有些想要笑。

    但很快的,她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凉意。

    是从脸颊上传来的。

    陶觅擦了一下,这才发现,那是泪水。

    她哭了……

    她居然哭了?!

    陶觅有些不相信,手立即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甚至还看了看左右,生怕还有人……发现。

    但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陶觅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回车上拿了手机,准备叫人带她离开这里。

    走就走!

    他不是无所谓她在哪里吗?

    既然这样,她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什么意义都没有!

    那她就回去好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想要跟她过不去,陶觅连续按了好几下手机都没有开机的迹象,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盯着那漆黑的屏幕看了很久后,陶觅终于忍不住抬手,将那手机直接砸在了地上!

    然后,她缓缓的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膝盖就开始哭。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陶觅就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上一秒还强忍着的眼泪此时一点也不想忍了。

    尽管她知道这里没有人,甚至就算贺楮墨没走在这里,看见她的眼泪,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陶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用力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抬脚就要走的时候,汽车的引擎声传来。

    听着那声音,陶觅的脸色不由变了一下,然后,她咬紧了嘴唇站在那里。

    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是贺楮墨良心发现回来了。

    但很快的,这份期盼也直接消散。

    下车的人不是贺楮墨,而是……他的母亲。

    看见她,陶觅立即直起身体,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那充满警惕的眼神让俞菀的动作不由一僵,但很快的,她说道。”你还好吗?”

    ”贺夫人好。”

    陶觅极其恭敬的对她鞠了个躬,”不知道你到这里有什么事么?”

    ”我昨晚看见新闻后就联系楮墨了,但他说这是你们的事,我放心不下,所以想……”

    ”他说的没错,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陶觅直接叫俞菀的话打断。

    此时她的样子已经不仅仅是警惕了,那看着俞菀的眼神中甚至还带着几分的……冷漠!

    那样子让俞菀的身体不由一震!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犹豫着说道,”你一个人在这里么?要不要我……”

    ”不需要了。”

    陶觅直接将她的话打断,”夫人,您要只是过来关心我的状态的话,您现在就可以走了,我很好!”

    话说完,陶觅转身就往别墅里面走。

    俞菀也不说话了,只跟在她的身后。

    陶觅一开始是没有发现的,一直到她进入别墅里面,准备将门关上的时候才看见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人。

    她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然后皱起眉头。”您这是做什么?”

    ”我……我怕你一个人在这里……”

    ”您该不会是怕我死在这里吧?”

    陶觅的话说着,忍不住笑了出来,眼睛里却是明显的嘲讽!

    ”或者说,您担心的不是我,而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不是……”

    ”您不用解释了。”陶觅笑了笑后,说道,”我知道你们贺家根本就不在乎跟我们陶家的联姻,在这海城中,谁不都得看着你们贺家人的脸色过日子?但夫人要是将我看成那种人的话,我就直接告诉您吧,我不是!”

    话说着,陶觅抬脚就要往前走,但下一刻,俞菀的声音却传来,”要不我送你回a城吧?你是不是想回去?”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陶觅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

    天色很快入夜。

    俞菀刚一将电视打开,就听见了外面的汽车引擎声。

    在听见那声音时,俞菀的身体先是一震,然后迅速从沙发上起来,往楼上狂奔!

    那”咚咚咚”的脚步声让书房里的人吓了一跳,刚一将书房门打开,俞菀便将他的身体抓住!

    ”你儿子回来了!”

    ”所……”

    贺隽樊的话还没说完,俞菀已经将他的身体往外面一推,自己进入了书房后,将门关上!

    而那时,门外的人也正好进来。

    别墅是复式的建筑,因此贺楮墨此时可以清楚的看见来人的表情。

    在看见他那阴沉的脸色时,贺隽樊已经明白了大半,只站在二楼上,”你怎么回来了?”

    ”我母亲呢?”

    贺楮墨的脸色依旧阴沉,声音更是咬牙切齿的!

    ”她身体不舒服,休息了。”

    贺楮墨的话说着,人缓缓往下走,”公司泄密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听说泄密的是你之前的秘书?”

    ”是。”

    ”以后对身边的人要谨慎一些。”

    ”我知道。”

    贺楮墨的话说着,人往前面走了几步,眼看着他就要上楼。贺隽樊想也不想的将他拦下,”你要做什么?”

    ”您不是说我母亲身体不舒服么?我想上去看看。”

    ”不用了,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是么?”贺楮墨的话说着,低头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今日她还有心情和时间送人去机场,精神应该好的不行才是!”

    他的话说着,牙齿缓缓的咬紧!

    这件事贺隽樊倒是不知道的,却也只扬了一下眉头,”是么?那可能是在路上吹了风,这才不舒服吧?”

    ”那我更得上去看看她了,毕竟母亲是为了我才会送人过去的。”

    话说完,贺楮墨就要绕过贺隽樊的手,但下一刻,贺隽樊却是将他的手臂扣住!

    ”你母亲正在休息,你这样进去不方便。”

    ”我是她的儿子,怎么会不方便?”

    ”贺楮墨,你现在是听不懂我的话了是吗?”

    贺隽樊的话说着,脸色也沉了下来!

    贺楮墨看着,突然笑了出来,”父亲,其实您都知道的对吗?”

    ”你和陶觅的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掺和。”

    ”既然您也知道那是我们夫妻的事情,又为何让母亲这样做?”

    ”你母亲那是心疼陶觅。”

    ”我是她的儿子,她应该心疼的人不应该是我么?”

    ”你有什么好心疼的!”

    就在那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说话间,她已经冲到了贺楮墨的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把人家姑娘都逼成那样子了,你有什么好心疼的!?”

    ”母亲,我们夫妻间的事情,您该让我们自己解决。”

    ”你能解决什么?”俞菀咬着牙,”将她一个人丢在小南庄那里吗?她是个孕妇,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如何负责任?”

    ”母亲眼里,到底是关心我和我妻子的感情,还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贺楮墨的声音很冷。

    这轻飘飘的一句,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

    ”我……我关心她的孩子,不也是因为,那是你的孩子吗?!”

    ”母亲倒也不必说的这样冠冕堂皇,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您非要逼着我结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既然您当初非要让我找个人过日子就应该想到,跟我这样的人相处到最后,就是自讨苦吃。”

    贺楮墨的话让俞菀无法反驳!

    她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眉头和双手倒是不断的收紧。嘴里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也开了口,”贺楮墨,这是你跟你母亲说话的态度么?”

    他的声音冷到了极致!

    俞菀也知道,他这是真生气了,正想悄悄将他的手握住,那边贺楮墨突然笑了一声,”无所谓了,反正不管母亲做什么。在父亲的眼里都是正确的,所以我们的人生就注定要被你们这样操纵和摆弄是吗?”

    ”你要是觉得不稀罕,你也不必留在永年中,你想要去哪儿就去哪儿。”

    俞菀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赶紧将贺隽樊拉住,又笑着看向贺楮墨,”不是,你父亲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您以为我稀罕呢?”

    贺楮墨突然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这总经理谁愿意要给谁好了,反正……我不要了!”

    话说完,他抬脚就走!

    俞菀看着,连忙跟在他的身后,”不是,墨墨,你父亲不是那个意思!”

    就在俞菀要抓住贺楮墨的衣服时,贺隽樊却用力的将她的手握住!

    ”不是,你干什么啊?你就这样让他走了,他要是真的辞职的话怎么办?”

    ”那就让他辞职好了,我倒要看看,离开了永年,他能做什么!?”

    ……

    a城。

    闻予乐上楼的时候,发现陶觅还是趴在窗边没动,手边是中午她端上来的餐,陶觅还是一口没吃。

    闻予乐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怎么都不吃饭?”

    ”没有胃口。”

    陶觅连头都没有回。

    ”但是你现在还怀……”

    ”放心吧,死不了,我之前减肥的时候,一天只吃一碗粥都没事。”

    陶觅的样子坚决,闻予乐看着,那到了嘴边的话也只能慢慢的咽了回去。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继续说道,”你这是在等他来接你回去吗?”

    听见她的话,陶觅立即转身,眼睛也不再看着窗外。”不是。”

    那极速的否认,反而给了闻予乐另外的答案。

    闻予乐自然也是能感觉到的,顿了顿后,这才继续说道,”你觉得……他会来吗?”

    ”他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陶觅的话说着,冷笑了一声,眼睛却还是往后看了一眼,那眼底里……是分明的失望。

    ”陶觅,其实……喜欢一个人不丢脸的。”

    闻予乐这突然的一句话让陶觅一愣!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皱起眉头,”母亲,您这是在说什么?”

    ”很多人都觉得,感情中,谁先喜欢上谁就是输家,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每个人的性格不同,你不是属于那种委曲求全的人,就算喜欢又如何?不过是自己内心的感受罢了,你会因为喜欢他,而不顾一切的,甚至连自己的自尊都不要吗?”

    ”当然不。”

    ”既然这样,那有什么关系?”

    闻予乐那坦荡的样子让陶觅愣了愣!

    ”母亲,您的意思是……”

    ”就算你喜欢贺楮墨又如何?这是你自己的感情,不需要受他的控制,更不需要被他左右,你喜欢就是喜欢了,需要他如何?”

    闻予乐的话说完。陶觅突然笑了出来。

    那突然的笑容让闻予乐反而皱起了眉头,”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刚刚说这话的母亲,很酷。”

    陶觅的话说完,闻予乐先是一愣,随即笑,”那还用说,我当然……”

    ”不知道父亲听见您这话会是什么感受?”

    陶觅这突然的一句话,让闻予乐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然后。她一点点的皱起眉头,”你说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似乎每个人对感情都是如此,对别人的能侃侃而谈,只有到了自己身上后才觉得,那是一个无解的题目。”

    ”陶觅,我……”

    ”我知道母亲您是为了我好。”陶觅很快说道,”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没什么事情的话,请您……出去吧!”

    ……

    在陶觅回到a城的第三天,贺楮墨终于到了陶家中。

    管家来报的时候,闻予乐整个人顿时变的兴奋,正要上去告诉陶觅时,陶承睿却将她一把拦下!

    闻予乐的眉头顿时皱起,”你拉着我做什么?我要去告诉陶觅,她都已经没有好好休息这么多天了,我得让她高兴高兴。”

    ”有什么可高兴的?”

    陶承睿的样子很冷淡,闻予乐看着。眉头不由紧紧的皱了起来,”为什么不?贺楮墨是来接她回去的,她肯定……”

    ”这都已经第三天了,他来接人就是这态度?”

    陶承睿的话说着,眼睛看向管家,”告诉他,我们家今天不方便见客,让他回去吧。”

    陶承睿的话说完,闻予乐顿时愣住。但那个时候,她要阻止管家也来不及了,只能看向陶承睿,”你这是做什么?!”

    ”他不是想晾着陶觅么?那就让他自己尝尝,被别人晾着是什么滋味。”

    ”你……那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你可是将我丢在雨城整整十年的时间!”

    闻予乐的话说完,陶承睿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是我不让你回来吗?是你自己不愿意回来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说的那些话,我会不愿意回来?陶觅是我的女儿,我舍得丢下她十年的时间吗?”

    ”那那个时候,为什么你不问我?为什么不问我那些话的真伪?就这样不顾一切的走了,你让我怎么想?”

    ”鬼知道你怎么想?反正你自己都这样,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闻予乐的话说完,陶承睿突然不说话了,只定定的看着她。

    那目光让闻予乐的心头一跳,但她也不想示弱,只咬牙看着他,”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说错了吗?”

    ”所以你现在是心疼贺楮墨是吗?你心疼他也不心疼自己女儿?”

    ”我哪有不心疼我女儿了?我就是因为心疼陶觅,也知道她心里想要见到他所以才……”

    ”你只想到了她现在想见他,有想过日后吗?”

    ”我……”

    ”你们吵够了吗?”

    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楼下的两人声音都直接消失!

    然后,齐刷刷的抬起头来!

    陶觅正站在楼梯口的地方,眼睛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陶觅,你什么时候……”

    闻予乐正想说什么,但那个时候,陶觅已经下楼,”贺楮墨呢?已经走了?”

    ”小姐。”管家这才上前,”贺总还在门外。”

    ”好。”

    陶觅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往外面走。

    陶承睿看着她的背影,眼睛直接沉下,”陶觅,你要做什么?”

    ”他来看我,我不应该出去么?”

    ”你现在出去只会让别人看低你!”

    ”父亲。”陶觅转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母亲说了,喜欢一个人。不是丢脸的事,所以,我不想藏着了。”

    ”你说什么?”

    陶承睿听着她的话,眼睛看向旁边的闻予乐,”你都跟她说什么了?”

    ”我这……”

    闻予乐没想到自己跟陶觅说的话如今会变成她的武器,而且当时她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然而,陶觅也不等他们两个回答,直接往外面走。

    ”陶觅,你给我站住!陶觅!”

    陶承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气急败坏的!

    陶觅却不管他,自顾自的往前。

    很快的,她看见站在门外的人。

    他身上的衣服依旧整齐挺括,头发倒是有些凌乱了,眼底里有些血丝,在看见她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回避,直直的和她对视着!

    ”你来了。”

    陶觅朝他一笑,说道。

    ”是。”

    贺楮墨倒也平静,”这两天你过的可还好。”

    ”托你的福。挺好的。”陶觅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听说你从永年辞职了?恭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