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6、破敌与江岸

    等张硕归了营寨的时候天色几乎是已经暗了下来。

    守在大营中的陈就也是早早知道了张硕遇袭的消息,听闻张硕归来,也是连忙上前问道“可是有遇到什么危险”

    却见张硕长舒的口气应道“是那甘宁那家伙竟是已投的袁营,前些日子那夺船而走,直往江南而去的人也必是他”

    “竟然是他”

    陈就听得大惊,直问道“听闻那甘宁不是拿了苏都督的举荐早去了襄阳了么,怎么又去了江南”

    “这还有何疑问必是那苏飞与甘宁沆瀣一气,如今那甘宁在袁营中出现,只怕这苏飞,也是早早投了袁耀了”

    张硕说的是心有怨气,显然虽是未被甘宁袭击得手,却也是很不爽快。

    陈就听得也是连连点头,直应道“此事看来还要先禀报太守,我修书一封,连夜遣人送去”

    又是见得张硕一脸倦容,也是劝道“今日那甘宁既是无功而返,想来必不会再是前来,今日夜巡便是交予我吧。”

    张硕自是无有异议。

    当夜,陈就即是把甘宁叛逃的消息送去了西陵,而自己则是日常的巡查。

    一夜无话。

    直到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照射进了江面之上。

    在江北的江夏军才发现,自家水寨前的远方,已是密密麻麻围聚着一堆的袁耀水军

    “哐哐”

    立是有人反应过来,锣声猛烈响起,整个水寨都是动了起来。

    陈就张硕二人来到前方,却是看着袁耀都是一些小船,也是哈哈大笑。

    尤其是张硕,简直都是嘴都要笑歪了,直言道“那袁耀当真是疯了,就想以此来攻吾等水寨,只是妄送将士性命”

    当下就是要登上自己的主舰,对着陈就说道“正好能报的昨日之仇,吾去好好会会那袁耀水军”

    陈就自无不应,毕竟袁耀水军的那些兵力,当真是不能看。

    这楼船实在是太大了。

    就说这张硕的主舰,都能坐千余人。若是有人有心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还当真不易被发现。

    张硕入的舰内,环顾的四周,见周边都是已是备战待敌的军士,当真是意气风发,却谁也没注意,那角落里摸出一个人来。

    或者说,谁也没发现,是个本不该出现在船上的人来。

    只见张硕对着四周的将士高呼道“敌军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兄弟们准备弓弩,射死他们”

    “吼”

    对面明显一副来送死的模样,将士们自然是士气高涨,齐齐怒吼的一声,就是各自就位准备迎敌。

    张硕在楼船上见得真切,那当先的又是甘宁

    “甘兴霸,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心下狠狠说的一句,默算了下距离,眼看的当先的敌军已是进了射程范围,当即就要高呼“放”

    结果这话才是说的一半,就觉得胸口一痛。

    低头一看,却是一把尖刀插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脑子里瞬间都是反应不过来,这到底能是谁突然背叛的自己

    没理由啊

    感觉身子一空,身后的人抽出了兵刃。

    张硕艰难的转过身子,却见一个络腮胡一脸坚毅的对着自己,一看就是面生的很。

    张硕顿时明白了,不是自己出了叛徒,而是混进了一个奸细。

    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主舰之上,怎么会混出一个奸细来

    只用着全身最后一丝的气力问道“你是何人怎么混上来的”

    却见那络腮胡竟然又是朝着自己来了一刀。

    “吾乃凌操,可是在这楼船上,等了整整一夜了”

    不要命

    都特娘的不要命

    听着凌操的话,张硕只想着这最后的念头,意识就是逐渐消散,身子支撑不住,就是倒了下去。

    从昨日那黄昏的混战开始,就是混入张硕船舰之中,足足是待了一夜的凌操见得自己得手,终于是如释重负。

    也是运足全身力气,朝着江面高呼道“张硕已亡速速登船”

    这一吼,当真是拼了命了,直喊的整个江面都飘扬着凌操的呼喊。

    当先的甘宁听得真切,直呼道“计已成,敌将已死兄弟们随吾杀”

    这下所有人都是知道那凌操竟然是伏击与敌舰之内,更是斩了敌将

    士气高涨,纷纷是准备登船。

    相较之下,这张硕一方当真是乱了套了。

    有是见得敌军袭来心惊胆战,就是一通弓弩乱射,以期逼退敌人的。

    有是见识不妙准备回了水寨暂避锋芒的。

    更有是反应过来,要杀了凌操为将军报仇的。

    凌操面对着数十人的包围却是避也不避,回头瞥了眼身后的甘宁,却见甘宁带领的先锋还稍有些距离。

    也是大喝的一声“来与我凌操一战”

    竟然是主动拿着朴刀,杀向前去

    然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拼杀了一阵,凌操已是身上多处负伤。

    终于

    凌操又听到那熟悉的链锁之声,心知甘宁已是到了船下,心中大喜,直高呼道“斩其将,夺敌船,攻其寨。吾凌操,当立首功”

    眼看前面的张硕军士也是杀红的眼,又是朝着自己扑来。

    心里清楚自己再是不能力敌,凌操索性就是心一横,一头从楼船上扎进了江面之中。

    在跃下的瞬间,却见甘宁一脸狂热,已是接近了船头,心中瞬间就是起了一个念头。

    特娘的

    这夺船的功劳,却是要给那家伙了

    失了主将的张硕军一片混乱,哪里能是抵挡甘宁的冲锋。

    这可不是佯攻了

    甘宁一上的楼船就是一通砍杀,如是猛虎入了羊群。

    其余将士,看着自家主将一个跳江,一个登船,那也是热血沸腾。

    谁说普通将士没有血性。

    见得自家将军如此英勇安能不用命

    也是前赴后继登上那楼船,嘴上发出各种嘶吼声,当真是震慑人心。

    甘宁也是很快控制了主舰,当即就是调转船头,杀向其他楼船。

    张硕军士哪里能想到主舰反戈一击的,整个江面上一片混乱。

    太史慈,周泰,蒋钦,更是各个奋勇上前,直带着所部军士,杀向一艘艘楼船之上

    直是从黎明杀至了正午。

    袁耀军已是牢牢控制了几艘楼船,朝着岸上的水寨而去。

    杀伐声再度响起

    陈就以死相抵,企图守住水寨。

    然而江面被袁耀所控,哪里还能守住,也是被先登的甘宁一戟斩下

    至此,袁耀终于靠着凌操的以身犯险,甘宁的勇猛无畏,冲破了江水的阻隔,领着大军直往西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