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1、爱心疯人院(十)

    “小超”张小南喊不住他。

    刚想扶额思忖,他惊觉周围死寂,谈话声和欢声不知不觉消失,而小超保持奔跑的姿势,停在中途。

    地下室出事了。

    他拿起凳子砸反锁的木门,这时弥珍从裤兜窜入木门后为他开门。

    一人一幽灵沿着逼仄的楼梯下去,遇到匆匆飘来的马丁。他焦急地指着下面,来不及解释便领着他们下去。

    半路,马丁大喊糟糕。

    “对方解除了时间静止,快”

    果然,大厅的说话声隐约传来,张小南的心凉了半截,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

    赶到地下室,他们率先遇到冲出来的方浩。

    他看见张小南就钻到其身后嘴里念叨着“死了死了”。

    紧接着,一抹白大褂跑出来,阴沉地盯着张小南。

    “莫医生”

    张小南的视线转移到那治疗室的门口,露出上半身浸入浴缸的小娜,他警惕地握紧平底锅。

    突然莫医生飞扑过来,有一刹那张小南发现莫医生的眼珠闪现黄色。

    他不等马丁和弥珍出手,一锅拍莫医生的脑袋。晕乎乎的莫医生站稳后,眼睛几次闪现黄色。

    “你不是莫医生,你是谁”

    莫医生先是一愣,然后擦嘴边的血丝狞笑。“居然看出端倪,你真的不好对付。不过”

    狡猾的他还没说完又扑来,张小南迎男而上,不让马丁和弥珍帮忙。

    他要问清楚恶灵的企图。

    “上一次也是你搞鬼”

    莫医生想掐他的脖子却被平底锅拍开。这该死的武器蕴含圣洁的力量,每拍一次他的身体,灵魂几乎震荡离体。

    不死心的他绕开平底锅,凭空变出一把水果刀刺去。“下地狱就告诉你”

    弥珍想冲过去帮忙,被马丁拉住。“先等等,恶灵附在活人身上发挥不出所有力量,所以才物理攻击顾问先生。”

    马丁凝重地紧盯莫医生。

    平底锅可攻可守,成盾牌挡住水果刀。张小南一瞄无损的锅底,暗叹质量上乘。

    “就算你不说我也猜到你来自哪里,地狱是吧”

    霎时,莫医生回避张小南的目光,举刀往他的脑袋刺。

    竟被他诈出来,他乘胜追击“你追来这里是为了杀我为什么”

    寒刃落在张小南耳边,幸好他躲得快。

    杀气腾腾的莫医生拔刀再刺来,此刻他不再掩饰,现黄瞳。

    张小南亦不再客气,躲避刀刃的同时狠狠地拍莫医生的腰。一次拍不走恶灵就拍两次,逼得莫医生连连后退。

    马丁和弥珍却看见,夺舍的恶灵逼出半个身体,急忙提醒张小南继续猛击。

    莫医生恼恨地瞪着两个半透明的幽灵。

    事不宜迟,张小南直接甩平底锅。

    莫医生想躲,然而他并不知道任何灵体无法反抗“顾问”的怒火。当他明白副本对自己的限制时,已被平底锅拍出莫医生的身体。

    与此同时,马丁再度发动时间静止,弥珍的长发迅速伸向欲逃走的恶灵。

    可惜层次不同,时间静止维持不过一秒,弥珍的长发被轻易驱散。

    “可恶”

    弥珍说完,莫医生两眼一翻,晕倒。

    “它跑了”张小南看不见恶灵的本体。

    “跑了,它故意不现身来逃跑。”挫败的弥珍不停跺脚,气自己不够厉害又怕那个恶灵卷土重来。

    “死了死了”

    方浩仍惊恐地喃喃自语。他低头搂自己,瑟瑟发抖。

    张小南无奈地拍额头,忘了方浩在场,不过他看不见弥珍和马丁,于是收好平底锅。

    “怎么了”院长领着一名护士下来,不解地审视看到卧地的莫医生。

    “啊,小娜”护士大喊着跑进治疗室,扶出上半身浸入浴缸的小娜。

    她战战兢兢地探小娜的鼻息和脖子动脉,随即一抽一抽地痛哭。

    “小娜她”

    院长犹如寒风中的枯树,神采凋零,身上的淡黄西装黯然失色。

    他不晓得自己能不能再经受一次打击。

    “杀人,杀人。”方浩颤抖地指着晕倒的莫医生。

    院长看向张小南,渴求真相。

    尽管张小南不忍心捏灭老人的希望,但事实就是事实,所谓善意的谎言只是虚幻的糖纸。

    “我赶下来的时候,看到莫医生追杀方浩,那时小娜已经挂在浴缸上,应该死了。”

    院长顿时全身发软,无助地跌坐地上。

    “我跟莫医生对峙的时候觉得他不对劲,而且他能凭空变出一把刀,我觉得他是被恶灵附身才杀人。”

    “附身”院长一个激灵。“那现在”

    “我建议绑莫医生在办公室,等他醒来的时候问清楚缘由。”

    “好,好。但小娜的尸体唉”

    所有在疯人院死去的都会拉到地下室火化,今早才火化过阿迪的尸体。

    院长身心疲惫。

    莫医生醒来的时候是午后,张小南主动端午餐到他的办公室。粗略环顾办公室,张小南觉得少了些什么。

    对于自己被绑在椅子,莫医生疑惑不解。

    “莫医生,你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吗”张小南轻轻放下餐盘。

    “我做过什么”他仔细回忆,从茫然变成恐惧。他抬眼盯着张小南,“我是不是做了不好的事情”

    “你不记得”

    “请你告诉我。”

    莫医生极力保持平静,因此声音有点颤抖。

    张小南一五一十告知。

    听完,莫医生面如死灰。“你们做得对,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莫医生,你记得去地下室之前的事吗”

    他下意识地往后缩,左看右看冷冰冰的办公室。“我听到声音,那是诱导我的魔鬼声音。”

    “之前出现过类似的现象吗”

    “没有以前的灵异现象只是深夜敲门和弥漫酒味,从没出现这么可怕的声音。它会窥探你的内心,说出你内心向往的话。”

    说着,莫医生无奈苦笑。“其实它说中我内心的渴望,是这件白大褂应承载的信念唤醒我的理智。但最终,我还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我已经配不上这件白大褂。”

    张小南怅然暗叹,基本确定那个恶灵是冲自己来。

    如果方浩死了,他就得永远留在这个副本。

    恼火充斥胸腔,他怒恶灵不择手段杀害无辜的人。

    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不是走程序的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