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5章 这些人是敌是友(感谢)

    第075章这些人是敌是友

    武奎元打开广告栏,她看到了久违的消息!

    小朱,母急尋,見報請速來三號路壹百五十三號。

    这条暗语翻译出来是

    武奎元,本部寻找你;见报后请急速来到陆家路(今淮海西路)十八号。

    武奎元判断应该是二处在寻找自己,便回到住所,拿了东西,背着一个雨伞套子,直接就出去了。

    武奎元来到陆家路十八号斜对面的一个茶座里喝茶。

    陆家路十八号是一个西医诊所大亚诊所,里面还有人在看病。进出的人也比较多。

    武奎元朝周围看看,没有看到那些擦皮鞋、卖香烟什么的闲散人员。她又等了一个小时,待茶杯中的茶水清淡无味了,这才站起来朝着十八号走去。

    这种等级的联络站一定是用最高密级的联络暗号。武奎元走进去之后,一名接待人员上前问道“这位小姐,你来这里是……?”

    武奎元看了看那名女接待人员,年纪很轻,大约二十出头,她担心不是接头人员,说“我想找你们主治医生看看,可以吗?”

    那接待说“主治医生一天到晚都很忙。你要是想见他,还必须在我这里挂号分诊。”

    武奎元觉得要是挂号分诊之后,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见到主治医生。那就说明这个接待人员是接头人,她说“你们这里治红斑狼疮什么价?”

    那接待人员眼睛一亮,说“我们诊所不接待红斑狼疮病人。”

    武奎元继续说“上次看到一则广告,不是说你们陆家路二十八号诊所治疗红斑狼疮吗?”

    那接待人员说“在陆家路二十六号有一家皮肤病诊所,你一定是看错了。你到巷子里去看看吧!”

    暗号对上了!那人叫武奎元去旁边巷子里。

    武奎元礼貌地告辞,来到隔壁的巷子里,她往前走几十米,看到那接待人员在向她招手。

    武奎元终于找到了组织。她走进了一间房子里。

    那接待人员说“小猪,处里让你立刻回武汉!你随身带着什么东西?”

    武奎元的代号叫小猪。

    武奎元说“我身上背着的是一支步枪!还有部分子弹。手包里还有一把手枪!”

    那接待人员说“我就是在这里接应你的。这样吧,如果你这些东西是必须带回去的,你现在就交给我。你直接出租界。我们在出口南端五百米的地方见面!”

    武奎元点点头,先将雨伞套递给了那个女人。又将手包里的手枪拿出来递给了她。她手里还有二十斤黄金、二十一发普通枪弹、九发烧夷弹和二十发手枪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在了手里。

    随后,武奎元离开了那里。她来到租借出口以北八百米的地方,那里种了一排四季花。她将装有黄金、子弹的袋子放在四季花里,然后拉出一根很细的绳子到铁丝网跟前。

    武奎元顺利地进入日占区。她随后来到北面,拉着那根细绳子,将黄金和子弹拖到铁丝网边,然后在铁丝网下面的泥土上挖了一个坑,将这些东西拖了出去。

    武奎元又来到跟那接应人员约定的南边,看到那接应人员在铁丝网里,她朝那人招招手。

    那人将手枪、步枪扔了过去。

    武奎元拿到武器之后,心里安定多了。她就在原地等候着,不一会,那接应人员便出来了。

    俩人一路向西!走到松江边,那接应人员将武奎元交给了下一站的人。

    第二个接应人员是个三十多岁的矮粗男人。

    那个女接应人员朝那矮粗男人点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武奎元看到这男人有武功,不过,她并没有在意!毕竟军统在上海这一带埋下了很多忠义救国军,而这些救国军的成员大多数是帮派或者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很多人都有武功在身。

    武奎元随即跟着那男人往西走。这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她看到那个女人在视线中消失了,便将手枪拔出来,用衣服盖着仔细检查一番。毕竟,枪是保命的东西。逢是这种东西过了别人的手的,她都要检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武家的核心家训之一!

    武奎元用手摸了摸撞针,还在!这让她稍稍放心一点。她在检查各个小零件,都齐全。她正要检查最后一项—子弹。这时,那矮粗的男人喊道“我们在前面等小船,等船来了坐船走!”

    武奎元随即将手枪收了起来了。自己在别人身后拿着手枪,那是容易引起误会的。更何况她不知道这些人跟二处是什么关系?

    来到一个有踏板深入到松江的“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到前面去看看联络人员到没到?”

    武奎元笑着说“谢谢大哥了!”

    那矮粗男人朝西走了之后,武奎元立刻朝东跑了三四十米的距离,钻进了一旁的芦苇荡里。她开始抹黑组装步枪!不一会,步枪组装好了。她伸手将布袋里的八粒子弹一发一发地按进弹仓里。她在按最后一发子弹时,手指头感觉子弹有点毛糙。她再仔细一摸!弹头和弹壳上都有毛糙的印子。

    这要是大白天上子弹,谁都绝对不会在意的。可武奎元是武术高手,又是神枪手,右手食指的手感本身就特别好。就算是那子弹有细微的毛糙,她也能感受出来。这是老虎钳夹着弹头和弹筒留下的印记!她立刻炸出一身冷汗!

    武奎元马上将八粒子弹退出来,将自己口袋里的子弹掏出来八粒迅速地按了进去!

    武奎元正要为手枪换子弹,她听到了旁边芦苇在晃动的呼呼声!

    武奎元迅速压低身子,几乎是趴在了芦苇里。

    这时,有三个人从芦苇里穿过!其中一个就是那矮粗的男人。尽管天色很黑,但武奎元能感觉到这三人手里拿着手枪!

    武奎元还没有确认!她还不能动手!否则,杀错了人,那自己能不能回去都成了问题!即使是回去了,很可能会受到惩罚!

    那三个人慢慢摸到渡口边,他们仔细一看,不见了武奎元的人影!

    其中一个人问道“大奎,人呢?”

    那矮粗男人一脸的懵逼,他说“刚才还在这里啊!”

    另一个人说“很可能在附近解手去了,我们在这里等一等吧!”

    武奎元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她仍然无法分辨这些人是敌是友?这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