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1 要赖账吗?

    小白同学做梦都不会想到,他这幅情绪低落忧愁伤感的样子,激发了两位小姐姐的伟大母爱光辉。

    她俩互相使了个眼色,各自做出了决定。

    “喂喂喂,你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啦。今天这是怎么了?”何芳芬大大咧咧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白思初还没想好怎么说,就听到小琴同学接着说:“是不是看上我抽的法杖啦?没关系,只要你想要,我送给你就是。反正之前打赌输给你一个条件,正好两清。”

    “不不不……我没有……”白思初连忙解释。

    “想要你就说啦!咱们都这么熟了,不用不好意思。真的,只要你一开口,一定给你。”小芬同学也来添油加醋。

    这一招很有效果,马上成功让白思初的注意力转移了。

    他很是无奈地一摊手:“我真没这个意思,要我说几遍才肯相信啊?”

    “是吗?”

    “是啊!”

    “真没?”

    “真没!”

    她俩以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白思初。白思初则以一副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俩。

    最后,何芳芬松口了:“好吧,相信你了。”

    小白同学松了一口气。才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何芳芬又说:“不过,现在的你,作为一个肉盾可是不达标啊!”

    还说没那个意思!这不,又来了!

    小白同学有些难受地说:“这我知道。”

    “所以呢,我想送你一件礼物:把这件板甲给你。可就是不知道你那小身板能不能装备得上。”小芬同学终于抛出了杀手锏。

    什么?小白同学震惊了。

    有没有搞错?她居然说要把这件极品品质板甲送给自己?

    那可是价值足足四百银币的极品板甲呢!

    这份礼物也太太太太太贵重了吧?

    “不不不不不……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白思初吓得语无伦次地连连摆手。

    欠债还钱,钱债肉偿的故事他可是听过不少。虽然礼物很贵重,但是他压根就不想趟到这趟浑水里头去。

    “你不要,还怎么做一名合格的肉盾啊?”小琴同学及时出言提醒他。

    “这……”白思初犯难了。

    “如果你能装备上这件板甲,以它的防御力加上你那面盾牌的防御力,我和小芬同学躲在后方输出就放心多了。”

    “可是,这板甲实在太值钱了,我怕……”小白同学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钱债肉偿这种话,他怎么说得出口?怎好意思说出口?

    “怕啥?怕我们找你要钱?”

    白思初默不做事,明显是承认了。

    见他这么见外,何芳芬干脆跟他来个明算账:“说起来,你也白送过我们一把法杖。当然,那把不是极品,和这件板甲有差距。所以,你得加钱。”

    这一算账,白思初眼神亮了,他就怕她俩不跟他算账,而是用人情债把他压死。

    “没错,我可以用装备补偿你。”想起自己身上还有几件装备,他坦然地开口。

    咦咦!刚才还说不要不要,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小芬同学悄悄白了他一眼,又切换成一本正经的表情说:“哦?你拿什么补偿?”

    白思初把之前村长送他的问题项链属性截了图,给何芳芬发了过去。

    如今这项链经过75%消毒酒精浸泡,已经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她好奇地点开一看,表示属性马马虎虎:“唔!这条项链……还算可以。只是和我送你的板甲比的话,还是差了一点。”

    她这话白思初也同意。所以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上次打精英狗头法师爆出的那件锁甲也截图给她发了过去。

    那件锁甲虽然不是极品,但也有着不俗的防御力,特别是还有着1%的火焰抗性,能降低很多火焰伤害。

    “这你都舍得给我?”何芳芬好奇地瞟了白思初一眼,心想着他完全可以拿去卖掉。

    “有什么舍不得的?反正我只能装备一件,又不能装备两件。”小白同学说得有理有据,理所当然。

    “行吧!那就现在交易吧!”

    二人当即点开交易界面,完成了装备交易。交易完毕,板甲转到白思初装备模块包裹栏里头,项链和锁甲则转到何芳芬装备模块包裹栏里头。

    对于这次交易,何芳芬感觉挺满意。板甲反正自己用不上,就算拿去卖了再买自己需求的装备,也很麻烦。

    这过程中还有一系列估值流程,不熟悉行情很容易吃大亏,而且还慢。

    而现在,自己用这板甲换到了三件自己能用的装备,其中两件还是品质,可以说非常方便快捷了。

    只要升够等级,就能马上拿来用。

    就算这三件加起来都不及板甲的价值,那也没关系。她相信小白同学不会忘记这一点的。

    以他的运气,指不定哪天就能帮她俩把一身法师装备给凑齐。和他一起混,简直太舒服了。

    “这次你可是赚翻咯!”吴雅琴悄悄凑到她耳边说。

    何芳芬得意地一笑:“赚翻?哪有,明明只是一般般好吗?”她收到小白同学发来的截图,就顺手给吴雅琴也复制了一份过去。所以她这次得到了什么,吴雅琴是清清楚楚。

    “一般般?10级装备你都得到了两件,还是的。那条级项链虽然是绿色的,也很不错。我就惨了,除了一把法杖啥都没有。”吴雅琴撇了撇嘴。

    “你那把可是极品法杖哦!”何芳芬大惊小怪地嚷嚷着,反正这时候村子里没人。她下意识回身看了一眼身后,发现村长那老头居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知道搞啥。

    “极品法杖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用不上……”吴雅琴心里窃喜,嘴上却抱怨着。

    这话要是给绿橙紫幼稚园其他法师听到,多半要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她俩在一旁闲聊着,小白同学欣赏了一会板甲,忽然想起有笔账得跟她俩算一算了。

    “我说……你们……”他故意拉长了音调,吸引了二人注意力:“说过的话也该兑现了吧?”

    两位小姐姐立马想起之前的赌局,马上脸红了。她俩惴惴不安地想着:“他该不会提出啥过分的条件吧?”

    小白同学一脸同情地看着她俩:“我之前有提醒过,你们这样会输得很惨的。怎么样,要不要赖账?”

    他这语气,这表情,好欠揍啊!

    两位小姐姐有一种掐死他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