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大战小豆洗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大战小豆洗

    “要是你现在肯跪下来向我求饶的话,说不定我还可以放你的灵魂一条生路,让你下辈子转世投胎,或者拜入到我的门下成为神使。”

    既然柳亦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开了,小豆洗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的,干脆直接坐在那胸有成竹的说。

    在一尊神境强者面前,什么皇庭第一宗师,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可惜了,你哪怕现在跪在地上向我求饶,我也要把你抓去炼成法宝灵气,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柳亦泽同样叹息地摇了摇头。

    “好啊,皇庭的小子,你实在是太狂妄了。”

    小豆洗闻言,他的眼中有黑芒瞬间暴涨,长发无风自动。

    声音像是鬼魅一般,身上的气势更是比刚才高了大半截。

    周围的尘土都被他震得凭空浮动了起来,整个神堂里面猛然一黑,变得非常的幽暗,像是进入了地狱深渊。

    一道道凌厉的鬼哭狼嚎声音凭空而起,无数黑雾从四周涌了过来。

    这些黑雾都带着非常诡异的力量,似乎连精神力都能够被他侵蚀。

    如果有武道宗师在这里,面对着小豆洗携如泰山扑面而来的威势,只怕早就下的惊慌失措。

    “当年巫教的老巫神,第一宗师也不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小豆洗说着,缓缓地站起来,伸出手掌对柳亦泽抓了过去。

    “我今天就让你领教一下什么叫做神境的力量。”

    轰隆,有一只非常大的黑色爪印从天而降,向柳亦泽伸手过去。

    这一道利爪上面有片片的黑色麟甲,像洪荒野兽一样的巨爪。

    让人没有办法想象它的全身是什么。

    狰狞利爪带着呼啸而过的劲风,爪尖闪耀着锋利的光芒。

    要是抓在人身上的话,只怕一瞬间就会被打穿出五个血窟窿。

    就算是战车也抵挡不住这么一击。

    “哼,蝼蚁。”柳亦泽不屑的笑道。

    随手把指尖并成刀状,一道青色的刀芒在神殿中突然闪现,把漆黑的殿堂照的充满了绿色的光刀芒。

    凌空暴涨由上到下硬生生地劈在刚才黑色的巨爪之中。

    哐当,发出一声巨响。

    青色的刀芒劈在了黑色的爪子上面,发出了类似于钢铁一般碰撞的声音,顿时间火花四射。

    两者相碰很明显,青木兵气更要胜一筹,竟然硬生生地劈开了麟甲。

    在利爪上面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快要把他劈为两半。

    “嗯?”清瘦老者脸色微微变动,皱起了眉头,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他的巨爪可是由神魂凝练出来的,实质一般丝毫不逊色于任何钢铁。

    结果现在却被柳亦泽以真元外开给劈开了,柳亦泽的真元到底凝练到了怎么样的境界。

    几乎要比他在神境最巅峰的时候法力值还要凝实。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不愧是皇庭的第一宗师,果然大国就是有强者辈出天骄,绝对不是我们长冶能够比的。”清瘦的老者说道,他的目光越来越阴沉。

    “不过你终究还不是神境的强者,永远不知道神境到底有多么强大。”

    他一边说,周围的黑色浓雾吸引过来。

    布满鳞甲的黑色巨爪,上面出现了触目惊心的伤口,竟然被一团黑雾迅速的填满,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

    “在这一座神社之中我是死不了的,你再强大又能把我怎么样?”清瘦的老者阴险笑道。

    “是吗?刚才那一刀的力量不够,那一千刀够不够?”

    柳亦泽站起身,手中的刀芒瞬间暴涨。

    就如同九天神王持刀斩去。

    此刻神堂之外,山本一郎等人非常恭敬的站在那。

    “看来小豆洗大人这一回是要动手了。”

    见到神社里面黑雾弥漫,发出团团雾气,山本一郎微眯着眼睛。

    “本来计划好了,说把柳亦泽引到神社里面,大人就会出手抓住他。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大人却突然临时改变了主意,说要跟他进行一番交流,我真不知道柳亦泽有什么大的吸引力可以让小豆洗大人另眼相待。”若风冷笑着摇摇头。

    他可是长冶武道界最顶级的强者之一。

    对于柳亦泽这么一位皇庭第一宗师,其实还是有一些不服气的。

    一直想要跟柳亦泽交一次手,试试他到底有多强。

    但小豆洗神的力量,就连若风都得敬畏,有小豆洗既然吩咐下来,若风是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大人乃是鬼神,他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

    山本一郎挥了一下长袖,淡淡的说。

    “我猜想柳亦泽应该是被大人看中了,想要把他当做是替身。如果大人能够随时离开白汤神社的话,那么日后我白汤神社就不仅仅只局限于这小小的佛市之上,就连神宫也得畏惧我们三分。”

    “真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天大的喜事。”

    若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就是那个柳亦泽有一些可惜,本来我还想跟他交手一下,看看这一位皇廷第一宗师到底有多强,难道还能抢得过我长冶的武者吗?”

    若风叹气的摇摇头,好像在感叹还没有来得及跟柳亦泽交手。

    柳亦泽就这样死去了,为这一位强者甚至感到有一些惋惜。

    靳云儿在一旁听得有一些胆战心惊。

    这些人丝毫不加掩饰,肆无忌惮的交谈起来,她听在耳里只能望向神堂里面心中暗自祈祷,希望柳亦泽能够打得过那个叫什么小豆洗的。

    “丫头你就别想了,神堂乃至整个神社都是小豆洗大人的地盘。任何人进入到神社里面,他的生死就已经掌握在小豆洗大人的手中了。那个柳亦泽看着很聪明,但是没想到竟然也会这么愚蠢。让他进来,他就真的进来了,难道说皇庭的宗师都是这么愚蠢的吗?”

    蕊姬悠悠的笑了一下。

    对于他们这些小豆洗的手下来说,小豆洗便是无敌的存在。

    只要柳亦泽不进入神境,那么跟小豆洗对抗一定会必死无疑。

    靳云儿闻言心中仿佛掉入了万丈深渊,难道说主人这一回真的要死了吗?

    就在若风等人畅快大笑时,神堂里面发出一声巨响。

    轰隆,神堂的大门被炸裂开。

    一个包裹在黑雾之中,有人引爆飞了出来,连续撞破了十个建筑物。

    一路狂飙,一直到地上,长长的拉出一道数十米长的长痕,撞到一座假山上,才终于停住了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