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我 带 你 们 打

    “来了……看河道那边!它们在那儿!”

    一位负责过去望风的新人兴冲冲地跑了回来、指着河道的方向

    “大概有十多头!看着挺散乱的!”

    “兄弟们,准备干活啦——!”蛮牛兴奋地拿起了手边的宽刃大刀,

    “别的不说,那也是牛肉啊!”

    “大家听我命令行动!”石砾有些匆忙地跟着站了起来;

    显然,他在指挥方面……也就是个新手的水平。

    艾迪轻轻叹了口气,看向了灰腕和橙风

    “咱们不要着急出手,先观望一段时间……并且时刻做好撤退的准备。”

    两人点头、跟着艾迪一同不紧不慢地向着河道方向走去。

    河水并不是很深;从岸边的冲刷迹象上来看,水位应该会经常变动;

    这导致岸边并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存在,只有尚未连成群的几片野草、还有一些被冲刷过来的、大小不一的岩石;

    艾迪带着两人、在距离河道数十米开外的森林中观察着现状。

    正如那人所说的一样,十几只毛发鲜红的赤角牛正嚼着草缓慢迁徙;

    它们虽然体型称不上庞大,却绝对担得起“精壮”这个形容;

    要是被那足有小臂长的牛角撞一下……

    艾迪感觉那些依旧在靠近着的冒险者们、胆子还真不小。

    相比躲在较远森林处的艾迪,石砾和蛮牛已经带着那些人摸到了距离牛群十余米的地方;只要一声令下,那些人就能一口气冲上去。

    自然,躲远一些不利于出手,但在魔兽实力未知的情况下,稳妥才是最重要的。

    拉普拉斯系统虽然能够调查魔兽的信息,但希思缇姆告知艾迪、即使是同种魔兽、也会存在较大的战力差距;

    在因果点贫瘠的情况下,那还不如靠眼睛确认呢。

    冒险者那边气氛可热烈得很。

    “看好了……那儿有头落单的!”石砾用手中的长剑、指向了牛群边缘的一头赤角牛

    “咱们先干掉它!记住,它们虽然是最低级的魔兽,但性格相对而言比较暴戾!

    如果贸然刺激它们,很可能会惹来围攻!”

    冒险者们纷纷应和了一声;

    “那么……跟我上吧!冲!”

    伴随着一声嘶吼,八人一起从树林中冲了出去;

    为首的石砾双手持剑、鲜红披风随风飘动,看起来威风凛凛。

    然而这群人水平实在是过于尴尬其中一位刚跑出去没两步、就被藤蔓绊倒啃了一脸泥。

    “说起来,这种东西不知道有没有利用价值?”艾迪看了看脚边;

    这种藤蔓、在自己这边也有生长,看起来挺常见的。

    “少爷,它相当坚韧,可以用作日常器具的编织……”灰腕答道。

    编织?艾迪看向了橙风,一般来讲女孩子不都应该会……

    “少……少爷?”橙风突然感觉一股不善的气息袭来;

    “没事,目前没事。”艾迪和蔼地笑着,继续看向战斗那边;

    创收的事情之后再说。

    “杀啊——!”蛮牛自然是冲得最快的一个;

    他狂奔到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有些懵的赤角牛身边,一刀照着脖子砍了下去;

    受伤的赤角牛长哞一声、连忙逃窜;

    其他赤角牛并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它们远离了那些拿着兵器、嘶吼咆哮的二脚兽,似乎是在观察形势;

    ……这就是所谓的“脾气秉性极为暴戾”?

    咳,相对而言相对而言,毕竟正常的牛群这会儿都快跑干净了。

    石砾显然比蛮牛要经验丰富一些;他尽力赶上、照着赤角牛的后腿砍了一剑;

    腿部受伤的魔兽自然是无力再跑快、拉开距离;

    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那头牛被冒险者们砍倒在地、很快没了声息。

    ……呃,这应该就算是成功了吧?

    看起来确实不难。艾迪虽然这么想着,却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毕竟……这只能算作偷袭得手。

    按理来说,接下来应该整理态势,确定下一个攻击目标……

    “喂,八个人过来,只砍一头牛还够爽吗?”蛮牛的目光又移向了趋于密集的牛群,

    “咱再砍它几只,怎么样?”

    “蛮牛,和偷袭不一样,盲目向它们冲过去很危险!”石砾试图拉住蛮牛,却被后者灵巧地躲开了——那身法和其庞大的体格丝毫不搭调。

    看来这家伙应该是结合了灵巧相关的晶核……艾迪想着。

    “石砾你就在那慢吞吞地整理战利品吧!你们几个,还想杀的跟我来啊!”

    说完,蛮牛又高举大刀,颇有气势地向着魔兽群杀了过去;

    六个新人,只有一个选择留在了原地,其余都已经热血上头!

    赤角牛那边也动了。

    它们之中,较为瘦弱的母牛、幼牛向后退去,体格健硕的公牛迎上了冒险者们;

    这才是它们对付敌人时候的真正态势。

    公牛们长哞一声、随即助跑冲锋,看起来犹如数朵燃烧翻腾着的烈焰;

    最前方的蛮牛灵巧地避开了那致命的凶猛撞击;

    他的身法敏捷、步履飘逸,躲避攻击的同时还能维持平衡、砍上一两刀;

    但新人可没他的那两下水平;

    相对于公牛们狂暴的速度而言,那些新人的动作实在是过于缓慢。

    第一声惨叫来自于跟着蛮牛最近的那个新人;他虽然试图闪避,却依旧被公牛撞倒在地;

    但他比后面的那些人要幸运多了。

    其余的人,要么闪避动作过大、摔倒后被公牛一蹄子踩得手腕或小腿血肉模糊,

    要么直接被公牛掀翻在地、哀嚎不已;

    运气最差的一位,被牛角刺穿了肚子、顶着走出了十几米才摔在地上;

    他的肚皮上是比两个巴掌加起来还要大的伤口;

    断裂开的肠子、黄绿色的食物残渣以及分辨不清的内脏,混杂着赤红色液体不断溢出;

    纵然那人还哭嚎着、试图把肠子塞回去……

    艾迪也感觉这会儿给他一个痛快才是最人道的。

    “玛……玛德,敢伤我弟兄!”显然这样的惨状完全超乎了蛮牛的预料;

    他声嘶力竭地嘶吼着、回身向着那几头公牛杀去——

    它们要是再对那些受伤的弟兄补上几下、就全完了!

    然而,和蛮牛意料不同的是,这些公牛的目标并不是那些倒地受伤的人;

    它们径直向着石砾那边奔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