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3章

    谢玹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

    丰衣瞪了足食一眼,低声道:“你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后者顿时:“……”

    这事最奇怪的地方在于陛下和娘娘同首辅大人本是一家人,可对墨衣侯抢了秦家小姐这事没有一句斥责,反而赏赐许多,甚至连安抚都没有安抚首辅大人一句,直接把这事当做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发生一般。

    市井坊间更有小道消息传出,陛下和娘娘有意成全墨衣侯和秦家小姐,这般丰厚的赏赐就是为了提醒首辅大人要成人之美,自觉点靠边站。

    丰衣足食这两人没少听这样的话,却一句也不敢和自家大人听。

    主仆三人一时间相对无言。

    呼啸而来的北风都变冷了许多。

    正好这时候江无暇经过不远处。

    丰衣吹了声口哨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抬手示意她赶紧过来。

    江无暇有些不解他们这是在搞什么,但还是快步走了过来,低低唤了声,“大人?”

    谢玹这样闷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开口询问什么的。

    丰衣一边给她使眼色一边开口问道:“秦小姐这几日一直都在家中待着吧?好像没听说她还同墨衣侯有过什么走动,是吧?”

    江无暇想了想,十分实诚的说:“我倒是听说大前日墨衣侯陪着秦小姐逛了梅园,昨儿个一起去听戏了,今天好像在千金楼挑首饰……”

    “怎么可能!”丰衣递眼色递到快抽筋也不见江姑娘意会半分,眼看着首辅大人一张俊脸几乎黑成了锅底,不得不开口打断道:“你肯定是听错了!”

    足食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连忙道:“江姑娘这整天不出门的,这消息不准确!”

    两人说着,不约而同地偷偷打量着谢玹的脸色。

    只见首辅大人面似寒霜,周身冷气环绕,他们这几个常年跟在他身边的都要受不住冻了。

    唯有站在稍远些的江无暇抬眸看了谢玹一眼,仍旧实话实说:“我不用出门也知道是因为墨衣侯和秦小姐相会的时候从来不避着人,他们每天在一起做什么,整个帝京的人大抵都知道。”

    话声未落,谢玹拂袖而去。

    丰衣足食齐齐压低了声音对江无暇道:“江姑娘!你今儿个是怎么回事?怎么竟说这些话扎咱们大人的心?”

    明明江姑娘平日里话少又聪慧,从来不会这样!

    江无暇站在原地看着谢玹匆匆离去的背影,面色如常道:“你们想瞒,也得瞒着住啊。”

    丰衣足食闻言,齐齐沉默。

    这天底下的事从来都没有能瞒住首辅大人的事。

    更何况这满城流言蜚语,想不知道都难。

    过了片刻,两人猛地回过神来高声问道:“大人!这天都黑了,您要上哪去?”

    可别是怒火中烧要去找墨衣侯算账!

    丰衣和足食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恐之色。

    而后齐齐像是踩了风火轮一般,急匆匆追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