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聪明的乌举

    沼泽峡谷内。

    以纪信为中心,方圆五百米内所有瘴气消散一空,所有沼泽泥潭消散一空,但是却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生灵。

    这种手段,岂是一个元婴修士做得到的。

    原本寄居于沼泽内的上万毒物们全部傻傻的看着晴朗的天空,天空上十来个来援人类修士一脸懵逼的看着下方,十名迷雾成员瑟瑟发抖的看着纪信,数以千计的平头妖揉着小眼睛看着四周,而尤娜和薛子淳则还沉浸在刚才的舒适感中。

    全程唯有纪信自己一脸紧张的看着前方的乌举。

    什么鬼?

    怎么突然瘴气没了,沼泽也没了?那乌举不是轻而易举可以杀我了吗?

    乌举呆了三秒,看到纪信还站在原地时,突然大笑出声。

    “哈哈哈。”

    “前辈,终于隐藏不住自己的修为了吗?”

    “一直找不到杀我的机会是不是很失望?”

    “再见了前辈,有机会来乌城的话,我定举杯相迎。”

    “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做聪明的乌举。”嘲讽完毕,乌举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手中的一片青色树叶,身子变成点点绿光消失在原地,他甚至都不通知自己的护道者,这一刻,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好。

    护道者……呵呵,没了再找一个就是。

    纪信:“……”

    这都是弄啥内?

    他现在是确信这个神民脑子绝对有病了,跟着他跑了这么些时日,就为了在他面前逗比一下?

    就在乌举消失的那一刹那,天空一道霹雳落下,只是为时已晚,乌举早已不见踪影。

    “该死的。”

    “让那小崽子跑了。”胡龙落地懊恼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落地,其余所有修士纷纷出手,神民跑了,可这里还有十个迷雾成员呢。

    十个迷雾成员心里也苦啊,说好的保我们平安呢?

    要知道乌举可是他们召唤来的,疲劳奔命这么久,平头妖的火球,毒蜂的毒,最后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其中一个迷雾成员被一脚踹翻在地,却忍不住抬头悲呼:“神族不可信啊。”

    “太好了,你们没事,太好了。”武通快步走过来,仔细的检查了两人一猫,发现就是一些轻微的烧伤之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当看到人类大部队时,纪信也重重的松了口气。

    “不行,如此危难时刻,我必须得去打电话给李老师报平安。”经历了这么多凶险事,得赶紧找老李头刷点体力才行。

    “不急打电话,先跟我去见胡长官。”武通话刚说完,胡龙就已经迈步走了过来,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得到神民的消息,还有朱雀市的学生以及猫村的人涉险,胡龙心急如焚的带着营里所有金丹高手全速追赶。

    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虽然这是一个好结果,但我方一人没伤,那神民还逃跑了,这种事情太不合常理,还有刚刚那惊人的狂风是怎么回事。

    犹豫了一下,胡龙开口:“这,都是你做的?”

    “啊?算,算是吧。”纪信不确信的回道,刚才他整个心神都在担心乌举暴起杀人,至于发生了什么,说实话,他还真没那些迷雾成员看得清楚。

    “详细点说给我听听。”胡龙眉头深皱。

    想了想,纪信就把自己知道的说了一个遍,没有一点遗漏,听完之后胡龙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开什么玩笑,你跳进沼泽里,然后就连升七级,然后那个神民就莫名其妙的跑了?

    按照你的这个说法,感情那个神民是被你这个练气一……层给吓跑的?整个故事里最正常的就是你一连升七级了。

    胡龙又把薛子淳和尤娜叫来问了一遍,这次眉头直接拧成了一股绳,薛子淳和尤娜感觉到一股舒服的灵气洗礼了全身,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朱雀市的学生不靠谱,连猫村的猫妖都不靠谱了。

    原因或许还是出自纪信身上,这个纪信要么有什么神奇法宝,要么就是……隐士高人?

    就在胡龙怀疑纪信是不是什么大佬的时候,一群平头妖尖叫着冲了过来,拳打脚踢,打得纪信薛子淳惨叫连连。

    还是胡龙等人出面劝解了半天,胜利的平头妖才趾高气昂的回村去。

    最后,实在想不透的胡龙亲自提审了迷雾的成员,提审完之后,胡龙亲手打断其中一人的十二根肋骨。

    “狗屎。”

    “这些迷雾的人都是狗屎。”胡龙怒吼。

    那个元婴单手一挥,飓风平地而起,卷走了瘴气和沼泽,但是却没有伤到任何一个人?

    特么的,那个纪信要是元婴那我是什么?当我胡龙眼瞎不成,你家的元婴会被一群小平头妖揍成猪头?

    胡龙气得不轻,最后强行呼吸了几口平息下心中的怒火:“武通,我派两个人协助你,护送学生们回城市,其他人跟我走,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总感觉这件事哪里都不对劲,却又什么都问不出来,他们口中说的事情,就纪信一口气冲到了练气层让人觉得可信一点。

    所有人员领命。

    领走之前,胡龙走向纪信:“表现得不错,还有,在事情没有个结果之前,回去别乱说。”

    “虽然出于好意,也勇气可嘉,但以后记住,沼泽峡谷里的沼泽不能跳。”

    “沼泽里很危险吗?”纪信忍不住问了一下。

    “何止危险,就算我跳下去了,也得脱层皮。”说完,胡龙亲自带着鼻青脸肿的纪信到一个沼泽前,取出一把钢剑丢了进去,呼吸之间,钢剑化为污泥。

    “……”

    “那……我为什么没事?”看到这一幕的纪信心跳骤然加快,深深的后悔之前的行动。

    “我特么哪里知道。”胡龙郁闷的吐出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天而起。

    纪信急忙转头往武通那边跑去。

    若是知道有这么恐怖,之前他会不会选择跳还是一回事,薛子淳和尤娜同样被吓得不轻,深深庆幸自己没有跟着跳过去。

    就在胡龙刚离开没多久的时候。

    距离沼泽峡谷百里的西方,一魁梧身影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看那木藤身躯,赫然也是乌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