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114-智斗山魁(3)

    蝉衣出门的时候,低声吩咐了乐世几句,便将她留在了客栈,带着乐令就同他们一起往镇长家去。

    宴新同泊迹走在前面说着话,忽然没看见蝉衣,一回头就看见蝉衣步履缓慢的走在后面,不知道在和身边的侍卫在说些什么。

    “少主,你方才和乐世说些什么?”

    蝉衣回头看着乐令,低着头压着音儿说“我让她去南市盯着,以防再出什么事情。”

    乐令没有作声,蝉衣转头瞧了他一眼,见到了他眼里的担心。

    “放心,我让她带了不少暗卫,盯着就行。”蝉衣说着便加快步子往前面走去。

    前面西海的亲龙卫带着路,不多时便到了小灵到的地方。

    宴新感应到了自己的龙气,看着眼前的这个院子,里面似乎没有不一样的气息。

    宴新看向泊迹,泊迹点了点头,“先留两人在这里看着,我们去前面镇长家里看一看。”

    宴新点了点头,对着两个亲龙卫说“你们两继续守在这里,在暗处即可。”

    “是,公子。”

    说罢,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着。

    忽然蝉衣神色一紧,“叔父小心。”话音方落前方一束金光刺了过来,打散了站在一起的一行人。

    宴新心里想着蝉衣数日前才受了伤,便一个欠身,来了蝉衣的身前,二话不说的就把蝉衣护在了身后。

    “你在我身后,小心些。”宴新警惕的看着前方,原来来时的路已经被滚滚迷烟所覆盖。

    泊迹在他们五步之遥,四周打量一番之后,眉头一锁,看向宴新和蝉衣喊道“小心点,我们这是进了迷障幻境了。”

    “又是迷障幻境。”蝉衣呢喃着,就看到那迷烟深处,一抹白影缓缓而出。

    蝉衣还没有说什么,那边的泊迹就惊了起来,对着那影子大喊道:“妖物,受死吧。”说着便朝着那愈见清晰的身影一掌一掌的打过去。

    却被那人一一打开。

    “叔父,你小心些。”蝉衣看的着急,却也是自顾不暇,随着那人的出现,四周慢慢的也围满了蝉衣那日所见的蓝眼怪物。

    那人邪魅的笑着,看了一眼蝉衣,威胁的睨着泊迹,泊迹着急的一掌劈死一个蓝眼怪物,就像快些道那人身边,将他控住。

    “亲家小叔,好多年不见啊。”那白发男子浑身散发着摄人的邪气,用着那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着。

    蝉衣在同宴新齐手斩杀怪物之间,听见这么一句话,冷不丁的听见这么一句,手上的动作一滞,险些被身前的蓝眼怪物一举击中,还好有宴新眼疾手快的护住了她。

    “多谢。”蝉衣回头对宴新说了一句,便想往泊迹那边去,但是蓝眼怪物的进攻实在是太激烈了,将她和宴新为在这一块一动不能动。

    蝉衣心里很担心,她不知道为什么,听见那个自称她舅舅那个人的那句话,她心里骤然一紧,便连忙对着泊迹喊道“叔父!”

    泊迹这边没有时间回应蝉衣,一直撕扯着身边打过来的怪物。

    那白发男子在这场厮杀里最气定神闲的一个人,他冷着眼瞅了一眼蝉衣,又回过头用只有泊迹能听见的声音说“小叔,你说我给我这外甥送什么才好呢?”

    泊迹抬起头,当年的事情他都知道,更知道这事情是绝对不能让蝉衣知道,所以现在的泊迹满腔的怒火,想问夫连怎么能那么狠心的对自己的妹妹下死手,夫遥受了他那一掌之后在榻上睡了就有数月。

    但此刻他只能有自己的视线,发泄着自己的怒气,但可惜目光不能杀人,若是能杀人夫连应该死了百次千次了。

    “要不,就你的尸体吧?”夫连拨着额前的碎发,邪魅的说着,罢了便肆意的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