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98-纵使相逢却不识(3)

    蝉衣落进水里,虽然心里满心疑惑,她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这男人方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现下最首要的是赶快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方才蝉衣用了些许技巧,虽然只是虚吃了一掌,但是也承了五成的力,所以她当下必须称自己还有力气赶紧往岸边游去。

    乐世在这边按照蝉衣的吩咐将两个衙役拖住了一柱香的时间时候,便照计划在巷子口等着蝉衣出来汇合,但是四五柱香的时间都过去了,蝉衣一直都没有出来,乐世便待不住了,先是自己一个人将这巷子来来回回的寻了好几遍,但依旧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她便马不停蹄的回了客栈将蝉衣失踪的消息告诉了余叔。

    “这可如何是好?大长老还没有出来,少主又失踪了。”下面的族人听到这个消息便担忧的说着。

    余叔桌子一拍站起来说“还能怎么办?我们赶紧连夜出去,定要将少主找回来。”

    “是。”说着一众族人便集了起来。

    “客栈里得留一个人。”余叔说着,“乐世,你便留在客栈里面,若是少主回来了,你便给我们发信号。”

    “好的。”乐世点头应道。

    话方落,这一众人便漏夜出了客栈。

    蝉衣这边有了才一半,便脱了力昏了过去,然后整个人浮上水面一路随着水流漂游,没过多久就被冲上了下游的岸边。

    正巧这时候宴新带着的那一群亲龙卫,才走过女床山的迷障出了山。

    “公子,你还好吧,没想到女床这一族不过是凤凰一族的分支,这迷障如此厉害。”这一队的亲龙卫头子保令上前说着。

    宴新点了点头,并未多说。

    墨齐跟在宴新的身边,看到前面有条河,便拿着水壶说“公子可要喝水,前面有条河,我去装些水过来。”

    “你去吧!”说罢宴新又吩咐那些亲龙卫在此处扎营稍做休息。

    宴新刚想坐在石头上休息休息,就听见河边墨齐的呼叫声,“公子你快过来,这里有个人。”

    宴新闻声连忙过去,他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出去凡界的山魁,难不成一来凡界就遇见了?

    宴新走进就看见岸边躺着一个身材娇小的“男子”,这便是做男子打扮的蝉衣了,黑暗中宴新并看不清她的脸。

    “可还活着?”宴新问。

    墨齐伸手在蝉衣的鼻息探了探,说“活着,但是气息有些弱。”

    宴新走进蹲下身子,伸手在蝉衣的脉搏探了探,心下疑惑着,是个姑娘?转头对着墨齐说,“受了一些内伤。”说罢抬头朝蝉衣脸上看去。

    是她!

    宴新是见过蝉衣的真容的,所以在他探出这是个姑娘的脉相,并再看清他的容貌的时候,他几乎能够肯定她就是永信村救他的那个神医了。

    可是她为什么回受了内伤倒在岸边呢?宴新满腹疑惑的蹲在一侧,目光停在蝉衣的脸上思索着。

    “公子?公子?”墨齐见宴新半天没有反应,边喊着。

    宴新回过神了看向墨齐。

    “公子可要救这小公子。”墨齐问。

    宴新点点头肯定的说“救。”

    墨齐闻言,就准备伸手将蝉衣抱起来。

    宴新连忙伸手拦住他,自己手一揽就将人抱了起来说“我来。”说罢便抱着人往前走,走了两步又顿了脚步,对墨齐说“她是个姑娘不是小公子。”

    墨齐一惊,只觉得宴新的反应有些反常,但也并未说什么,只是在身后颔首说“是,那公子可要为这位姑娘单劈一棚子?”

    宴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