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94-调查(4)

    她们两个把这南市走了一个遍,蝉衣一路上都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似乎下面的人说的有盗贼偷生肉的事情,并没有再次发生,这些屠户看上去也很平静。

    两人出了南市之后身上都被染上了一股子生肉的味道。

    “少主,我们现在可是去西城?”乐世问。

    蝉衣点了点头,乐世先往前找个了面摊子,人掌柜看见有人过来便热心的招待着“小哥,是要来碗面吗?”

    “不好意思,掌柜的我们想问一下,西城怎么走?”乐世问着。

    掌柜听了乐世的话,白了一眼,说“原来不吃面啊,那就走远些,不要当着我的生意。”说着就开始赶人。

    蝉衣看见那掌柜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看着天也到了午时,便走上前说“掌柜那就给我们来两碗素面吧,多谢。”

    那掌柜一听这话,便又立马换了一副样貌,哈着腰笑着说“小哥请进,素面马上就来。”

    等了没多久,两晚素面就上来了,蝉衣看着那掌柜,又问“这会儿掌柜可能告诉我们西城的临溪巷怎么走?”

    “两位小哥是要去临溪巷啊?那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去了,临溪巷不太平啊!”那掌柜在一旁说着。

    蝉衣看着掌柜问“如何去不得?”

    “我今一早,听说临溪巷发生命案了啊?听说可惨了呢!”那掌柜一副慎得慌的样子,就像自己亲眼所见一般。

    “是吗?什么时候啊?”蝉衣问。

    “就是昨晚啊,我一早听邻里说,似的像是一个屠夫吧?不知道是真还是假,衙门已经在调查了。”掌柜的说着。

    蝉衣听得满心疑惑,难道牛屠户死了?

    蝉衣对着掌柜的笑着说“谢掌柜提醒,我们是过去寻亲的,还请掌柜给我们指路。”

    “那行吧。”说着掌柜就告诉了他们去临溪巷的路。

    掌柜一走,蝉衣就对乐世说“我们赶紧吃,吃了赶紧过去看看。”

    “是。”两人吃了素面给了银子,便立马往西城的临溪巷赶去。

    这巷子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走着,很明显大家都避着一家门户,走到门口大家都会绕远一些。

    “走我们往那边去。”蝉衣指着大家绕着走的那个方向说。

    可还没走进,蝉衣就被一个老婆婆叫住了。

    “婆婆可是唤我们?”蝉衣回过头问道。

    那老婆婆慈眉善目的拉着蝉衣和乐世的手,说“不要再往前走了小伙子,前面那家昨晚出了事,里面现在还有官兵呢!”

    “是吗?婆婆可知道那是谁家啊?”

    “那家呀。”那婆婆想了一会儿,“是一个屠户家里,姓,牛。”

    蝉衣神色一惊。

    那婆婆指着那家的门口说“你们别再过去了,你看那门口的血渍都还在,挺早起外出的小伙子们说,死相可惨了,血肉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副骨架。”那婆婆说完了不停的摆着手,哎哟哎哟的感叹着。

    蝉衣拉着乐世应和着老婆婆不止的点头,说“多谢婆婆提醒,我们只不过是路过,有些好奇准备去瞧一眼,如此我们便不过去了。”

    婆婆拍着蝉衣的手,说“原来你们是路过,那想来是有事情去办,那你们快去吧。”

    蝉衣和乐世微微对着老婆婆颔首,就道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