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73-重回西海(12)

    老龙王欣赏了一会儿这新衣,便交给亲龙卫收了起来。

    “这衣服,川衡虽是不能上身,但你予着佛意倒是极为难得的,便将这衣服收起来,给我们的小川衡镇他自己的宅院如何?”老龙王喝着清粥说着。

    晋尧笑着说“父王是准备给小十五劈宅院了?”

    老龙王想起川衡这个儿子便是喜上眉梢。

    “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晋尧说着,“不知道父王准备劈那一处的院子?”

    “南边不是荒了两座院子吗,我便叫人拆了重建了。”老龙王说着。

    晋尧想了想问“父王说的可是一切小八和小九的院落。”

    老龙王很少提到这两个早亡的儿子,老龙王自己心里虽然对这些儿子都没有太在意,但是白发人送黑发他总是会不忍。

    晋尧看着老龙王,总觉得他的作为有些冷酷,便低着头吃着自己的早膳。

    两人一时间便安静了下来,再无交流。

    早膳吃完来,婢子们上来将碗碟撤了下去,又上了茶盏。

    晋尧闻了闻茶香清冽,浅酌了一口,便是满口盈香。

    老龙王见晋尧的样子,便问“喜欢?喜欢待会儿我让他们给你送几饼过去。”

    “谢父王。”晋尧说着,放下茶盏,“对了父王,此次出去南海,偶遇到一个老人家,老人家年岁大了,遇到事情比我们多,倒是说的一嘴的好故事。”

    “哦。”

    晋尧笑着说“我将那老人家请来了西海,父王可要见见?”

    “是吗?那就请进来见见。”老龙王说着。

    那老人家是宇霄搀着进来的,歪歪颤颤的,老龙王看着实在是不信,这般大的年纪了,话都说不清楚了,能说什么有趣的故事?

    “是他?”老龙王问。

    晋尧点着头说“正是。”说罢便转过头对着那老人家说“老人家,这是我父王,西海龙王。”

    “哟,老朽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般了不起的人物呀。”那老人家说着便毫不避讳对着龙王打量起来。

    龙王身边的亲龙卫见到了,走过来半掩住龙王说“神尊之样貌不可打量。”

    老人家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亲龙卫,宇霄馋着老人家,在他耳边说着“老人家,我们家龙王你须得先见礼参拜才行。”

    老人家听了皱着眉头,他这一头花白的头发还要给这个看起来比他小了不少的“老小子”行礼,他哼了一声甚是不屑,但是一抬起头就看见亲龙卫凶神恶煞的站在自己跟前,便只好随着宇霄的搀扶,给上座的老龙王行了一记大礼。

    老龙王这才说“老人家年纪大了,这些虚礼便免了罢。”

    那老人家听了老龙王这话,只觉着西海龙宫更加的厌恶,原先只觉得冷血不顾骨肉情亲,现在还多加了一项虚伪。

    老人家有被宇霄扶了起来,老龙王看着老人家那样子便说“老人家年纪大了,来赐坐。”

    老人家听了老龙王的话,心里一起,刚想和他们坐上席,亲龙卫的矮凳就搬了过来,老人家见了白了一眼,没法子只好坐在矮凳上了,这不就行了那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老龙王见那老人家坐下之后便开始问“老人家,我听我家老五说,你的故事说的不错啊?”

    “故事?”老人家听见了,看向晋尧,晋尧对着老人家笑着点了点头,晋尧有些担心昨日虽然已经和着老人家说好了,但是在交流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老人家的脾气有些轴,不知道会不会按照他说好的做。

    “我那会什么故事,不过就是所见所闻罢了。”

    老龙王笑了笑说“无妨既然来了,便说些新鲜事也不错。”

    “那我便说说焦海的事情吧。”

    “焦海?”老龙王听了便问。

    “正是,老朽便是焦海的人。”老人家不等老龙王说话,便从怀里掏出血龙纹白玉,这是晋尧交代他的,“说故事之前,还请老龙王看一看这块玉佩,你可认识。”

    老龙王一眼便认出了这玉佩是西海之物,结果玉佩上面的字样无疑是宴新的没错了。

    老龙王还没回过神,老人家的故事已经开始了,几句话之间一个故事便已经讲完了,老龙王听完内心平静,面上也毫无波澜。

    晋尧见状便跪了下来,说“父王,儿子不孝,此番出行,见到这块玉佩,听着老人家所言便知道我们当年错怪了小九,还请父王原谅小九。”

    老龙王看着匍伏在地上的晋尧,便猜到晋尧此番行为,定是已经找到了宴新,当年他没太多在意此事,只不过泽彦说了宴新叛乱他便也就定下了他的罪名,此时想来他这个儿子似乎不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你都说了,当年错怪了他去,何来原谅他一说,还得他原谅我们才是。”老龙王说着。

    “父王,言重了。”晋尧说着。

    老龙王起身往里走着,走了几步停下来背对着众人说“你,叫他回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