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41-情之一字为何意(1)

    蝉衣赶到域牢的时候,正是第二日清晨,但是原本该大亮的天,却依然昏暗无比。

    突如其来的异常也让域牢的人都有了一些慌乱了起来,原本把守严密的防守此时却如同一盘散沙,正巧如了蝉衣的意,如此便可趁乱混进去。

    山门前的两个侍卫说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说天界已经在调查了,不就应该会有结果了。”

    “可是我们守在这个破地方,如此情况天界也该派些人相助,这域牢关的些什么,天界不知道吗?”

    “唉,我们这些下面的人,现在只有做好本职工作,等天界传达命令下来。”

    “也是啊,下一波换班的人怎么还没有过来。”

    “唉,你急什么,现在里面还不如我们这里太平呢?”

    蝉衣趁他二人再说话时候,悄默声的就溜进了域牢山门,这里本就阴暗无比,此刻天色也异常昏沉,导致这域牢一定倍感阴森,山间的冷风一阵一阵呼啸而过,似乎是诉说着被囚在此处的人的冤情。

    蝉衣摸索着往前走着,她不知道步月究竟被关在了何处,但是书上有记载域牢这个地方都会按入狱之人所犯之事,事情越大的人关押的地方会在山中心的位置。

    步月这事蝉衣觉得不严重,想来应该不远。

    蝉衣顺着牢里面的路,摸着墙角走着,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看,好在找了十几来间总算是看到步月了。

    步月一身素衣背对着牢门坐着,仰着头看着房间唯一的窗子,虽说是个窗子,但是蝉衣看着觉得说是出风口也不为过。

    “步月。”蝉衣小声的叫着。

    步月听见声音一怔。

    “步月,是我。”蝉衣见步月没有反应又叫着。

    步月这下听得真切了,立马回过头,就看见了牢房外的蝉衣,她连忙起身走到门口,扒拉着栏杆,“你怎会?你怎么进来的?”

    “你还好吗?”蝉衣说着。

    步月并未回答她的话,看着她这副狼狈的样子,脸色也甚是青白,便又问“你此时不是应该在凡界吗?”

    蝉衣刚想说什么,一开口气息不稳就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咳。”看见步月担心的样子就说“咳咳,我,没事,咳咳咳。”

    “是不是善儿?”步月问。

    蝉衣止住了咳嗽,“这么大的事,若不是善儿传信给我,难不成你都不打算告诉我吗?”

    步月听到蝉衣的话,突然笑了,“多大的事,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不过就是看透了凡界说的人间冷暖罢了,师傅罚我下界轮回是应当的本就是我做错了事,而且我也觉得甚好。”

    “好什么好,我好不容易才来见你一面,你还是不愿同我说实情吗?”蝉衣听见步月的话气愤的说。

    还不等步月回答,这间牢房倏地盈满华光,随之而来是淳厚的女声“她方才所讲便是实情,蝉衣你犯此大错打错还不束手就擒。”

    西王母忽然的出现,让步月和蝉衣不知所措,步月听见王母的话之后,连问“蝉衣你做什么了?”

    “她,她为了来见你一面,迷昏了烛龙,至此天凡两界大乱。”西王母说着。

    “什么!”步月惊呆了,看着蝉衣不做声跪在地上,便知道这事是真的了,便连忙俯首“师傅,我会下界轮回,蝉衣她也是无心之过,一切皆因弟子而起,还请师傅绕过蝉衣。”

    西王母看着她这钟爱的徒儿,她这徒儿命里是有这一劫的,竟然躲不过就只有承受,西王母拂手朝步月面上打去“步月你是该下去轮回了。”

    “步月!”蝉衣见到身边身形消散的步月,心痛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