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33-求见玉山西王母(1)

    蝉衣一路轻车熟路的遛进了步月的房间。

    蝉衣知道玉山作为仙家重地,内还有瑶池,蟠桃林,所以生活习作是非常严苛的,就连进食也有着过午不食的规矩。

    这会子,正巧午时,蝉衣见着空荡荡的屋子想着步月应该是去用膳去了,便呆在屋子里,正好也可以歇歇。

    一闲下来才想起,永昌村的家里面还有‘凤凰’。

    “对了,我没跟凤凰说,他不会担心吧?”蝉衣自言自语的说着,步月这边想着快些弄了,早些回凡界。

    蝉衣也是累了,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都已经黑了,但是步月一直都没有回来,蝉衣这才觉得奇怪,又溜了出去寻善儿。

    这个时间善儿在自己房间里,等的焦头烂额,她本来估摸着蝉衣午时应当会到,便一直在房间里等着连午膳都没有去吃,可是等到天黑也没见来人。

    “这人怎么还没有来,五彩鸟没送到信不成?”善儿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

    “咚咚咚。”

    突然传来的敲门的声音,让善儿紧张的一愣“谁?”

    “善儿,是我。”蝉衣在门缝边说着。

    善儿一下就听出了蝉衣的声音,打开门就把她拉了进来,看了一眼外面四下无人,又飞快的关上了房门。

    “出什么事了?你用五彩鸟传信于我。”见她关上门,蝉衣拉着她的手问。

    善儿转过身,抬起头眼里的泪水就流了出来,哽咽着说“蝉衣姐姐,我姐姐她。”

    “步月?步月怎么了?”蝉衣这才想起来,在步月房里带了一下午都没见着人。

    “蝉衣姐姐,你不知道,你下凡界历练,去之后不久,我姐,也领了西王母,的令,去下界,王母庙,施惠天下。”善儿抽抽啼啼的说着。

    “这是好事啊?”

    “可是,我姐她,她”

    “她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蝉衣见她有一句没一句,着急的问道。

    善儿抹了一把泪,“姐姐她,认识了凡界一男子,那男子母亲病中日日去王母庙祈福,至诚至孝打动了我姐姐,我姐姐便将他所愿上达玉山王母处。”

    “可是王母并未应允。”善儿又说。

    “为什么?”蝉衣问。

    善儿摇了摇头,“那人与他母亲上辈子做了恶事,这辈子才会予以惩罚。”

    “可是姐姐她却想尽了办法,最后盗了仙桃给那人。”善儿说着。

    “什么!”听到善儿的话蝉衣惊讶极了,“那不是触犯了仙界法度吗?”

    “是呀,当时姐姐就想着下界去躲躲,虽说是仙界法度但终究是玉山上的事情,还是归王母来管,姐姐说躲过这一阵子,王母气消了再回来便也没事了。”善儿说着。

    “可是,姐姐才走没两日就被抓回来了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善儿说到这里急的大哭起来,“现在姐姐被关进域牢里面,王母说要将姐姐打进凡界轮回受过,蝉衣姐姐你说该怎么办啊?”

    轮回受过这是多大的罪过啊,蝉衣惊讶的同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算是求她自己的师傅也是无济于事的,就像善儿方才说的,这到底是玉山的事情,旁人也不好插手。

    “善儿你别急,你让我想想。”蝉衣安抚着善儿说,心想着当务之急是见步月一面,看来这西王母是要见一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