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26-疑难杂症(3)

    最后只好蝉衣自己将这羹汤给吃了,这股子腥味确实熏人,连蝉衣对吃的从不讲究的都忍不住皱着眉,最后为着不浪费还是憋着气给吃进去的。

    不知道是吃多了还是怎么的,蝉衣也没有收拾收拾自己摘回来的药草,本事靠在青龙边上歇会儿的,结果看着那忽闪忽闪的火星子,没几下子就睡着了。

    等蝉衣的呼吸一平缓下来,青龙的眼睛就睁开了,因为他感受到了不远处危险的信号,一阵清风吹过一直团在草堆里的青龙,飘飘然的就变成了一个白衣公子,脚尖还未沾地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就朝前方飞去。

    一瞬间四周那些虎视眈眈的野兽就都四下逃窜,变成人形的‘凤凰’这才敛了戾气,来到蝉衣身边,这是他第一次以人的形态面对这个救了他的人,尽管蝉衣她是睡着的,‘凤凰’还是很不自在。

    其实在蝉衣这四五个月各种固本培元汤药和药膳的照顾下,‘凤凰’早已经恢复了元气,他没有以人形出现,一是为了敛去自己身上的气息,二是蝉衣的茅草屋和金碧辉煌的龙宫,很明显他会选择前者,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觉得大概是是龙宫里彻骨的冷让他害怕吧!

    看着蝉衣的睡颜,‘凤凰’觉得自己心里暖暖的,他知道她不是普通人,但是她不调查他,他自然也不会去追查她。

    就现在这样‘凤凰’已经是很满足了,他看着蝉衣呢喃着“你是我大难不死之后的礼物吗?”声音很温柔就像是春日的溪水一般,声音也很轻,比羽毛还要轻。

    其实方才他释放了龙之气焰震摄了这一方的野兽,主要是怕这些不知死活的野兽扰了蝉衣的睡眠,但是回过神了他又有些后怕,害怕那些追杀他的人又会寻过来,他那个高高在上的父亲至始至终都没有音讯,更没有派人来寻他,想到这里他也是不由得自嘲的笑起来,是呀,那个父亲何事做过父亲该做的事情,更何况那么多儿子里面,他不过就是不起眼的一个呀。

    但是,‘凤凰’回头看了一眼蝉衣,眼神柔柔的但又很坚定。是的,他不想连累她。

    就这样‘凤凰’在蝉衣的身边守了一夜,连一只蚊子都没有办法近蝉衣的身扰了她的好眠,‘凤凰’瞧着火红的火光像极了院子外的凤凰花,那些随风飘落的凤凰花,那些被蝉衣悉数收起来的凤凰花,一直到翌日的清晨,才有变回一尾青龙团回了草堆上。

    没多久,刺眼的阳光才将蝉衣唤醒,一夜好眠醒来自是精神饱满的,蝉衣四下瞧了瞧,架起的火堆早就已经熄灭了,而‘凤凰’也还在她的旁边睡着。

    “这昨晚上也蛮消停的,这山上的些走兽都去哪儿了?”蝉衣起了身嘀咕着,身后的‘凤凰’眯着眼看着起身的蝉衣,见她没走多远便又闭上了眼睛。

    蝉衣是没走多远,因为她看见了装药的布袋子,才想起来自己的药都还没有收拾一下,有的还要处理处理才行,所以嘀咕着就去收拾自己的药草去了。

    等蝉衣弄完,这一人一龙又吃了些干粮,这才下山,再回到村子里的时候,都已经快到了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