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14-青龙还是萌宠(1)

    回到自己家里蝉衣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掩面的药布摘了下来,那味道真真是要将她熏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摘下之后又去铜镜前瞧了瞧自己的脸,脸颊上的红疹还是没有彻底消下去,那也就是说着药布还得带着。

    蝉衣连忙又端来一盘子水,将药布浸了进去,“这味儿得除去啊,不然我还不得带出其他毛病来。”蝉衣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去药柜那边,东翻西找的拿了好几样一齐都扔在了盆子里。

    蝉衣抄动盆子里的药布,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应该能将这味儿去一些。”

    弄完了这些,自己才想起来还藏在袖兜里面的青龙,连忙将他放了出来,慢慢的青龙就在桌上显化出来了,还是原先那模样就像一饼盘起来的檀香似的,小小的一只就蜷缩在桌上完全没了龙该有的霸气,反而怪可怜劲儿的。

    蝉衣瞧着他可怜一把捧起了他,触手的感觉凉凉的和蛇倒是差不了太多,不竟的想龙难不成也和蛇一样是冷血动物吗?

    一有了这个想法,蝉衣刚准备把青龙放在自己床榻上的手又缩了回来,想着蛇一身黏液还蜕着皮的样子,蝉衣实在是受不了,所以又把青龙放回了桌子上,然后转身进了内室在衣柜里一股脑的翻了起来。

    其实衣柜里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她在这里住的也不是很久,衣柜里放的也就只有两三件她的换洗衣物,所以她就拿了一件不常穿的出来,然后蹲在自己床脚的墙角左鼓捣右鼓捣的,中途还出去弄了不少的干草进来,又隔了一刻钟的时间,里面才传出动静。

    “好了。”然后就看见蝉衣一脸笑嘻嘻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又捧了青龙进去,把青龙放进了,自己放在跟他做好的窝里面。

    左瞧瞧右瞧瞧的,对自己这个窝着实满意的很,摸着青龙的小龙角说“这样也总比你睡在地上强是不是?”自言自语的说完之后就出去,不知道又在外面开始鼓捣她的药材。

    直到她自己肚子叫了起来,她才想着看看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黢黑得了,这才去外面院子里去寻东西吃,她看见还泡在盆子里没有捞出来的零时掩面布,又看了一眼外面已经黑透了的天色,想着就是有人也当是瞧不清她的样子得,所以直接就出了房门。

    就着熹微的月光,蝉衣摸索着也没走太远,就在房门前摘了几个红薯,这才刚准备转身,身后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易神医!”

    蝉衣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若是那红薯挡着奇怪不说,也有点太矫情了,但是,思忖了半晌,反正自己转过去是背光,想来也看不清。

    “有事吗?”问着蝉衣就转过去了,看清来人蝉衣又问“小五,你怎么过来了?”

    “嗯,我没事了就过来,想给你道个谢,之前也没有好好谢谢你。”小五见蝉衣没邀请他进去就在院门口说着。

    蝉衣拿着两个红薯站在那里,自己觉得手足无措的,“救人本来就是我们医者的职责所在。”

    小五见着蝉衣出来摘的东西,就又问“你还没有吃饭吗?”说着一副要进来的样子。

    蝉衣吓的就将红薯举到了自己的面前,连忙说“吃了吃了。”

    小五见蝉衣这么大的反应觉得甚是奇怪,就又问“易神医,你怎么了?”

    蝉衣笑了两声说“这不是脸上的疹子还没有好,帷帽丢了实在是不好见人。”

    小五也想起来之前,她是带的帷帽去山里采药的,后来在他家里的时候只用了一块泛黄的帕子拿来掩面,“帷帽是落在山上了吗?”小五问着。

    蝉衣点点头说“在山里弄丢了。”

    小五想了想说“过些日子,我要去城里给家里的哥哥们寄信,便给你稍一顶帷帽回来可好?”

    蝉衣连忙摇着头说“不用了不用了。”

    小五笑了笑说“没关系。”说完便告辞回家了,蝉衣也没在外面多呆,直接就回了屋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