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10-偶遇龙子(6)

    房门被带上之后,蝉衣将诊箱放了下来,用刚端进来的井水洗了洗手,触手冰凉,让蝉衣还觉得有一些冷。

    擦干了手之后,蝉衣才收到床边,小五打着赤膊躺在床上,浑身通红,蝉衣摸了摸他的手臂,触手冰凉,甚至比方才的井水还要凉。

    蝉衣又捏着他的眼皮,看了看眼睛,眼睛也是泛着红血丝,隔近了蝉衣才听见了小五嘴里一直在叫着热,很明显小五的神志已经不清楚了。

    蝉衣有探了探小五的脉相,十分有力的跳动着,似乎很寻常,但是又不寻常,因为凡人的脉相不会是这样的力度与速度。

    “看来他喝进这龙血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蝉衣收了手嘟囔着。

    之前秋小妹让蝉衣带诊箱,蝉衣还特地多带了些之前化解龙血的药粉,这下却一点用都没有了,龙血已经融入了小五浑身的血脉,根本就化解不了。

    这龙血是及其炙热之物,但是有因为龙为水中之物,所有龙血又极为寒凉,所以凡人误食了才会如同小五现在这般内里有灼热之感,但外面又触之冰凉。

    按理说小五这个样子了,只能由那条青龙来替小五化解龙血,但是那条青龙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怎么会来救小五呢?

    蝉衣皱着眉想了半天,外面的人有些着急的问了一声“易神医,我家笑五到底怎么了?”

    蝉衣回过神,往门边走去回着秋大婶“秋大婶,你别着急,小五这病我再看看。”

    门外的秋大婶听了蝉衣的话,沮丧的说“这可怎么是好,易神医当初治那疫病也没有这么久呀,孩子他爹,这可怎么办啊。”

    蝉衣听见本来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村长在外面吼着“你吵什么,安静点。”她便没有在说什么,又回到了床边,便看着小五的睫毛上已经开始结起了白霜。

    “不好。”蝉衣说着皱紧了眉头,一个拂袖就让小五彻底昏了过去,然后捻指聚神,片刻之后一个出手就打进了一股内力到秋小五的体内暂时压制住龙血之力。

    但是这也只是零时的,然后蝉衣又从诊箱里拿出之前备好的药粉,替小五为了一些,因为龙血之力被蝉衣的内力暂时压制住了,所以药粉也就暂时的缓解了小五的症状。

    待小五身上的潮红全部褪去。蝉衣才打开房门叫了外面的人进来。

    秋大婶一进来就扑到了小五床边,一瞧小五的肤色恢复了正常,便回头又开始一个劲儿的向蝉衣道谢。

    村长只是看了一眼小五,便转头问“易神医我家这老五是怎么了?”

    “没事,怕是在山上吃坏了东西,粘上毒了。”蝉衣说。

    “毒!”秋大婶听见整个人都要蹦起来了,被村长一个眼神又制止下去了。

    村长这才又问蝉衣“那可有什么大碍?”

    “没什么大碍。”蝉衣觉得也确实如此,龙血多么好的东西,只是凡人无福消受罢了,若是能吸收了不说别的,延年益寿是必然的。

    “那他何时才能醒来呢?”村长又问。

    “是这样,我暂时压制助理毒性,也替他为了些缓解症状的药物,里面有些安神的效果,正好让他好好睡一觉。我这就回去给他把药配出来,解了毒再养养便无碍了。”蝉衣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她确实也没说谎,她确实待会儿就去找那条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