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前面那个小仙男,把你的试卷?

    周六早晨的阳光里夹杂着些许微风,早晨骑车行驶在马路上时,风吹在身上凉凉的,空气也很清新,呼吸着早晨新鲜的空气,十九念顿时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那感觉,就像是刚喝了肥宅健康快乐泡泡水一样,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提上来了。

    不过这种神清气爽的精神状态只停留在会议室之前,等进了会议室以后,这种感觉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十九念背着她的书包,走进了喧闹的会议室。

    前几排的位置已经被来早的同学给占据了,剩余的位置,要不精神中间的位置,要不就是最后一排边缘的位置。

    这两种位置为何没被占,十九念心里面也清楚。

    一个是中间不方便,还容易被监考老师主意,一个是边缘的位置老是有监考老师巡视。

    与其说是最后一排,其实也不算多靠后,放在整个会议室里,顶多算个中间的位置,但放在她们班,完全算是最后一排,因为如果再往后去一排的话,就是隔壁的计算机二班了。

    中间的位置她觉得不方便,也懒得过去了。

    找了半天,十九念找到了最后一排靠边的位置坐,没想到会那么巧,扶风就在她身后坐着,只不过中间隔着一排的座位。

    那一排座位是留给监考老师分发试卷用的,同样,也是为了把两个班的同学隔开而单独留出来的一排。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反正坐着也是没事干。十九念转过身,趴在后面的桌子上,她对扶风说道“你怎么来这么早?”

    扶风反问她“你怎么来这么晚?”

    十九念抓了抓头发,略显尴尬。

    她只好转移了话题,悄悄地跟他说道“等会儿考试的时候,我可以借你的试卷抄一抄不?不不不。是你可以给我传一张小纸条不?不需要多,把英语试卷还有数学试卷的选择题答案都写在纸条上,给我扔过来就行了。”

    “恩……就这些,多了不要。”十九念这小算盘的打得,简直不要太完美。

    扶风冷静地低头思考半天,末了,他冷漠地对她说道“十九念同学,你知道自己刚才说得那句话很像什么吗?”

    “像什么?”十九念拖头看着他,完全不明白他想要表达啥子。

    “像是在做梦!”扶风的语气特别冷漠,拒绝地也特别干脆。

    她还是不肯放弃,十九念不灰心地跟他举例子“你看看别人家的朋友,一到考试时一个个立即开始抱团考试,那小抄传的,那分数一致的……”

    她故意夸大了语言,想借此引起扶风的注意。

    扶风当时就打断了她的话,“那是别人家的朋友,你家朋友就是这个吊样的,请放弃挣扎。”

    这话说得可傲娇了,要不是中间隔了一排座位,不太方便,十九念伸手对着扶风就是一锤。

    这孩子咋就一根筋,脑子咋不开窍呢!

    “行!我不抄了。”十九念转身闷闷不乐的坐了回去。

    她不认识他!

    语数英三张试卷发下来的时候,十九念就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后悔了,她扭头往后面望去,扶风正在全神贯注地做试卷,只有她,数学啥都不会,英语只会一点点儿。

    她翻看了一遍试卷,看到数学试卷第一大题选择题和第二大题的填空题,累计在一起,分值得有六十多分,她更加后悔,她刚才为什么不再跟她磨叽一会儿,说不定就能搞到试卷的答案了。

    唉,价值五六十分的答案啊!就这么的从她身边溜走了,太可惜了。

    她低头望着试卷上的题目,满目惆怅。

    整场考试下来,十九念感到自己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她感觉这种小考跟中考没啥区别,重点是,考试的试卷用的还是一五年中考的试卷。

    至于她为何知道这套试卷用的是一五年的中考试卷,因为她做过这套试卷,但她只做了一套语文试卷,而且还是在中考到来的前一个星期,临阵磨枪做的。

    至于为何没有做英语和数学,因为这两门科目太难了,又费脑子,她实在是不想做。

    早知道入学考试考得是那套试卷她就做了,就算不做,弄套答案也行啊!

    出会议室,十九念沮丧地走着楼梯,一个脚步没扎稳,她还扭到了脚。

    “楼梯并不陡,你下次集中一下注意力。”扶风及时扶住了她胳膊,“小脑袋瓜成天都在想着啥,上个楼梯还在想小说剧情吗?”

    “我没有。”十九念嘟嘴,“我在想我考试考砸了,都是因为你没有借我试卷抄。”

    扶风“你何时没考砸过?”

    听到她这话十九念就不乐意了,啥叫她何时没考砸过,她也有考得好的时候,好不好。

    某女及其可怜地讲“你非得让我这样说——那位小仙男同学,可以把你的试卷借我抄抄不?你才借我试卷抄抄吗?”

    “呃呃——”扶风不仅嘴角抽搐,还被她给说害羞了,“小仙男是什么梗?”

    “哼!不借我试卷抄,你不配拥有小仙男这个梗!”十九念噘嘴,学起了某人刚才不接她试卷的傲娇气势。

    “切,反正也不稀罕你这个梗。”扶风得意地下楼,“那么简单的试卷,你还需要抄吗?再说了,试卷还是去年的中考试卷,你们老师之前没让你们做过吗?”

    “我只坐了语文试卷。”十九念无可奈何地叹息,“算了,果然我身边的朋友都是不靠谱的,连试卷都不借抄,下次考试还是靠自己吧。”

    “我那是为你好,不是叫做不靠谱,不靠谱我还给你补课?”扶风扬唇笑道,“现在知道好好学习了吧,不好好学习,人缘又不行,考试连个借你抄试卷的人都没有。”

    “切!”十九念嘟嘴,过了一会儿,她又摆手,不在意的对扶风说道,“没事,反正我已放弃了数学。”

    “我没放弃!”扶风态度坚定地说,“啥都不会不是让你放弃的理由,距离高考还有三年呢!都没拼搏,谈什么放弃!”

    十九念木讷地看着他,打了个寒颤,“我哩个天啊!我能不补课了么,也太吓人了吧,学数学简直比看恐怖片还吓人。”

    “那你就把它当恐怖片,锻炼胆量了。”扶风叹息,怎么让她好好学习就这么难呢?免费给她补课她还不愿意学,去个补习班还得一千多块钱呢!况且一千多块钱还不是一对一补习。

    正在思考时,十九念居然加快了脚步,准备逃窜。

    扶风追上去,即使抓住了她的手腕。

    “再想着跑得话,我觉得以后周六咱也可以继续补习了。”

    十九念伸手堵着耳朵,“啥?风太大,我没听见。”

    扶风弯腰抓走了她的手,趴在她耳边讲道“周一放学以后,图书馆不见不散。”

    “记得把初一的数学书带着。”扶风推开她,轻松地走下了楼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