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重返仙界

    琉璃对兰贵妃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虽然从未听母后提起过,但幼时长在冷宫,听过不少关于这位兰贵妃的闲言,只是刚刚明明是师傅在,怎么一转身却变成了兰贵妃。

    琉璃来不及细想,看到魔宇眉头紧锁,连忙问道:“你怎么样了,伤口止血了吗?”

    魔宇轻轻点下头,目光扫向兰贵妃对琉璃耳语:“那个女人,她是妖族的人。”

    听到妖族两个字,琉璃顿感事情不对,看来自己被引到这全是这个女人做的,她冒充师傅引自己来难道真的是为了救父王和母后?当务之急还是叫师傅来,琉璃狠心咬破手指,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唤他师傅华子衿。

    可就在此时,只听魔宇一句:“琉璃,小心!”,再睁开眼时,却发现魔宇正抱住自己,琉璃觉得手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过,目光掠过却发现是血。

    是魔宇的血,兰贵妃一把长剑,正好穿过魔宇的胸膛,他替琉璃挡了一剑,琉璃看着魔宇慢慢支撑不住,自己用力支撑他,他却还是慢慢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琉璃根本看不清魔宇是怎么替她挡剑的,她看着怀中的魔宇,好似睡着了一般,可抓着自己的手却在慢慢变凉,琉璃感觉自己是在叫魔宇的名字,但是自己却什么都听不到,魔宇也不应。

    不知过了多久,琉璃才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无意识的抬起已经满面眼泪的脸庞,看到了华子衿,原本空洞的眼睛突然有了一丝亮光,急忙说道:“师傅,是你吗?快救救他,救救他。”

    说完后又似乎想起什么,想要将华子衿推开说道:“你不是师傅,你是谁,为什么要骗我来!”

    华子衿摸了下琉璃的头,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先是轻轻抚摸,然后用手掌附在脑后,手指轻轻拍两下。

    这动作,这次真的是师傅!华子衿看懂了琉璃的眼神,伸手探了探魔宇,然后无可奈何的说:“琉璃,他已经去了。”

    琉璃不相信的摇头,:“不可能,他是魔界储君,他是真龙之身,他不会死,他怎么可能会死!”

    就在此刻,方毅也来了,琉璃又似看到了希望,慌张说道:“方毅,你快救救他,你一定有办法,你快救他。”

    方毅施法探向魔宇,满脸震惊,琉璃看到他的眼里光瞬间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储君妃,方毅必须将储君的遗体带回魔界。”说完便带着魔宇消失了。

    琉璃看到怀中的魔宇突然消失,好像从未来过一样,她多希望这一切是梦,魔宇他真的从未来过,也就不会……但身上手上的血迹提醒她,魔宇真的离开了。

    魔宇消失了,琉璃只觉得万念俱灰,这时她却看到华子衿身后刚刚明明不能动的兰贵妃却突然手持长剑向他们刺过来。

    琉璃一把拉过华子衿,说道:“师傅小心!”

    华子衿抬手一挥将兰贵妃再次定住,但那长剑已经入了琉璃的胸口,琉璃看向华子衿,觉得他的身形越来越模糊,她知道师傅是在施法要救自己,但没了魔宇,琉璃再无求生的欲望,用最后的力气对华子衿说道:“师傅,一定要帮琉璃救活母妃!”

    为什么头这么沉,身体也有点不听使唤,连睁开眼睛都要费半天力气,琉璃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但这一定不是个美梦,它好似真的发生过一样,琉璃甚至还能感受到自己梦醒前那难以言状的心痛,痛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还好这个梦终于醒了,琉璃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一切,没有寒气逼人的暗室,没有让自己心痛的人,有的只是温暖的床,和眼前正守自己的父母。

    母亲看到她睁开眼睛后,好像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担悠的五官慢慢舒展开,对着她父亲说道:“终于醒了。”

    父亲也终于露出放心的神色对着她点了点,然后对下人说道:“去回天宫,就说战神府女仙琉璃已准时苏醒。”

    琉璃看到母亲起身走过去同父亲在说着什么,但刚刚醒过来的她却听不太清,两人说完后他父亲看向自己说了道:“琉璃,我先去替你向太上老君讨颗仙丹,你刚刚醒过来,还是要好好休息。”

    送走了父亲,母亲又坐在她的床边,关切的问道:“孩子,你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琉璃终于有机会问出心中的疑问:“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噩梦,但梦里的事却是怎么也不记得了。”

    母亲将琉璃慢慢搂在怀里,对她说:“你并不是做梦,而是下凡界历练了一番,今日正是定好返回仙界的时候,还好一切顺利,好孩子,娘真担心你会醒不过来呢。”说完又将琉璃搂紧了些。

    琉璃却觉得自己没有听懂,下凡历练?自己在这天宫也有一千多年的时间了,怎么从未听说过哪位仙家需要下凡历练的,从来都只是凡界的人历练够了飞升到仙界来,如此反过来,怎么听都觉得自己不像是历练,而是历劫去了。

    琉璃向母亲问道:“娘,你说我是下凡历练去了,可是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只感觉脑子里很乱,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但具体一回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母亲的回答下琉璃终于整明白了这一切的缘由。

    原来自上次仙魔大战后,仙界天君让位给了之前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的天君,新任天君为了避免再次发生仙魔大战时出现的混乱之事,便为仙界重新立下了很多制度,又为了各位仙家不至于像之前一样太过散慢,对仙家们的职责也做了详细的划分。

    原本每位仙家也都有自己所肆的职责,但之前逍遥惯了,才会发生像仙魔大战那样,战场上好似凭空般的出现她爷爷那样的人物。

    如今在新天君的治理下,仙界的众仙们全都有法可依,有典可查,其实不光是仙界,连凡界也因新天君受到了益处,原本凡界自琉璃先祖女娃造人立典后就自由发展,但凡人是泥土做胎,本属凡杂,虽有女娃娘娘替他们定下规则,可不过几个百年,就发展的混乱不堪,战火频起。

    众仙们见状自发领了一些事物,替凡界管理,这才让混乱的凡界慢慢有了敬畏之心,也有了向道的信仰,在仙界的帮助下,三千凡间开始有了起色,而新天君继位后,为众仙家明确划分了职责,这样一来,三千凡间竟慢慢有了蓬勃发展,不断壮大之势。

    只不过万事讲究平衡,此消彼长,原本散落于三千凡界的污浊之气因此逐渐汇率在一处,逃窜于三千凡界之中,所到停留之处就会引起战乱,扰一处安宁。

    但安久必乱,乱久必安,每每到此乱世,天地又会孕育出浩然正气,这正气或是汇聚于一人之身,或是汇聚在一族之中,总会在污浊之气最重时孕化成形,逐渐成势。

    两股势力恰似阴阳两极,博弈到邪不压正时,就会换来又一次的太平,只不过结束亦是新一轮的开始,太平和战乱相互转换,短则几十年,长则几百年,如此轮回,此消彼长,倒也有了一番道理。

    其中管理起凡界的仙界众仙们因大多是上古仙羽化来的,虽然寿命长而有终,但与其他几界相比,说是白捡的便宜做神仙也毫不为过,之前就是因为太逍遥又太自大才引发了仙魔之战。

    仙家们纵使逍遥散慢,但本质为仙,修为境界自然深厚,有了一次教训,各个也都警觉起来,不仅对新天君的安排很是赞同,还都在本职工作上精益求精,倒真体现出了神仙的神通广大。

    至于像琉璃这样尚且年幼的仙家后人,在仙界本来数量就不多,他们不似祖辈亲自经历过大战,懂得战争的残酷,也不似父辈生在大战后不久,经过严格的管教长大,长大后便有了仙职,在职位上不断稳定仙基。

    天君怕他们因仙基不稳,在遇到突发事件时不能泰然应对,便想出个下凡历练的法子,让他们在凡界经历乱世时以仙识下凡体验人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

    人家八苦虽然件件皆苦,但每个仙能承受的苦难不同,当其神识觉得万念俱灰时,体内的仙气便会引导其归位,仙基由此稳固一层,若是下凡一次就能将八苦全都历够,那说明其仙基足够稳定,也就不用再去了。

    若是不能将八苦全都历够,那就还需要在合适的时间下凡历练,当然了,因为每个仙家下凡后都是以神识寻得机会方能成人,并不会像真正的凡人一样去鬼界,也不用投胎轮回,为了让仙家们不被人间八苦困扰,每个历练回来的神仙都不会记得凡间发生的事,只会把历过的苦转换为对应的能量将仙基铸的更牢固。

    再者,既然是下凡历练,自然要选在乱世之时,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扰乱小仙们历练,无论是哪个去历练的小神仙都是事先不知,回来后又被抹掉了记忆。

    琉璃从母亲那里得来自己已经将八苦历完,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苦难能让自己万念俱灰,但这说起来好听实则怎么想都觉得的是折磨的事不用再体验了正好。

    只不过凡间历练倒不是真的一无所获,琉璃恢复之后又似平常一般去竹林练武,不同的是,唤剑时唤来了一副九节鞭,这九节鞭一看就是个宝物,做工自然不必说了,单说那材质,琉璃对兵器很有些见识,天上地下的精品她大多都见过,只是这九节鞭的材质,不似她见过的任何一件仙家兵器,更不可能是凡间所有,轻便自不用说,还能随着出击自动变幻身形,无形之中增添了不少威力。

    琉璃试着耍了几下,发现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制,她这次历练回来,术法上虽然毫无变化,但修为却是精进了不少。

    她试着运用一点修为想探探这九节在术法加持下的能耐,谁知还差点毁了大半的竹林,还好琉璃反应迅速,在看到眼前几丈外的竹林被震碎后立刻收了修为,那鞭子也灵敏的一同将力量立刻敛住了,琉璃心中窃喜,真真是得了一件不亚于仙界神器的好宝贝。

    只是琉璃深知如今仙界制度严谨,为了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琉璃便将这九节鞭的事烂在了心里,既不曾对任何人说过,也不曾让任何人见过,只有在确定身边无人时才唤它出来过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