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请你嫁给我吧

    以林凡对父亲费南的了解,估计费南今天是为什么来的。艾美酒醒以后,肯定会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费南着急赶来当然是要向艾美表白,甚至可能会向艾美求婚

    林凡欲言又止,米娜可不关心费南和艾美在密谈什么,她只想快点带戚威廉去休息,然后尽快收拾好她的画具。

    “师父咱们走吧。”

    米娜扶起戚威廉。

    既然不方便从艾美的门口经过,她挽着戚威廉往回走几步,准备穿过院子去对面的东厢房。

    “我和你们一起去。”

    林凡怕他站在艾美的门口,一会费南出来父子两个会再次尴尬。

    “戚伯伯,今天觉得怎么样?”

    林凡挽住戚威廉另一边手臂说道。

    戚威廉仰头看着灰蓝的天空,眯起的眼睛似乎受不了日光的刺激。

    “您肯定还不太适应外出活动,不能盯着太阳看,眼睛会痛的”

    林凡抬手搭在戚威廉的额头上,正说着话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费南站在艾美的房门口,手里拿着一顶棕黄色的画家帽,见林凡停下了脚步,他扭头朝屋内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戴好帽子赶到林凡他们身边。

    “威廉,哦真的是你!我刚才还以为眼花了,你可以出来活动了?”

    戚威廉依然仰着脸,目光定格在艺术馆的飞檐翘角上一动不动。

    “威廉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见戚威廉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费南看向米娜。

    “啊,那是好事啊,不过,伊澜怎么肯放心让你照顾威廉呢,你自己还是个孩子”

    听米娜说完费南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不是孩子啦,你可别小瞧人。走吧,我师父站着怪累的。”

    “行,看样子还真会照顾人,比我家林凡强。”

    费南呵呵笑了起来,终于抹去了一脸复杂的情绪。

    “林凡,你去后院请贺伊澜过来,就说,嗯”

    费南沉吟了一下,回身看了一眼艾美的房间,嘴角泛起一缕笑意又说:

    “就说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今天中午麻烦她帮忙安排一桌酒席,我要和威廉喝酒庆祝。”

    “安排酒席恐怕有点难度,廉园的大厨不作了,现在做饭的王嫂只会做些家常菜。”

    费南有喜事要宣布,难道林凡猛地打个机灵,难以置信地盯着费南变得兴奋的脸。

    “吃什么菜不要紧,只要有酒喝就行。”

    费南挥着胳膊叫林凡快去请贺伊澜。

    “费总有什么喜事这么高兴呢?”

    “唉,叫我费总太生分了。我和你师父是结拜之交,你可以叫我费叔叔的啦。”

    费南松开挽着戚威廉的手,让米娜扶戚威廉先进门。

    “行,那以后我就叫你费叔叔。快点说嘛,是什么喜事?”

    “艾美终于答应我的求婚了,这么多年总算没有白费我的心思”

    费南的话音没落,刚坐到椅子里的戚威廉腾地站了起来,一只手突然抓住了费南的衣领,目光定定地盯着费南的眼睛。

    “怎么啦威廉?你明白我说话的意思?”

    没想到戚威廉的手劲那么大,扣得紧紧的领口让费南有些窒息,他赶忙用双手去掰戚威廉的手。

    “威廉快松开手,我要喘不过气了。”

    费南急迫地咳嗽起来。

    “师父,你干嘛呀?”

    米娜不明白戚威廉为什么突然之间变成一头猛兽似的,双眼都暴出了血丝。

    四只手总算把戚威廉的手给掰开了,米娜安抚戚威廉坐下,费南整理着被揪变形的衣领,嘴里嘟囔着贺伊澜不该让戚威廉出来。

    “这是碰上了我,如果换个人还不得被你吓死!威廉,都三年了,你的脑袋还是一点不清醒啊!真是愁人,我替伊澜发愁啊。”

    “我师父他平时挺好的,昨天他还帮我治好了脚踝扭伤。他当时的动作干脆利索,一点也不想是一个病人。”

    米娜递给戚威廉一杯水,戚威廉垂头看着茶杯,起伏的胸口渐渐平复直来。米娜问他刚才是怎么啦,他摇头不说话,不过嘴里发出吁吁声,好像是在哭。

    “师父,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米娜蹲下身仰头看着戚威廉的脸,他的脸上果然挂着泪水,嘴唇颤抖着像是泣不成声的样子。

    “你带他出来那么久,他肯定不适应,我看还是让他回去休息吧。要不去林凡的房间躺一会,这种病最怕情绪激动。也不知道刚才哪句话触动他了,难道是因为艾美?”

    费南的眼珠子在戚威廉的身上乱转。他是知道的,艾美暗恋戚威廉,但是戚威廉从不把艾美放在眼里,就算和贺伊澜同床异梦,也不会爱上艾美。

    戚威廉不敢!因为他和贺伊澜结婚的时候曾经发过毒誓,这一生他只能爱贺伊澜一个人,如果爱上别的女人对贺伊澜不忠,他戚威廉将遭天潜报应不得好死,他的家族也将永世受到诅咒病亡早夭不得善终

    米娜觉得费南的话有道理,先让戚威廉去林凡的房间休息一会,等吃过午饭再作打算。艾美要和费南订婚,米娜嘴上没说,心里也是非常震惊的。

    虽然她曾经在林凡面前调侃过,说费南追求艾美对艾美是真爱,可是事情终于成真了,她又不相信艾美和费南会幸福。费南比艾美大十几岁,很难想像两个时代的人会在夫妻关系中和谐生活。

    林凡和贺伊澜迟迟没过来,米娜带着戚威廉去林凡的房间休息。偌大的房间只剩下费南一个人,他在屋里来回踱着步。此刻他的大脑终于恢复了冷静,心里兴奋和愤怒的情绪此消彼涨,握紧的拳头却不知该向哪里砸去。

    艾美认定费南昨晚趁她醉酒侵犯了她,开始时费南还极力解释,他是想艾美睡得舒服些,所以才脱掉她的衣服,但是他绝对没有对她做过任何越轨的举动。可是艾美根本不听他的解释,疯狂地向他砸东西,恨不得立刻毁灭他

    做为一个暗恋多年不能实现夙愿的老姑娘,可能艾美对男女之事特别敏感吧!她愿意相信木已成舟肯接受他的求婚,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费南摘下帽子摸了摸脑袋,触到那个被砸出来的肿包,顿时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哎!女人呐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