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2章 顺水人情

    不过,在李虎城看来,卢作文还是太保守了一些。

    “卢站长,看来你还是信心不足啊。我跟你说,用不上三年,特快就会停靠。”

    “三年,虎城,你太自信了吧?”

    “你看看,你还不信,我就给你分析一下。”

    “好,我洗耳恭听。”

    “第一,海德集团正在建设客运中心。你别以为他们是在跟你铁路抢客源。实际上,你们双方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你怎么就知道,它的客源不会分流到你们铁路上一部分来?”

    “第二,随着标准件产业园、商城、常压锅炉这几块逐渐成型,将来关山的货运量会快速增长。”

    李虎城就是一通分析,说得有理有据。

    “关山车站太小,候车室经常爆满,别说有个座位,有的时候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

    “再说你这轨道,就两个轨道,我三个专列来了,连个停车地方都没有,只能一天停靠一个专列。”

    你个小鳖犊子,谁知道你一来就三个专列啊?

    进货你就进货呗,稳稳当当地不行啊,非得一下子就进了三个专列,连罗斯的车厢都让你鼓捣来了。

    从切尔内到这里,差不多一万来公里,你这汽车底盘装成这样,半道上竟然一台也没掉下来,车下来还能开走,还真的没见过你这么干的。

    老毛子的东西,就是皮实。

    “再看看你这货场,就这大一点儿地方,我的货要不是及时运走,连个放的地方都没有。”

    “我有什么地方,那边就是你们村里的地盘儿。要不你把村里的地盘给我,有多少我要多少。”

    “村里的地盘儿能随便给你们么?你们是铁老大,还好意思跟村里要地?想用地行啊,象海德集团那样征地,给老百姓补偿。”

    “你说的容易,现在关山的地价呼呼往上涨,那得多少钱啊?”

    “人家海德一个私人企业,都能出得起钱。你们铁路家大业大的,还拿不出这几个钱?现在不征地,不扩建,过两年地价更高。”

    “唉,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已经跟段里反应过,他们只说研究研究,就没了下文。”

    “得得得,你再看看你这场地,连个水泥地面都没有。如果赶上下雨天,一踩一脚泥,还怎么干活?大车走几趟,就是大坑?”

    “还有你这装卸能力,连个正经装卸队都没有,更不用说龙门吊、铲车、叉车。装卸点货物,都是临时纠集一帮乌合之众。关键时刻顶不上去,还得我自己卸车。如果不是我自己有人,有吊车,有叉车,有货车,这几个专列的货,你都下不了车。”

    “还有那边的路,还得我自己修。如果没有推土机和钩机,就用锹挖镐刨的,你得修多长时间?”

    “你说你这个站长干的,一天都干些什么啊,是不是整天就吃喝嫖赌,也不干个正事儿?”

    “去去去,你个小王犊子,竟然这么说你二姑夫,我哪天不是忙的脚后跟打后脑勺?”

    李虎城的电话响了,是于丹宁打来的。

    说是孙秀兰来了,她正跟孙小米陪着孙秀兰向货场这边来,叫李虎城在货场等候。

    “二姑夫,听说你的工作干的不错,孙市长来视察了。你有点儿心理准备。”

    “要不要汇报工作?我没有准备啊。”

    唉,就是叫你精神点儿,你还当回事儿了。

    孙秀兰一定是来看我的货的,跟你有个鸟关系啊。

    她是地方上的副市长,也不管你铁路上的事情,用你汇报什么工作?

    “不用准备,她如果问什么,你如实回答就行。孙市长很和气的人,你不用紧张。”

    “我还从来没接待过市长呢。”

    “不用你接待,我来接待。”

    “好好好,你接待。尽量别让她问我什么问题,我怕答错了。”

    “好好好。”

    很快,于丹宁和孙小米陪着孙秀兰过来。没有开车,步行过来的。

    一边走,孙小米一边跟孙秀兰说着什么,神情轻松随便。

    这个孙小米行啊,有点儿素质。

    一个小小的乡长,见到市长,一点儿都不慌神儿,比卢站长有出息。

    李虎城紧走几步迎上去,离着十来米远,就做出夸张的样子,大声喊了起来。

    “欢迎孙市长来视察,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孙市长盼来了。”

    孙秀兰咯咯一笑。

    “虎城啊,你说这话,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实在呢。我可不相信,你会盼着我来。”

    “孙市长冤枉我了,你能到这里来,是我的荣幸嘛。”

    “你先别高兴,这次来,我是有一件事儿求你帮忙。等我说完了事情,你再高兴也不迟。”

    来求我帮忙?不会是象那彩霞那样,想从我这里揩油吧。

    “没问题,我现在比较穷,只要不是要钱要物,叫我跑腿儿学舌什么的,任凭驱使。”

    一边的孙小米撇撇嘴,心里就鄙夷李虎城。

    我妈有秘书,跑腿学舌的,用得着你?

    一开口就说没钱,分明就是不想帮忙。

    “虎城,你也不用跟我哭穷。你有多少家底儿,我走一圈儿就能知道个七七。”

    “你这回弄回来的东西值多少钱,别人不一定清楚,你蒙了也就蒙了。我可是内行,你甭想蒙我。”

    “我不跟你要钱要物,就是想让你帮我推销点儿货。把东西卖到罗斯去。”

    原来如此,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孙市长的任务,我就是披荆斩棘,也一定去试试。不知道是什么货?”

    “你也该知道,咱们绿江市是轻工业城市,有很多轻工业产品。服装、布料、尤其柞绸,更是世界有名。罐头产品也很多,水果罐头,肉罐头,鱼罐头,糖果、饼干等等,很多产品滞销。还有一些企业停产。”

    “罗斯那边一向重工业比较发达,轻工业产品缺乏。你能从罗斯把这些东西弄回来,就能把咱们的东西卖过去。”

    “这样一来,既解决了咱们企业的困难,你也能赚些钱。”

    “没问题,我过几天就派人过去。看看那边需要什么产品,有了确切消息,我就去找您。”

    “那我就代表绿江的企业,先谢谢你。不过,这些企业普遍资金紧张。买货的时候,你需要拿现钱。别说你没钱,我知道你有闲钱。”

    “行,没问题。”

    李虎城愿意跟孙秀兰办事。

    不仅仅是因为孙秀兰当初欣赏他,更因为孙秀兰是个做实事的人。

    为人谦和,不摆架子,为人比较真诚,是个好官。

    他本来就要筹集些一些货物,到罗斯去换东西。现在孙秀兰来找他,正好顺水推舟,送她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