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9章 奖杯与桂冠

    角斗场中,贵族们议论纷纷。

    “为什么智慧女神会对付战神的力量?为什么?”

    “虽然大家都知道两位神灵的神权冲突,但从来没听说过两尊神灵当众出手,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从此以后,我们只能在雅典娜和阿瑞斯之间选其一吗?”

    “我明白了!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们不应该使用战神的力量杀苏业,我们这等于冒犯了智慧女神。”

    “我们应该从一开始就石笋智慧女神的力量,就算智慧女神不愿意杀戮,我们也可以请胜利女神降临。”

    “是啊。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

    “恩卡家主死了,而且是被神灵杀死的,不出意外,智慧女神殿会出面,要求战神山剥夺恩卡家族的贵族头衔。”

    “不能吧?”

    “雅典的保护神,永远是智慧女神雅典娜!”

    “可怜的恩卡家族。”

    “但是,苏业必须死!既然战神力量杀不死他,我们现在就召集家族的人手,去下面杀了他。”

    “好!我也去!”

    众多贵族被股东起来,向阶梯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慵懒磁性的声音响彻全场。

    “我,梅德尔斯,代表智慧女神殿宣布,苏业曾经获得‘智慧女神的注视’,是智慧女神的眷者。在女神的目光之下,任何不名誉的杀戮,都等于挑衅伟大的智慧女神。任何挑衅,都将唤醒智慧女神殿的剑与法杖、盾与甲胄!诸位好自为之。”

    众人循声望去,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原本想去找苏业的所有贵族停下脚步,相互看着。

    “这……不好办啊。”

    “如果不知道苏业是智慧女神的眷者,杀了就杀了,最多找个人去智慧女神殿请罪,进行一场赎罪献祭。可既然知道了,我们就不能动手了。”

    “是啊。”

    贵族们相互看了看,眼中大都冒出警惕之色。有的偷偷望向智慧女神的神像。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放过苏业?”

    “苏业获得的只是‘智慧女神的注视’这是最低级的,之上还有‘喜悦’‘青睐’‘恩典’‘祝福’和最高层次的‘宠爱’。看来之前的推测没错,女神是不喜欢战神,并非为了救苏业。任何神灵都不可能为了区区‘注视’去攻击另一位神灵,至少达到‘祝福’的层次才行。”

    “不错,我们既然无法使用不名誉的手段,但可以使用正当手段。请战神山出面,裁定苏业……不对,他既然有智慧女神的注视,可以免死。那我们只能让战神山流放他了。”

    “可惜了……”

    “不过,未必!”

    “在女神的目光之下,我们不能动手,等他远离雅典,远离有智慧女神神殿的地方,我们就可以……”查尔德说着,右手食指在脖子上一划。

    “你们贝恩斯家族和罗隆家族是世仇,你怎么对苏业这么积极。”

    “唉,你们不觉得,和罗隆相比,苏业更该死吗?在罗隆死去的那一刹那,我内心突然升起难以言喻的恐惧,我从未想到,我会害怕一个平民。我当时就在想,一定要杀了苏业!只有杀了苏业,才能继续安心当我的贵族!”

    “对,苏业不死,我寝食难安!那么,还有杀他的方法吗?”

    “很简单,他是平民,哪怕有柏拉图学院的保护,也依旧是平民。‘智慧女神的注视’只能免死一次,第一次判他死罪,但只是流放他,等第二天,再编造一个罪名抓住他,一直关押,想办法从他嘴里套出什么罪行,然后再……”查尔德说着,用手指又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

    “我看可以!就算杀不死他,也要把他折腾成残废。对,我们没必要杀死他,把他弄成残废,是最好的办法,你说是吗,安德列。”

    几个贵族看向一直不说话的安德列。

    安德列微微一笑,道:“他既然是智慧女神的眷者,我就不参与你们的行动了,毕竟我们家族也是智慧女神的信众。当然,你们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可以随时找我,我向来愿意帮助朋友。”

    那些贵族盯着安德列,有的撇撇嘴,有的点点头。

    “你这人就是太小心谨慎了,不过你毕竟是魔法师,小心一些没关系。”

    “你做的没错。你修炼的怎么样了?都说你的天赋在尤金之上,你们家族甚至在为你进旧神星做准备,真羡慕你。”

    “尤金?”安德列轻轻摇头,金黄色的头发在日光下分外耀眼。

    “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已经是青铜巅峰,再过一个月,就会成为白银魔法师。”

    “众神在上,你晋升青铜不到三个月吧?到时候你只要进行一次大献祭,简直……你将来一定是堪比柏拉图大师的伟大魔法师。”

    “不,安德列一定能超越柏拉图大师!”鲍里斯称赞道。

    “他现在被关押在角斗场,先不用管他。我们去战神山,请他们帮忙解决苏业!对了,你们谁去拿走桂冠和奖杯,不能被贱民得到!”

    “我去!”鲍里斯眼中闪过一抹怒意。

    “我也去!”查尔德道。

    贵族队伍分成两队,大队浩浩荡荡前往战神山,五个人的小队则向两座女神雕像所在的地方走去。

    其余贵族慢慢离开席位。

    除了贵族其他的人,都站在原地,或者跟其他人聊天,或者静静等待。

    一些平民低声抱怨贵族特权太大,竟然要等他们走完平民才能离开。

    鲍里斯和查尔德等人走到一半,突然减慢脚步,望向角斗场的中央。

    就见罗隆家族的管家老特纳带着仆从用衣服抱起罗隆的头颅,低着头,沮丧地离开。

    “唉,即便和罗隆家族是世仇,我也为他感到哀伤。罗隆葬礼的那天,我一定前往。”查尔德道。

    “我也去,送一份厚礼。以后我们家的生意能照顾到罗隆家族,一定照顾。”鲍里斯道。

    “可惜,罗隆家族的嫡子血脉断绝,利奥博阁下又不可能再生孩子,只能找旁系或其他血脉相近的贵族那里找新继承人了。”

    “可怜的利奥博,他人虽然严厉了点,但毕竟是贵族。”

    “都怪苏业……”

    五个贵族一边骂着苏业,一边来到女神的神像前。

    五个人先向两座女神的神像行礼,鲍里斯伸手去拿青铜奖杯,查尔德伸手去拿桂冠。

    “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宛如女王般冷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五个人急忙转头,在看到帕洛丝冰冷的面庞的一刹那,身体猛地一颤。

    “见过帕洛丝公主殿下。”

    五个人齐齐施礼,鲍里斯和查尔德只是微微弯腰便站直身体,但另外三个传奇家族的人弯下腰后,始终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鲍里斯与查尔德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警觉。

    “你们在做什么!”

    帕洛丝的语气更加严厉,如同训斥手下一样。

    三个传奇家族的人更加惊惧,鲍里斯小心翼翼道:“殿下,我知道您和苏业是朋友,他也救过您的命,您帮他,我们理解,毕竟您很善良。但是,他现在得罪的是所有贵族。”

    “我在问,你们要做什么!”帕洛丝的语气更加冰冷。

    “我们……要拿走奖杯和桂冠,不能把两件东西交给苏业。”查尔德道。

    帕洛丝仿佛没有听到,走上前,将奖杯和桂冠收入空间之戒。

    “你们的脏手,不配碰触苏业的荣誉。”帕洛丝说着,转身离开。

    等帕洛丝走远,查尔德小声嘀咕:“看来,她和苏业的关系,比传言中更加亲密,说不定,两个人已经……”

    “嘘,别瞎说,要是让他哥哥听到,绝对把你打成猪头,这还是最好的情况。”

    “走,我们把这件事告诉安德列。”

    “走……”

    五个贵族青年匆匆忙忙离开。

    角斗场的一角,帕洛丝从空间之戒中取出桂冠,轻轻握着,静静望着不远处的一道黑洞洞的门。

    苏业进了那里,他一定在里面的一间角斗士房间中。

    想了想,帕洛丝抬头看向观众席。

    贵族们还没有全部离开,其余观众还在等待。

    帕洛丝翻开魔法书,点开“教务长拉伦斯”的名字。

    “拉伦斯大师,学院最快什么时候制作好苏业的全身青铜像?”

    “全身青铜像?每一个城邦赛会冠军的青铜像都会安放在市政广场,但这些是战神山的职责。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永远不会同意将苏业的青铜像放在那里。”

    “别的事情交给我,我只问你最快什么时候能制作出。”

    “我明白了。如果我亲自出面,和矮人大师联手,一个小时就能制作完成。不过,离开角斗场后,我要去办一件事,可能需要两个小时。”

    帕洛丝看了看天色,回复道:“现在临近中午,两个小时足够。我希望,在《扎克雷》演出的时候,我能在市政广场前,看到苏业的青铜像。”

    “埃斯库罗斯就在我身边,他正在跟我讨论《扎克雷》的事情。他说,趁贵族没有反应过来,最好今晚演出,如果到了明天,战神山下达针对苏业的命令,就迟了。不过,他说即便今天演出,也可能被战神山中断。”

    帕洛丝看了一眼手中的桂冠。

    “没有人能中断首场《扎克雷》!你们全力准备,我会保证《扎克雷》顺利演出。”帕洛丝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