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章 观赏用数字球

    当暗部队长山中纯一赶到现场时,现场已经被先行到来的警务部治安班的人封锁。

    对此事进行详细报告的,则是他的副手日向麻衣。

    “……伤者共有六人,其中三个是我们的人,其余三个则分别是空隐村以及锁前村的带队上忍,以及砂隐村的特殊上忍,除了砂忍外,其他五个都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不过少说也要修养一头半个月。”

    听完详细的报告,山中纯一才了口气。

    万众瞩目的首次中忍考试即将开始,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他这个暗部队长可难辞其咎。

    可下一瞬,他却深深地拧起了眉头。

    那个叫西行寺妖妖澪的少女,究竟是何方神圣?

    要知道,她的敌人可是三名木叶暗部,两名上忍,以及一名特殊上忍。

    能同时面对六名精英忍者而不败,就已经令人吃惊。

    可如果想要短时间内击败六名精英忍者,少说也得是精英上忍才办得到。

    岂不是说,那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已经拥有了堪比精英上忍的实力?

    精英上忍都成路边的阿猫阿狗了?

    随处可见?

    显然不是。

    但凡能够成为精英上忍的,无一不是忍村最尖端的战斗力。

    哪怕是在五大忍村当中,精英上忍也毫无疑问是作为影的候选人的存在。

    况且哪怕是精英上忍,面对六名精英忍者时,也不会轻敌大意。

    忍者的战斗就是惨烈的厮杀,哪有什么放水的余地?

    同时让六名精英忍者受伤失去战斗力,却不伤其性命,显然更加困难。

    “难道是伪装成少女的老怪物?”

    念头一闪而过,却没被山中纯一放在心上。

    不管哪个神秘强者是不是披着少女皮的怪物,对于他而言都是必须警惕的存在。

    毕竟不经许可私自潜入他国忍村,不管怎么看都是存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对方也没大开杀戒,所以也不能断定对方不怀好意。

    当然,即便如此对方也是不得不堤防的隐患。

    想到这里,山中纯一对日向麻衣下令道:

    “你立刻就此事向两位高级顾问和代理火影报告。”

    “是!”

    应了一声,日向麻衣就消失在街道上。

    这时,山中纯一才走向不远处的宇智波瞭,说道:

    “我希望你们治安班能够配合我们暗部展开全村搜查。”

    “是的,山中大人。”

    ……

    作为始作俑者的二哈,却早已溜之大吉。

    会遭遇麻烦这个问题,在向大蛇丸借用身体前,二哈就已经考虑过。

    毕竟一个身份不明的家伙在木叶蹦跶,不被暗部盯上才怪。

    木叶好歹是个半军事性质的忍村,不可能放任不可控制的存在不管。

    至于别村的三个上忍,大概是替在乱斗中挨揍的属下寻仇的。

    也正因为考虑这种情况,明白和大蛇丸交换身体后自己将无法使用金手指的二哈,才事先在大蛇丸(女)的体内埋下了数字为20000的数字球……

    是的,数值为20000点的数字球。

    作为“铁血的热血的冷血的资本家”、“氪金母狗中的公狗”、“开挂之王”,二哈自然不会毫无保留。

    六年时间,纲手都攒了一千多的数字,它作为伟大的虚境之主,又怎么可能少?

    事实上,对于数字的分配以及使用,二哈从来都有着准则。

    具体来说,其实就是分为观赏用,传教用,以及娱乐用。

    其中观赏用和传教用的数字,大概占总数的百分之三十……娱乐用则是百分之七十。

    所以它的汪之财宝中才存了一大堆垃……宝具。

    可不管怎么说,总是有数字被二哈以数字球的形式储存了下来。

    埋在大蛇丸体内的,正是观赏用数字球。

    这种数字球,就宛如巨龙身下的金银财宝,平时是不会轻易动用的。

    这次二哈也是考虑到会发生意外,以及今后或许会继续“借用”大蛇丸的身体,所以才提前埋下数字球。

    如今,数字球正以数字的形式,显示在大蛇丸(女)左眼的下方的脸蛋上。

    两万点,纲手看了怕是会嫉妒到黑化。

    当然,这并不代表价值20000的数字球从此属于大蛇丸。

    毕竟数字的使用是外挂,是金手指,没和伟大的虚境之主签订轮回之终末,你也配当魔法……代行者?。

    于是,二哈心念一动。

    只见脸上的那串数字迅速收缩。

    眨眼间,在左眼侧下方化作一颗痣,为大蛇丸(女)冷清的脸容平添几分妩媚。

    “很好,接下来只要和大蛇丸换回身体,这件事情就算完美落幕了。”

    什么?

    你说它为木叶的暗部统治和大蛇丸惹下了一大堆麻烦,拍拍屁股就走了很不负责?

    拜托……哈士奇从来都是负责制造麻烦的。

    考虑到收拾那几个忍者浪费了点时间,二哈决定利用便捷时空间忍术赶到大蛇丸身边。

    毕竟数值为20000的数字球,能让它做到很多大蛇丸的身体无法办到的事情。

    ……

    有没有人来拯救我?

    谁都行!

    此时此刻,这就是大蛇丸最真实的想法。

    毕竟,没有人被十数条满嘴喷○的狗盯着会不感到惊惧。

    要是它们忽然扑上来怎么办?

    大蛇丸无法想象,以安兹乌尔恭阁下这条垃圾狗的身体,究竟能做得了什么。

    反抗?

    对方用全是○的嘴咬你一口,你又反咬对方满是○的身体一口?

    这不管怎么看都不划算啊!

    可跑又跑不过对方……

    这时,雪白的巨型犬冷冷道:

    “你果然不是寻常的狗,难不成是伪装成狗的间谍?”

    当然不是。

    可大蛇丸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辩解。

    见大蛇丸无言以对,巨型犬冷笑道:

    “果然如此,所以你才如此抗拒吃○,小的们,给我拿下这个间谍!”

    正当大蛇丸满心绝望时,空气中忽然发出“滋啦”的声音。

    在场的忍犬顿时警惕。

    只见半空中,空间仿佛被撕裂开来,出现了一道如同眼睛的裂缝。

    在裂缝的内侧,是一片漆黑的混沌。

    无形的威压自其中荡漾开来。

    一众忍犬如临大敌。

    似乎有什么诡秘之物,即将要降临。

    砰!

    房屋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一众注意着裂缝的忍犬视线一转。

    只见一个貌美的黑长直少女创了进来。

    “我来救……”

    二哈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宛如被命运掐住脖子的鸭子。

    倒不如说,无论是谁,被一群满嘴是○的狗盯着,都会被惊得发不出声音。

    什么鬼?

    我误闯公厕了吗?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蛇丸!

    二哈面无表情地把门带上,道:

    “抱歉打扰了,这具身体送你们吧,我不要了,希望各位大佬就当没见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