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孤的小东西

    那老太婆手里的菜刀在燕青的胳膊上划出了一道大血口,看到散落出来的鲜血,那老太婆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竟然放下了菜刀,贪婪地趴在地上舔舐起散落出来的血迹。

    抓住燕青手臂的卫青音看着眼前的一切傻了眼。

    燕青的手上的伤口在不断往下渗血,但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好似受伤的人不是他一般。

    “哇,真好吃啊!”趴在地上的老太婆吸完几口血之后,又伸出舌头继续舔舐着。

    卫青音看着这一切,有些后怕地松开了燕青的手,颤抖着道,“对对不起。”

    燕青没有理会卫青音,只是反手用那剑柄往老太婆的脖颈上一敲,老太婆立即晕厥了过去。

    卫嫣看见外面的桌上摆放着几根粗壮的粗布麻绳想着,这恐怕是老太婆他们准备得手之后绑他们的。她抬手将绳子拿了起来,递给了卫青音道,“绑住他们。”

    卫青音接过身子,本就吓得颤抖的身子更是颤颤巍巍,险些跌倒在地,她小声道,“刚才,这个老婆婆他们是想要对我们下手吗?”

    卫嫣拧眉看了一眼燕青手上的伤,“要不是燕青,恐怕你已经被吃了。想想中午你吃的那只鸡,没准他们就打算这么炖着你吃。”

    卫青音或许是真联想到了中午那只鸡,胃里一下子翻滚了起来,她捂住嘴难受地趴在了地上干呕起来。

    燕青见状,准备接过卫青音手里的绳子,“还是属下来吧。”

    卫嫣赶紧拦住了燕青,她道,“你手上还在渗血,先处理好了来。”

    燕青手上的伤口不刚才那老太婆应该是用了全力,若是再深一些的话,恐怕连骨头都能看见了。卫嫣知道,燕青应该是担心卫青音再出篓子,会把那个老太婆放走说起来这老太婆当真是心狠手辣,虽是一把岁数了,但力气都快比得上一个男人了。

    “你且放心,这老妇人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的。”卫嫣说这话的时候,将卫青音身旁的麻绳捡了起来后直接开始捆那老妇人。

    她以前也没有做过绑人的勾当,但人被逼到绝境之时,也得什么都会一些。

    这老妇人的身子有些沉,但卫嫣还是用尽全力将她的手脚给绑了起来。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马蹄声。

    卫嫣一愣,心想到难不成是昨日的刺客赶来了?

    燕青顾不得手上的伤,一跃而出,片刻之后他面带喜色匆忙而入道,“卫小姐,殿下他们来了。”

    这话音刚落,一袭玄色衣衫略带风尘的齐昭觐踏着夕阳而入。

    和昨日相比,齐昭觐似乎显得有什么不同,他走到了卫嫣的跟前蹲下,指腹触碰到了她的脸颊,眉眼里突然起了笑,“孤的小东西居然还会杀人了。”

    小东西?

    她才不是东西!

    卫嫣心里有些气恼,气恼齐昭觐素来只把她当作玩物,但偏偏自己还没有任何的底气去拒绝他这种轻视。

    正苦闷之际,她发现齐昭觐那触碰过她脸颊的指腹上竟然有丝血迹。

    她连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脸上竟全是血,“可能绑人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那这人的手脚筋不是你挑断的?”齐昭觐的话似乎有些不怀好意。

    卫嫣正不知该如何回答之际,燕青颔首道,“殿下,是属下所为,这对夫妇习惯吃人,刚才他们正打算对属下和卫小姐下手。”

    齐昭觐听了这话后把腰间的匕首拔了出来,塞到了卫嫣的手里,“去,把这个老太婆的手脚筋给挑断。”

    卫嫣摸着手里的匕首,心里有些发慌。

    让她绑人还行,但挑断手脚筋

    卫嫣摇头道,“殿下,臣臣女打算去报官,毕竟这对夫妇可能吃了不少人,总要给那些无辜的生命一个交代,这样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这对恶魔。”

    “是啊,所以孤让你把她手脚筋挑断。”齐昭觐突然一笑,“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