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

    “什么叫他的宝贝?”

    “这小子也太不知廉耻了,真以为他是大魔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不出价格就想得到这枚官印,痴心妄想。”

    “等下只要他出价,我就比他高一两银子,看他怎么拍。”

    这群人一脸阴沉,已经合计好了,要让宁缺难堪。

    “这枚官印的起拍价格是五十万两银子,每次加价五万两,下面,请有意者竞拍。”

    “五十万!”

    “五十五万!”

    “六十万!”

    “……”

    不多时,这枚官印的价格已经叫道一百二十万两,是人们所能承受的极限。

    毕竟这官印虽然有前朝官员的一缕修炼气机在,但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很有可能是混乱的杂质气机,于修炼无益处。

    况且即便这里面真的藏着修炼气机,没有缘分也不见得能获得,买下这枚官印,就好比赌石一样。

    这也是拍卖会上的常事,一些拍卖大师常常玩这种捡漏的事。

    正因为如此,叫到一百二十万的时候,便没有人叫价了。

    再多了不值!

    还有一些人,小眼睛巴巴着,看宁缺的牌子呢,只要他举牌,就打算与他竞争。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宁缺的牌子被一个女人举了起来。

    而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二百万!”

    此声音一出,那些准备竞拍的人顿时像是吃了翔一样,眼睛憋通红,张了张嘴,却没敢喊出价格。

    开什么玩笑?

    一枚破官印,竟然被叫道了二百万两的价格?

    他们即便是有这个心,却也没这个实力。

    尤其是刚刚那个说要在宁缺的价格上加一两的武者,此时脸色阴沉似水,他有心无力。

    偷偷的瞄了几眼身旁的人,对方正在笑,似乎是在嘲笑他。

    心一横,眼一闭,他也豁出去了。

    “二百万零一两!”

    这声音一出,宁缺本能抬头看了看,心中却是有些欢喜,终于有人敢和他争了,一马平川,没有波澜可就没有意思了。

    “三百万两!”

    宁缺又报了一个价格!

    “……”

    所有人都哑巴了,全场鸦雀无声。

    在这寂静中,宁缺的系统叮叮的响了起来。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50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55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60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70点装逼值。”

    “……”

    花费一点装逼值便能兑换十枚一百两的金元宝,一枚金元宝等同于一百万两的白银,而却换来数百的装逼值,这种买卖很划算!

    不过落在别人的眼里,却感觉宁缺有些败家了。

    孔胜一脸担忧,宁缺高价拍下这官印,他真能掏出这么多钱吗?

    “咚咚咚……”

    就在他担忧之际,宁缺的袖子里突然有数十枚金元宝掉了出来。

    这些金元宝都是一百两一枚,等于是数千万两白银。

    “不好意思,钱太多了,兜太小了。”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55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60点装逼值。”

    掉出这么多金元宝,直接让在场的人傻掉了。

    尤其是那个跟宁缺竞拍的男子,此时脸红的像屁股,他刚才居然大言不惭,说只要宁缺拍下的东西他要加价一两,现在宁缺拿出数千万两白银,他也要加一两?

    还有那些要打算与宁缺竞争的,全都低下了头。

    有的甚至把脑袋埋在了裤裆里。

    霍震脸憋的像是紫茄子,青筋凸起,宁缺拿出这么多钱,等下的拍卖会还怎么玩?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34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60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89点装逼值。”

    宁缺不由哼起了小曲,今天的装逼值好像温泉一般涌了出来,他就像沐浴在温泉中!

    看到宁缺撒了一地的金元宝,孔胜笑的更灿烂了,看宁缺的眼神就像是看亲爹一样。

    “老孔啊,把你的笑容收一收,一脸褶子,影响心情。”

    “是是,宁缺亲爹……不是,宁缺公子!”

    孔胜努力使自己严肃下来,一挥手,这才抬上来第二件物品。

    是一把剑,中品黄阶,全身流动着一股火焰,剑身上火纹雕刻,好像一只火鸟,随时都能飞起来。

    邯郸郡毕竟比不了青州最繁华的州城,更比不了帝都,一把上品黄阶的武器少之又少,寻常人只能用不入品的武器,一些家族弟子能拥有一柄下品黄阶兵器就很不错了。

    此时出现中品黄阶的火剑,让许多人垂涎,即便是木驰都想把它买下来,送给妹妹木童。

    “此剑的性能相信大家都知道,起价一百万两银子,每次加价十万两。”

    “一百万。”

    “一百一十万。”

    “一百二十万。”

    “……”

    “二百二十万!”

    叫二百二十万的时候,没人在叫了。

    “二百二十万第一次。”

    “二百二十万第二次。”

    “二百二十万第三……”

    落锤之际,一个声音再度响起。

    “三百万!”

    “哗!”

    一片哗然,最后竞拍的那位武者更是一脸苦逼,不带这么玩的,关键时刻加了八十万两。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20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60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75点装逼值。”

    又是一连串的装逼值涌来……

    “接下来是八宝坤丹,可助人入神修炼,是老辈武者的最爱,这一颗丹药是我们从帝都高价购买来的,只有一枚,起价一百三十万两……”

    “一百四十万。”

    “一百五十万。”

    “一百七十万。”

    “……”

    “二百五十万!”宁缺开始胡乱叫价。

    这让其他人气的直咬牙,却无可奈何。

    一想到宁缺那掉了一地的金元宝,他们怎么争得过?

    “这个宁缺太贱了,为什么都是每次最后时刻加价,气死人了。”

    “而且都是加上去一大截,这还让人怎么拍?”

    “哪有这么竞拍的?他懂不懂竞拍的规矩。”

    “他就是个败家子,有钱烧的,这些东西,哪值得那么多钱?”

    “败家子,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