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搅屎棍

    “是谁?”

    宁立龙,宁立旺,宁立权三人,全部直勾勾的盯着宁立道。

    “咳咳”

    宁立道干咳一声,道“宁春!”

    “什么?”

    “不可能!”

    “决不能给他!”

    甚至家主宁茂,也是露出不同意的表情。

    “立道,宁春是庶系,这重要的名额,怎能给他?”

    “父亲,圣皇独断乾坤,成立青州武院,要在世家与平民中选拔优秀弟子,为的是壮大天唐圣国,我们都要摒弃陈旧观念,革除嫡庶的偏见,宁家太小了,需要壮大,需要庶系的力量。”

    “话虽如此,但自古嫡庶有别,如果宁春在青州武院大放异彩,获得重要职位,那他,还能听我们的吗?到时候,嫡就是他们那一系,庶就是我们这一系。”

    “大哥,我们早该摒弃嫡庶之分,如果嫡系不能带领家族壮大,那不妨让庶系来。”

    “五弟,你这话二哥不认同,你这也是要让我们将权力拱手让给那些庶系?这宁家是要变天了。”

    “五弟,三哥也不同意,咱们嫡系又不是没人,宁涛,宁风,宁林,哪个不是人才?给谁都比给那宁春强。”

    “老五,我也希望你考虑一下,这势必影响宁家今后的走势。”家主宁茂也不同意。

    “好,我在考虑一下!”

    家族会议开玩,宁立龙几个人却没有散去。

    “大哥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老五这是在和咱们玩套路呢。”

    “此话怎讲?”

    “他故意推出一个庶子宁春,是在迷惑我们,最后时刻才会宣布将名额给那废物宁缺,让我们措手不及。”

    “二哥说的对,看看宁缺身上那些符箓,肯定是老五给的,他还是偏袒那个废物。”

    宁缺那诡异的速度三个九星武徒都无法追上,而太母土雷,超级太母土雷,更是将宁涛等人伤的不轻,他们一致认为是宁立道在帮宁缺。

    “一定不能让老五奸计得逞。”

    “那我们怎么办?”

    “将宁缺撵出宁家。”

    “可宁缺跟着宁立道而来,我们怎么撵走?”

    “老五一天要接见大小官员,还要接见当地世家族长,哪有时间照顾宁缺,而现在,我们毕竟是宁家说话算的人,只要我们略施小计,让他自己呆不下去,选择离开,可就不要怪我们了。”

    “老二你有什么妙计?”

    “这几日,咱们家族正在准备祭祖大典,各地送来的东西不尽其数,其中光是妖兽就数不胜数,这些可都是要宰杀的,宁缺既然回到宁家,就不能白吃饭,让他去宰杀这些妖兽,没日没夜的宰杀,也会将他累死,以他那个养尊处优的性子,很快就忍受不了,会偷偷逃走了。”

    “二哥高明!”宁立权赞叹道。

    “而且,那些妖兽都是被封印的,如果,一不小心,封印被解除了,宁缺死在妖兽手里,可就不要怪我们了。”

    翌日,天还未亮,管家就叫醒了宁缺。

    他的身后,跟着宁涛,宁风,宁林,四人一脸笑意,显然很高兴。

    “宁缺,出来!”宁涛伸着脖子喊道。

    “有屁放吧!”宁缺叼着自制的牙刷。

    “宁缺少爷,老家主传下令来,说宁家不养白吃饭的主,让你去伙房,干些零活。”管家说道。

    宁缺眼珠一转,知道这里面有鬼。

    “我五叔呢?”

    “五爷今早去了宣化观,拜谒玄叶大师去了!”

    “原来如此,趁着五叔走了,这是要调理我。”

    “不知要我到伙房干什么活?”

    “宁家祭祖,各地世家官员送来不少妖兽当贡品,需要宰杀,家主安排你去”

    管家还未说完,但见一道虚影朝着自己狂奔而来。

    这将他魂都吓飞了,谁都知道宁缺身怀诡异符箓,速度如风,九星武徒都躲不开。

    “他过来干什么?是要扇我这张老脸?”

    就在管家吓得双手捂脸之际,宁缺一瞬间已经到了他身旁,将其身后的宁涛等人都是吓得后退数步,远远的躲到了院子外。

    然而,宁缺并没有扇管家耳光,而是一脸笑意,像是看到亲人了一样。

    亲切的勾搭到管家的肩膀,一脸温柔道“伙房在哪里?我马上就去。”

    同时宁缺心里一阵大笑,这是哪个搅屎棍出的主意,想要整他,却给他送来海量经验。

    如果让他知道搅屎棍是谁,一定要在他的脸上拉一堆翔,让他好好搅搅,物尽其用。

    管家已经吓傻了,宁缺前后的变化太大了,他还没反应过来。

    “宁缺少爷”

    宁缺重重的拍了一下管家肩膀,“还等什么?现在就出发!”

    拉着管家,朝外走去。

    院子外,宁涛三人惊魂未定,还以为宁缺又要动用符箓扇他们嘴巴呢,跑到院外,浑身元力流转,做好了战斗准备。

    但却看到宁缺与管家勾肩搭背,走了出来。

    这一幕,使得他们三个彻底的懵逼了。

    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道“宁缺怎么了?莫不是疯了?”

    “他好像很乐意去伙房宰杀妖兽?”

    “去伙房宰杀妖兽对他来说,是不是有什么好处?”

    “走,我们回去向父亲禀报!”

    三人匆匆离去,去见宁立龙等人。

    “你说宁缺很乐意去伙房?”宁立龙有些疑惑。

    “而且很高兴的样子?难道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宁立权也一脸的怀疑,道“要不我们将他派往别处?”

    宁立旺一摆手,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不必,你们难道看不出来,这是宁缺故意使的障眼法么?他故意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就是让我们起疑心,那样就可以不去伙房宰杀妖兽了。”

    “还是二伯够聪明,不然我们就上当了。”宁风一脸钦佩。

    “哈哈哈小小障眼法,自然瞒不过我,我们不但要让他呆在伙房,还要给他派高级妖兽,让他一刻不停的宰杀,小小年纪,哪见过那么多兽血?到时候肯定会被吓破胆,吓成精神病,一个傻子,还如何享用那免试名额呢?”

    “二弟,幸好有你,不然我们还整不了那个小东西了。”

    如果宁缺知道,又是宁立旺这个搅屎棍又帮了他一次,肯定会感恩戴德。

    而在他到了伙房之后,看着那一地的妖兽,更是露出疯狂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