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找上门去

    宁缺一口气跑到千丈之外,这次随机到了一片树林中,挂在了一棵大树上。

    “妈了个巴子的,计算失误,想不到林牧居然抱上徐晃的大腿,而且已经是四星武徒,以我现在的修为,杀他有难度。”

    宁缺刚刚成为三星武徒,只会一招暴饮刀,对付丐帮一个堂口,还是颇有难度。

    其实宁缺完全可以隐居到山林,猎杀妖兽,获得经验,等他升到武士修为,别说一个堂口,整个丐帮都可以干掉了。

    “可那怎么能是我的性格呢?”宁缺傲娇道。

    宁缺是什么性格?

    典型装逼炫耀男!

    如果等他升到武士,击杀林牧当然没有难度,可那时候杀了林牧又有什么意思呢?

    况且这与装逼系统也是极为不符!

    所以,他要做有难度的事儿。

    或者说,他要做装逼的事儿。

    “妈了个巴子的,今晚,老子一窝端了你乾木堂。”

    宁缺看了一眼系统,还有65点装逼值。

    宁缺花费2点装逼值,兑换了一张人皮面具。

    初级人皮面具,可改变模样,时限24小时。

    剩余的63点装逼值,全部兑换成了超级太母土雷,一共兑换了21枚。

    看着一点不剩的装逼值,宁缺有些肉痛,嘴角抽了抽,心爱的武技——《凌波微步》只能往后放一放了。

    将人皮面具戴在脸上,宁缺从老林中走了出来。

    目的地非常明确,就是丐帮乾木堂。

    丐帮,乾木堂驻地,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乾木堂主徐晃的儿子被杀了,这可是捅了马蜂窝,整个乾木堂严阵以待,一旦发现凶手踪迹,肯定会像狼一样扑过去,生吃了凶手的肉都有可能。”

    “徐晃老来得子,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现在被人宰了,他发疯是正常的。”

    “徐晃已经上报到丐帮总舵,可惜凶手据说是个世家子弟,虽然已经被逐出家族,但丐帮还是不想为此留下口实,没有答应全城通缉。”

    “不过徐晃找到他的师父惊海舵主陈延年,那可是丐帮八大舵主之一,借来了数十位武者,甚至有六星武徒,准备一劳永逸解决掉凶手。”

    “现在惊海舵下辖八个堂口所有的凡人弟子,都在寻找凶手,除非他能返回家族,不然一旦被发现,这乾木堂中一百多位武者,将会瞬间赶到,不知要用什么样的凶残方法,折磨死那个凶手。”

    距离乾木堂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酒肆,几个帮派模样的人边喝边谈。

    宁缺路过门口的时候,将他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妈了个巴子的,居然还借来了六星武徒,不过就凭这点实力,想杀老子?”

    宁缺冷笑之际,正好见一个小伙计,挑着酒担子,来回在门口徘徊。

    小伙计喃喃自语“那群凶神恶煞的帮众,一旦伺候不好,还不活剐了我。”

    宁缺一听,眼睛一亮,装模作样的走过去,问道“小兄弟何事烦恼?是否需要帮助?”

    小伙计白了宁缺一眼,没好气道“少在这添乱,就凭你还想帮我?一边凉快去。”

    宁缺不气不恼,笑吟吟道“小伙计话不要这么说,别看我年少,但略通相面之术,我乍一观你,即将有血光之灾。”

    伙计原本就踌躇不定,这下更面如纸白。

    “你真的会算?”伙计的声音多了一丝敬畏。

    宁缺高深莫测一笑,他早就将伙计看得明白,应该是这家酒肆的伙计,乾木堂内的丐帮弟子吃喝玩乐,最不能少酒,在这家酒肆订了酒水,伙计却不敢送去。

    “会算不会算不重要,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祖曾以身饲虎,我欲学佛祖,度人度己,你此次去送酒,一定是有去无回,这趟罪孽,就让我替你承担。”

    “噗通!”

    伙计跪在宁缺面前,一脸虔诚道“多谢大师救命之恩,日后我一定会多行善事。”

    宁缺不再说话,取过伙计的酒担,向着乾木堂走去。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1点装逼值!”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宁缺笑而不语,挑着酒担子,已经走进了乾木堂。

    此时趟内,通火通明,宛如白昼。

    远远便能看到大厅之中,坐满了丐帮的弟子,这些人最低是一星武徒,而坐在主座上的乃是六星武徒。

    一共两个人,长着茂密的胡子,一副凶狠相。

    在他旁边,是乾木堂堂主徐晃,身后站着女儿徐邩,女婿林牧。

    “徐堂主放心,只要找到宁缺藏身所在,我兄弟二人必取他的脑袋,为令侄祭奠。”

    徐晃面有哀容,长叹一声,道“如此让两位师兄费心了,徐晃敬两位师兄一杯。”

    徐晃端起酒杯,却发现酒已经没了,当即暴怒,“酒呢?这么长时间,还没送来?”

    “岳父,我去灭了酒肆!”林牧一脸狠辣。

    “带几个人去,平了那酒肆。”徐晃下令道。

    林牧当即起身,点了几名兄弟。

    就在这时,有人来报。

    “报!”

    所有人一下子都站了起来,大厅内一瞬间充满了一股冷肃。

    “找到宁缺了?”林牧急切问道。

    “不……不是……送酒的来了。”

    “哗!”

    所有人又都坐了下去,似乎一腔热血没有释放出来,嘴里嘀咕着,为什么不是找到宁缺了,他们可是等的迫不及待了。

    徐晃更加愤怒,道“让送酒的进来。”

    旋即对林牧使了一个眼色,“林牧,等下杀了送酒的人,磨磨蹭蹭,我看那个酒肆是不想开了,待杀了宁缺之后,回来顺道铲平那个酒肆。”

    “岳父,我正好学了一招凌迟刀,就当众为你们表演。”

    两人说话之际,宁缺挑着酒担子,已经走了进来。

    他扫视了一圈,看到了徐晃,林牧,徐邩,还有两个身上流动着六星武徒气息的大胡子武者。

    “该在的都在,那就不用我费心了。”宁缺轻笑道。

    这时,林牧已经大踏步走了过去,嘴角噙着笑,手中翻动着一枚锋利的短刀。

    而那些坐在桌前的丐帮弟子,皆是发出嗤嗤的笑声,他们等待看林牧的表演。

    宁缺当然也见到了林牧,轻声道“‘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林牧一惊,旋即张口道“宁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