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8章 论坛进行时

    “你激动什么呀”

    维族姑娘看见陈牧这么激动,先怔了一怔,随即“哈”的一声笑了出来“杨果虽然邀请我加入粳稻工程研究技术中心,可是并不需要去他们哪儿上班的,平时只在网上交流就行了。”

    “那还步是一样占用你的时间啊”

    陈牧愈发觉得那个杨果心思狡诈,哼哼的说“我们留住了你的人,却留不住你的心嗯,他们让你花了时间,连工资都可以不用发,真鸡贼”

    “不是,杨果说只要我加入他们的粳稻工程研究技术中心,虽然不在他们那里上班,但是每个月都会有固定的津贴的。”

    维族姑娘得意的笑了笑,说道“据说每个月都一两万呢。”

    一两万

    陈牧无语了的看着维族姑娘,心说这一两万够你干什么的至于这么高兴吗

    这败家娘们大概意识不到自己的手脚有多大,一两万都不够她买一份实验材料的。

    维族姑娘又说道“关键是粳稻工程研究技术中心,是我们国家农林方面的研究机构里最权威的,里面的人都是这一个行业的大神。能够加入进去,个人的荣誉名利就不说了,只说能和这些人交流学术上的问题,对我来说就会是极大的收获。”

    陈牧想了想,觉得这倒是没错的。

    钱不钱的没多少,他们也不缺这点。

    维族姑娘能挤进这样的单位里去,这放到将来就是一份资历。

    而且她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学术圈子,不论是对她个人还是对牧雅,以后都是有好处的。

    想了想,陈牧点头“那行吧,加入就加入吧,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不能因为加入了这个什么粳稻中心,影响了你的嗯,本职工作。”

    “这是当然的,我又不傻。”

    维族姑娘笑了笑,又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担心我跳槽,以后没人为你干活了”

    陈牧转头看了维族姑娘一眼“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爱跳不跳,你要是走了,吃亏的是你自己,我那个便宜别人去。”

    “你敢”

    维族姑娘瞪大了眼睛,一字一顿很坚决的说“你的东西都是我的。”

    “看你以后的表现吧。”

    陈牧挑了挑眉,表现得很老板。

    维族姑娘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说“我咬你,你信不信”

    “切呀,你还真咬啊放开我,你疯了,有人看着呢”

    第二天,论坛正式开始。

    因为是论坛首天,到场的人特别多,而且多是分量很重的人。

    首先是海州市的大领导致论坛开幕词,然后农业农村步的领导上台讲话,接着是还有发嗰卫的领导讲话,夏国农科院的领导讲话

    一连串领导讲话之后,才轮到学者专家们。

    排在第一个上台的这位,甫一出现,论坛现场的气氛就变得热烈起来,掌声响了足足五分钟没停。

    “怎么了”

    本来歪着脑袋正有点昏昏欲睡的陈牧被掌声惊醒了过来,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按照论坛的规定,每位嘉宾只能带两名助手进入会场,为了陈牧,维族姑娘只能让杨果帮忙,这才多拿了一个名额。

    所以,陈牧算是托了关系才混进会场,在这里有了一席之地。

    维族姑娘作为本次论坛的其中一个发言者,被安排坐在最前面的一排。

    陈牧和其他两个助手坐在一起,在后面。

    刚才听那些领导的发言,说真的,陈牧都差点睡着了。

    没办法啊,领导们都是照稿子念的,一点幽默和趣味性也没有,实在太催眠了。

    幸好就在他几乎睡着的时候,原老出来了,热烈的掌声一下子把他惊醒过来。

    旁边的一名助理听见陈牧的问话,就回答说“陈总,是原老。”

    另一名助理说道“想不到居然有机会亲眼看到原老,这一次来得太值了。”

    “就不知道待会儿有没有机会要个签名”

    陈牧听着两名助理的话儿,揉了揉眼睛,抬头往前看去。

    台上的那位,是一名身材干瘦的老人,那张熟悉的面孔他认得,就是在新闻上经常看到的。

    陈牧虽然不是农业方面的技术人员,可是对于这位原老,还是知道的。

    原老是水稻方面的专家,号称国内杂交水稻的爸爸。

    或许在国内,各种科研工作者里的能人大神很多,可如果要说谁是让这个国家和人民受惠最大的人,莫过于这位老人。

    所以在民间,这位老人又被戏称为“魔稻祖师”、“行走人间的圣稻士”,声誉非常高。

    老人开始讲话,会场里的人都认真听讲。

    说实在,陈牧也想认真听,可就是觉得他话儿里的每一个字自己都听得懂,可是结合在一起,却有点不知道在说什么。

    所以,很快的,他又觉得困了。

    这可不行啊

    陈牧想了想,站起来,往会场外面走去,准备出去弄杯咖啡提提神。

    在会场门外的一侧,就有一个茶水间,陈牧走进去,给自己弄了一杯咖啡,慢慢的喝起来。

    茶水间里的人不少,有夏国人,也有国外的,白人黑人东南亚的都有。

    如果说这里的人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脖子上挂着的卡全是没有镶金边的,都是随员。

    大概那些嘉宾,现在都在会场里认真聆听原老的发言。

    陈牧喝完咖啡,觉得精神了不少,准备往会场里走。

    才刚走没两步,就看见从茶水间的门外,走进来一个熟人,让他怔了一怔。

    那人也看见了他,脸上带着点惊喜道“牧,又遇到你了,真巧。”

    陈牧眨了眨眼睛“你是伊丽莎白还是阿什莉”

    “我是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笑着回答,又说“你刚才收到我的短信了吗怎么没有回复我”

    陈牧刚才的确收到了伊丽莎白的信息,说是想约他一起吃晚饭,他本来是想回复拒绝的,可因为有些别的事情打岔,就忘了。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伊丽莎白,真有点巧。

    想了想,陈牧说道“这两天有点忙,恐怕没时间,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流露出一点失望的神情来,说道“这真是太遗憾了,阿什莉还说吃完晚饭,让你到我们的房间里来,看看我们公司给合作伙伴准备的一些合同模板,大家可以详细的聊一下呢。”

    “对不起,伊丽莎白”

    陈牧只能抱歉。

    伊丽莎白很理解的点点头“那好吧,我们有空再约吧。”

    “好,那我先走了。”

    陈牧对白人女生挥了挥手,很快朝着会场内走进去。

    伊丽莎白转头看了一眼陈牧的背影,轻轻的抿了一下嘴,转身走向茶水间的冰箱

    回到会场,正好原老的发言已经完成,所有人又是报以热烈的掌声,把老人送下台。

    老人之后是一个来自于菲国的专家。

    这位专家是一个菲国夏裔,在菲国被称为杂交水稻之王。

    他的杂交水稻技术,其实来自于原老和夏国。

    他是在原老和夏国政府的帮助下,在菲国搞起了杂交水稻的种植。

    目前他的s agritech公司,所生产的杂交水稻种子,占菲国百分之八十的份额。

    作为一个国外重要的合作伙伴,这位林姓专家,被安排在第二个发言。

    这位专家用的是英语演讲,主题是分享在热带种植杂交水稻的经验。

    陈牧不需要翻译就能听懂,听完这位专家对于在热带种植杂交水稻的经历,他隐隐有种直觉,或许自家的新品种水稻适合在菲国种植也不一定的。

    菲国地处热带,主要是热,一般的杂交水稻种子种下去,生长周期会从一百二十天缩短到九十天,导致产量低下,问题很多。

    陈牧觉得自家水稻的最大优势是抗旱扛热,应该能扛得住菲国的热,在那边会是高产品种。

    这让他留了个心,准备以后找机会试试推广出去。

    说不定能把自家的新品种水稻推广到国外也不一定的。

    菲国专家的后面,是一位来自阿联油迪拜的专家。

    他同样是夏国杂交水稻的合作伙伴,在阿联油种植“海水稻”。

    对于这位专家的发言,陈牧听得很认真。

    阿联油迪拜那边也是地处沙漠地带,为了把海水稻推广出去,原老派出了专家组,一起在迪拜建起了育苗工厂

    陈牧听得津津有味的,觉得自家的新品种水稻推广到中东那些荒漠比较多的地区,倒是条出路,这很有借鉴意义。

    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中午休会两个小时,让到会的嘉宾能够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然后下午继续。

    维族姑娘被安排在下午第一个发言,这让她非常紧张,吃饭都吃得心不在焉。

    “怎么就突然改了这么突然的把我放在第一个发言,我感觉都没准备好。”

    一边吃饭,她一边带着点小抱怨的说。

    坐在她一旁的,是杨果。

    杨果压低了一点声音,说道“别紧张,好好说,把你放在第一位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