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4章 业界同仁

    参加论坛的人,都会获发一张卡,上面带着照片,挂在脖子上能当通行证用。

    维族姑娘的卡上镶着金边,属于受邀嘉宾。

    陈牧和其他人的卡上则没有镶边,属于随员。

    陈牧刚拿到卡的时候,觉得这论坛不会做人,他这么一个研究院的金主,居然成了维族姑娘的随员,要是遇到稍微有点脾气的老板,说不定会立即挥袖而去,头也不回。

    不过不管有镶边还是没镶边,只要脖子上挂着卡,那肯定就是来参加论坛的,一看就能看得出来。

    眼前这个年轻人,脖子上也挂着卡,显然是来参加论坛的。

    而且,卡上镶着金边,应该是受邀嘉宾。

    维族姑娘点点头,很矜持的回答:“是的,我们是来参加论坛的。”

    微微一顿,她又问了一句:“请问您是?”

    那个年轻人立即从兜里拿出自己的名片,向维族姑娘递来:“你好,我是来自丽原农科院的华可哲。”

    维族姑娘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里原农科院”、“省现代农业技术体系专家”、“华可哲”。

    能在一个农科院里,获得省级“专家”的称号,在学术上肯定有着一定的成就。

    要知道像这种级别的称号,一般的行政省,或许不会超过50位。

    这人看起来还这么年轻,那就更不简单了。

    维族姑娘虽然不在体制内,可是对这里面的门道还是清楚的,所以想了想后,也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你好,我是牧雅研究院的阿娜尔古丽。”

    “牧雅研究院?阿娜尔古丽?”

    这位华可哲显然听说过维族姑娘的名字,接过名片都没看,目光就一下子亮了起来:“你就是最近发明出新品种水稻的阿娜尔古丽院长?”

    “是的,我就是牧雅研究院的阿娜尔古丽!”

    维族姑娘对着陈牧的时候闹得没个人样,可是对着其他人的时候却傲娇得很,彬彬有礼像是换了个人。

    华可哲看了一眼维族姑娘的名片,小心握在手里,很高兴的说:“之前你们牧雅研究院的新品种水稻出来以后,我就看过你们有关于新品种水稻的介绍,心里非常佩服。这一次受邀来参加论坛,看到流程里有阿娜尔古丽院长的发言,一直非常期待,以为要等到论坛开始才能见到您,没想到居然提前就遇见了,这可真是运气啊!”

    “您太客气了。”

    维族姑娘面带微笑的谦虚了一句。

    华可哲回头指了指自己来的方向,说道:“我和我们农科院的人今天才来到海州,有些事情还弄不清楚,听说受邀嘉宾离开酒店好像要向海州方面接待人员的报备,是不是?”

    微微一顿,他解释道:“我们其实已经发信息去问了,不过一直没收到回复,正好看见你们好像也是来参加论坛的,就想着过来问一下,我们农科院有一位同事有急事,想要离开酒店外出一趟。”

    维族姑娘回想了一下之前刘奇的介绍,点头说:“是的,接待我们的同志是这么说的,随员的话儿怎么样都没问题,受邀嘉宾如果想要离开酒店,最好报备一下,免得出现什么意外处理不及时。”

    “谢谢了,阿娜尔古丽院长,那我回去和我的同事说一下。”

    华可哲点头致谢后,转身就往回走去。

    走了没两步,他突然又停下来,对维族姑娘说:“阿娜尔古丽院长,很高兴认识您,我之前在看你的新品种水稻的介绍时,其中有一些东西一直感到很好奇,不知道有机会的话,能不能约个时间向您请教一下?”

    维族姑娘想了想,点头:“可以啊,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没问题。”

    “谢谢!”

    华可哲又谢了一句,才很快离开。

    维族姑娘看了一眼华可哲的名片,塞进包里。

    陈牧一直没吭声,等人走后才突然说:“这么年轻就成‘专家’了,不是自己有本事,就是他爹有本事,不简单。”

    维族姑娘没好气的说:“说什么怪话呀,被人听到多不好,庄重点,说话注意场合。”

    “……”

    陈随员无语了,实在受不了这么装的人。

    继续吃饭。

    正吃着吃着,陈随员突然看见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朝着这边走过来。

    好面熟啊……

    是谁?

    陈随员看着那张好看的脸,虽然感觉无比熟悉,可偏偏就是记不起自己在那里见过。

    心里急速查找资料库的同时,那人已经走过来了,她的脖子上同样挂着一个镶金边的卡,和维族姑娘是同一个等级的。

    陈随员还是想不起对方是谁,可那个年轻的女生已经主动朝他打招呼了:“陈总,你好,很高兴在这里再见到你。”

    那女生长得非常漂亮,上身穿着质地柔软的浅色寸衫,下身一条休闲裤,整个人看起来神采飞扬,充满自信。

    她一来就对陈牧打招呼,顿时这边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陈牧身上。

    维族姑娘更是若有所思的看看陈牧,又看看那女生,神情里透露着一股子危险的气息。

    “啊……我也很高兴再见到你。”

    陈牧随机应变的能力堪称一流,虽然记不起对方,但还是立即回应了。

    那女生笑了一笑,问道:“陈总,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见面的情景吗?”

    鬼才记得你呢……

    泥煤,绝对是故意……

    人艰不拆懂不懂?

    陈牧觉得装不下去了,只能厚着脸皮干笑:“不好意思,看见你觉得面熟,可就是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女生似乎有点满意自己捉弄到陈牧,又笑了笑,提示道:“发嗰卫,黄私长。”

    几个回忆片段迅速在陈牧的脑子里翻过,他一瞬间想起来了:“你是黄私长的秘书?”

    女医生点点头,又摇了摇头,笑道:“我们的确是在那一次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我可不是黄私长的秘书。”

    “你不是他的秘书?”

    陈牧怔了一怔,随即回想一下,的确,那天由始至终,这个女生虽然一直跟在黄私长的身边,可却从没说过是黄私长的秘书……

    所以,他有点先入为主的误会了。

    “那你是……”

    “我姓杨,叫做杨果。”

    女生掏出两张名片,其中一张递给陈牧:“陈总,上一次很荣幸能和黄私长一起,参观了你们牧雅的林场和研究院。”

    另一张名片她递给了维族姑娘:“阿娜尔古丽院长,我是农科院的杨果,很高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