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章 爆!(一更)

    l型大立柱下一个人都没有,宋唯片刻不敢停歇,一口气爬到了l型大立柱的顶端,才坐下来喘息。

    心脏怦怦的跳动,对于这具年轻到稍显稚嫩的身体,扛着一把大狙击枪一口气爬到约等于六层楼的高度,短时间内的体力消耗还是不小的。

    她没有急躁,在等自己的心跳渐渐平复下来,才会对目标人物下手。

    射击时的呼吸很有讲究,人在呼吸的时候状态并不是恒定不变的。

    尤其是对于狙击手而言,如何控制呼吸和心跳是必修课。

    深呼吸,呼气到达将要加重时候,再吸气。

    随后在呼气又要加重的时候,停止一到两秒。

    这短暂的一到两秒就是最佳的射击时间。

    此时,她打开瞄准镜,开始观察目标人物的情况,却明显看到了其他楼层观赛间的异样。

    六楼、五楼、四楼几乎没有任何人出没,安静地有些过分。

    随后,她听到了广播的声音。

    一道三楼的人们来去匆匆,更多的是安保人员的来回走动。

    忽然,宋唯发觉另外一群安保人员从四面八方集结,像是朝着二楼帝国皇帝所在的观赛厅集合。

    这群人很不对劲。

    按照原本的计划,距离下一场比赛开场,宋唯起码还有20分钟的时间准备。

    之前十九姬说她只有十分钟的时候,宋唯还在心里存了疑。

    如今看来,变故可能提前发生了。

    有意思的是,从宋唯的瞄准镜看过去,几乎所有的二楼观赛间单向玻璃全都选择了关闭。

    她唯独能看见于文涛所在的观赛间内部情况。

    对此唯一的解释,应该是那间观赛间被人动过手脚。

    下一刻,整栋建筑断电。

    场馆内顿时响起一阵惊呼。

    三秒钟后,应急电力供应启动,整个场馆又重新恢复了光明。

    可此时,所有人的心情都开始紧张,

    如果说刚才的断网还可以用意外来解释,让一部分人尚且自我安慰控制情绪,这一次的断电仿佛敲醒所有人心中的警钟。

    一股无声的凝重气氛蔓延开来。

    ss战队观赛间。

    “老大怎么还没回来,都快半个小时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ss战队的队员有些担心,尤其是宋格,在听到广播之后就觉得今天气氛有点不对,停电的瞬间更是不安起来。

    不止是宋唯,在宋唯离开观赛间后不久也离开的宋枪也是一去不回。

    “我出去找她。”宋三站起身,被宋格一把拉住。

    “三儿,你不能去,外面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广播里也让所有人安静留在观赛间,万一你出去遇到危险怎么办!”

    “那也要去。”宋三还是一脸平淡。

    宋格急了,“不行!要去也是我去!你留在这里,我去找老大回来。”

    宋三眨眨眼,看着宋格,“你管我?”

    “你不可以去太危险的地方,万一”

    宋三盯着宋格,宋格的脸逐渐涨红,越来越红,最后竟是避开她的目光,嘴上却丝毫不让步,“反正我不同意!”

    宋三沉默。

    宋格也梗着脖子,不肯退让。

    最后,宋三开口,“那就不去了。”

    “我们都留在这里,等老大回来。”

    宋格因为宋三的妥协长舒了一口气,想起如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宋唯,很快又紧张起来,“希望老大早点回来。”

    隋玉朝也是愁眉紧锁,宋枪也是一去没回来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宋唯在一起,或者两个人都知道了些什么。

    整个比赛场馆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有的地方十分安静,静到压抑,只有被抑制住的呜咽声。有些地方却是哄闹不安,隐隐有要引发骚乱的感觉。

    宋唯的心跳呼吸都已经平稳,自瞄准镜中观察到了于文涛的动作。

    事情的小变故导致之前的安排都失去作用,照着如今这个情况,第二场比赛都不一定能正常开始,更不用提之前灯光暗下来的时候了。

    如今的下手时机,只能靠她自己的判断。

    虽然目前她能够看到于文涛的一举一动,但是隔着一层玻璃,很难一击毙命。

    于文涛所在的观赛间并不是单人单间,还有其他人在里面,万一没有打中他,误伤其他人就不好了。

    曾经就有过不少这种隔着玻璃狙杀绑匪却因为子弹方向偏移误杀人质的事情发生,还演变成了“为了防止绑匪撕票决定击毙人质”的笑话。

    所以,如果下手,得等于文涛出门。

    等他走到观赛间外的走廊时,就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宋唯在等。

    从她的视野中,基本上可以看见从一楼到十楼所有靠近走廊一侧的观众以及观赛间。

    这一次,她也清晰的看到了,原本她觉得很奇怪的一群人到底奇怪在哪了。

    他们在杀人,在靠近帝国皇帝所在的二楼观赛厅。

    他们的右手手臂上,有一个和她目前所穿的安保制服上一模一样的袖标!

    但是此时,其他的安保人员也都反应过来,临时而有序的让自己人也加了一个红色袖标。

    不时有枪声响起。

    此时他们距离帝国皇帝的观赛厅不到五百米。

    帝国皇帝所在的主观赛厅内倒是很安静,仿佛没有任何异常一般。

    于文涛所在的观赛间内,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站起身,“情况不对,陛下那边可能会有危险。”

    于文涛身后的两个守卫拦在门口。

    “外面不安全,先在这里等着吧。”于文涛说道,语气却半点没客气,两个守卫也是一脸冷漠。

    眼镜男勃然变色,“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于文涛呵呵一笑,“就是让你老实在这待着!”

    两个守卫拔枪,指着观赛间内的人。

    “你这是叛国!”眼镜男怒声。

    “这些年陛下都在做什么,你果真不知道吗?叛国?当年在青玉山,是谁篡了谁的位?谁才是真正的叛国?明王才是帝国真正的主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帝国。”于文涛眼神渐冷。

    “原来你是反王的人!”

    “你知道得太多了,知道太多的人都得死,虽然说这些是我主动告诉你的。”于文涛轻轻摇头,对自己的守卫打了个手势。

    砰的一声枪响。

    眼镜男死不瞑目。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