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沧桑一面是今生(下)

    燕皇看向郜廷林如:“你这次让我很失望。”他将脚放在杜辛胸口,杜辛感到眼前一片漆黑,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仿佛日月颠覆的压迫。

    “燕皇?狗屁!”杜辛吐出一口血沫,心中却是想到齐前无朝,齐后无皇八个字,这人竟然也感同齐皇并称?也只是小丑罢了。

    “皇爷爷,他是衣衣的哥哥,杜家的长子!”

    “我知道,还有呢?”

    “他是苏芷的夫婿,我们要得到原始祭坛必须依靠他才行,不然,不然苏芷不会答应的!”

    “小芷?”杜辛听清了两人的话:“小芷在上面?”

    “有理!”燕皇迈步跨过杜辛:“带上他们,我们上山!”他走后几人冰封解除,但是却无一人逃走。

    郜廷林如苦笑一声:“诸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她却是很矛盾,但是她却无可奈何。

    燕皇踏上原始祭坛后,山峰开始蜕变,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祭坛,这才是原始祭坛的样子,它九百九十九阶,上入云端,上面圣火不熄,上面星辰永照。

    燕皇的身体也在颤抖,这一切对他也是极大地诱惑,杜辛被柳菲带着,褚狂人被了因背着,大家都跟着郜廷林如,燕皇的神识一直笼罩着大家,就像头顶有一把剑随时要落下一样。

    台阶一步一震动,震荡心脉,洗涤神识,但是却极大的耗费着法力,众人随着上台阶也变得更加狼狈,三百阶之时众人便停下,燕皇仍在向上走,他带着郜廷林如和杜辛两人。

    六百阶时燕皇开始喘息,七百阶时他开始出汗,八百阶时他的膝盖弯了,此时他还带着杜辛两人,两人早已被巨力压迫的喘不出气,要不是燕皇抵挡分担这股压力怕是两人早已粉身碎骨。

    八百九十九阶燕皇停了下来,他想要踏上去,但是这一步却无论如何也没有踩下,圣火在望,星辰之力弥漫四周,但是前路已断。

    “让我上去,不然我杀了他!”燕皇将杜辛握在手中,他对着虚空说话,杜辛随着他的目光看去,云雾淡去,一个精致的面容坐莹光之中。

    “小芷……”看到那人睁开眼,杜辛彻底放下心来,她没出事,那么那天她出事是为什么?看这幅场景,她似乎是被原始祭坛认主了。

    至宝啊……

    “苏芷,说来你也是我大燕子民,下来吧,朕不会亏待你的!”燕皇的声音变得温柔。

    “杜大哥?”苏芷似乎沉睡了很久,她睁开眼后等了一会才清醒过来,这时她才看清下面被抓住的人是谁,看清楚后她的心情不再平静:“杜大哥还活着?”

    原始祭坛也在震动,它将踏上的人全部震飞,而后开始变小,幽冥也在晃动不休,过了数息原始祭坛变成了百丈大小,此

    时燕皇正在原始祭坛之上,他仍落在第八百九十九阶,距离上面不足十丈。

    “你,你放了杜大哥!”苏芷并不认得这人是谁,她一直在沉睡,醒来后一个晚辈也不足以让燕皇庆贺。

    “我是燕皇!”煌煌之威从他身上散出和刚才的样子差距很大,苏芷却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你为什么抓杜大哥?”

    “这便是苏芷吗?好美啊。”柳菲了因距离上面有七十丈,这个距离已经能看清上面的人。

    “佛渡世人!”了因念着佛号的手停了一下:“听我念经!”柳菲撇撇嘴不再说话,身旁的赵瞻无语的看着两人,这都什么时候了?命都快没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秀恩爱?

    “你是大燕子民,你脚下的这个祭坛对大燕皇朝至关重要,我希望你能交出它!”

    苏芷不傻,此时已经能知道一些:“你来抢小祭?”此时一个声音充满了抵触:“我不是小祭……”

    “我不是抢,是拿!”燕皇变得不耐烦:“给你十个呼吸考虑,不然他死!而这个祭坛也会是我的,你还未修行,不是我的对手!”

    “十、九、八……”燕皇开始倒数,苏芷面色纠结,如果可以她愿意,但是她却知道交出后自己也会死。

    “小芷!我没事!”杜辛说了一句话便开始剧烈咳嗽。

    “停,停,我让你停!”苏芷大叫一声,原始祭坛响起声声吟唱,光幕层层亮起,燕皇被一股火焰打中,险些没有飞下去。

    “那他就死吧!”燕皇毫不犹豫的握紧双手,此时却听到一声“天钟!”星辰之光直入他的手中,一个银白的钟影倒扣在杜辛身上,杜辛拖着身体取出了一个瓶子:“阴阳河!”一股汹涌的河水从瓶口飞出,阴阳之力相偕而行,燕皇一时不慎被火焰和阴阳河水同时打到,飞下祭坛。

    “可恶!”燕皇的吼声响彻祭坛,杜辛被苏芷带向祭坛顶,但是那里有一层光幕阻拦,杜辛看到苏芷激动地站在光幕里面手扶着光幕看着自己。

    “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那剑搅乱了杜辛的肺腑,他现在五行散乱,法力强自撑着但是伤势太重已经难以站起,他爬到光幕前摸着光幕里的苏芷,会心一笑。

    苏芷忙蹲下来将手按在光幕上同样的位置:“杜大哥……”

    “我没事……咳咳……”杜辛调整了一下姿势,简单的动作却出了一身冷汗。

    “杜大哥,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我……”苏芷哭了,这个一路为伴逃走的人,这个除了家人最亲近的人,这个这三年心怀愧疚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却……她的心崩溃了,压抑太久的委屈像是决堤的河水一样开始肆虐。

    “小芷,不哭……”杜辛痴痴的看着哭的狼狈至极的

    女孩,这个人慢慢喝心中的伊人合成了一个人,他有猜测但是却不敢相信这些,此时他的心软了一下,她一直在沉睡,那天是她救了自己,又和自己逃亡,一路上笑语颜颜,此时却……

    “小芷,你还没说为什么会在这里?老黑还以为你出事了,对了他也在下面,不知道是不是已经……”

    “褚大哥也在?”苏芷忙看向下面,可惜太远却没看到:“他怎样了?”

    “伤的很重……不说了,他一直这么倒霉,总是没事都习惯了。”杜辛岔开话题,有些后悔提起这件事,不能让她再难受。

    “褚大哥确实很倒霉,那天在天堑峡我遇到了小祭,小祭说我是宇光体,可以和他在一起便选择了我,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些等到后来知道的时候已经被他带到了这里。”

    “小祭?原始祭坛?”

    “是啊,他很好的,我更明白自己的身体了,我现在也能帮你了……不过还要过段时间,我现在还出不去。”

    杜辛强撑着坐下:“怎么回事?为什么出不来?”

    “小祭说我没修炼过要过段时间才能和他彻底一起,于是便把我带到了这里让我熟悉他!说起来还要感谢大哥给我的那天师法,小祭说很适合他呢。”

    某个角落一个声音不停地叫着:“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一点秘密也没有了,他会抢走你的,我们要走了,不然那个人来了我也保护不了你啊!”

    苏芷皱着眉头心中问道:“能带杜大哥一起走吗?”

    一个小男孩样子的人捂着脸无语的道:“我没办法,只能带你走!”

    “我要帮杜大哥!”

    “帮不了的,你不走刚才那个人一定会杀了你抢我的,他寻找我很久了,一直以来我都封闭着路,没想到这次出了差错,一时不慎便让他找到了方法!”小男孩的语气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那怎么办?”

    “我还有一个办法,不过生死就不关我的事了……”

    苏芷急忙说道:“什么办法?”

    杜辛见苏芷在思索便没有说话,突然听到她说话便好奇道:“小芷,你说什么?”

    “杜大哥,一会很危险,你要跟着我!”苏芷没有多解释只是对着那个小男孩道:“开始吧!”

    “好!”小男孩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他的主人不能是一个纯善之人,这样多好,而且这次事后她我不会再相信别人了,包括自己。

    “祭!”一声童稚的声音响彻四周,原始祭坛上的人全部被震飞下去,杜辛也被打了下去,苏芷焦急的看向杜辛但是却无可奈何:“你刚才没说他也会下去啊?”

    “只有这样,才能祭奠出路来,它才能飞过来!”小孩简单的解释一句,声音汇聚在一起,半空中冥冥

    出现一条漆黑的小路。

    “不!”燕皇想到了什么,他狰狞的飞向原始祭坛,但是行至半空原始祭坛便越来越小,直至不见,杜辛怔怔的看着消失的祭坛心中有些空空的。

    苏芷也在哭,她拍打着光幕但是原始祭坛却没有一丝犹豫的将她带走,这里还不适合她,至于那人是死是活,看天意吧。

    原始祭坛离去之后燕皇彻底抓狂,但是还未发作便看到一轮黑色的光影出现在了原始祭坛原先的位置。

    “太阴幽荧?”杜辛吃惊的看着天空的光影,下面的人全部灰心了,这下子怎么活?

    “镇!”光影中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无数分身从它上面飞出将燕皇包围起来。

    “我族是自愿进来这里,你不能镇我!”燕皇大怒,他手中的剑不断刺穿一个个的黑影,但是黑影却无穷无尽,他的四周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光球,渐渐看不到他的声音,只有嘶吼之声。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道则之上》,“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