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巨口

    大眼原本听小眼嘲讽他脑子不好使,就想怼回去,可听到后一句问话却不由一愣,“他们不是在后面吗?你没看着?”

    小眼也愣了,努力瞪眼道:“我没看见他们啊,难道他们不是跑前面去了?”

    “前面没人!”大眼把眼睛瞪得比牛眼都大。

    “你从前面一路回来也没看到他们?”小眼还是有点不相信。

    大眼急道:“说没有就没有,难道我会在这种事上跟你开玩笑?”

    听了这话,小眼眉头紧锁,一拍手道:“完了,咱俩把人看丢了,赶紧找吧!”

    “我往火尾狐跑掉的方向找,看他们是不是还在追那只臭狐狸;你就在没看到他们之后的这一片找,看他们是不是跑到别的方向去了。”

    “行。”

    两人匆匆商量了下,就找起来。

    不过两人也只是有点急而已,因为青峰堡有屈北辰坐镇,其他十二个地字班的班主任也都是真级,那些实力到了中品乃至高品的异兽,只要敏锐一点,就不会跑到这片区域来送死的。

    至于说异族,青峰堡处于3号开荒区腹心,异族潜入到这里的可能性也很小。

    所以,两人并不认为天字班四人失踪一段时间会多么危险。

    他们之所以急,是怕四人搞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时,他们没能及时出手阻止,那可能就会被屈北辰责备失职了。

    ···

    张瑧将三位队友转化为任务npc并查看三人相关任务的过程说起来话长,但实际上也就两三秒而已。

    因此,他向暗河下游跑时,卓云也只是跑出了十来丈而已,很快就让他追上。

    之后冯胜男、何谦也很快追了上来,四人就又在一块了。

    卓云见张瑧三人追上来,微愣愣,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张瑧则道:“这暗河中就算有煞尸,也有可能是水生物和两栖生物变成的。我们就贴着暗河一侧石壁,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兴许可以安然通过。”

    卓云也再次出声,“你打头,我殿后。”

    张瑧一笑:“还是我殿后吧,我脏腑已经淬炼一成,对煞气的抵抗力多少比你强点。”

    何谦、冯胜男没说话,而是面色微微胀红,因为两人知道,像之前对付二品、三品异兽的战斗,他们的实力差点不影响什么,可如果遇到的是煞尸,他们就可能成为拖累。

    这种情况下,张瑧、卓云不仅没抛弃他们,反而冒险照顾着他们,这让两人既感动又羞愧。

    卓云听了张瑧的话没再争,而是点了下头,贴着左手边的石壁以一种轻疾地脚步向前跑去。

    何谦、冯胜男紧跟其后,张瑧则在最后面。

    很快周围血煞就浓郁到视线被局限在一丈之内,同时血煞的侵蚀性也变得明显了——四人的皮肤都变红了,还起了一层类似鸡皮疙瘩的小颗粒。

    张瑧则感觉到好像有许多十分微小的虫子在往身体里钻,并不疼,但却有点微麻。

    血煞作为最普通的煞气,人类对其研究也是最多的。

    根据张瑧看到了一本相关书籍上所讲,被血煞侵蚀时的这种微麻感,起初并不会影响人的战斗力,甚至会让人战斗力有些许提升。

    可时间长了,身体就会失控,直至脑部神经系统也被侵蚀,渐渐丧失意识,那就变成了煞尸。

    而脏腑强大的人,其体内气血更强盛,流动更快,新陈代谢也更快,也就能在这种侵蚀中坚持得更久。

    但不论是尚未淬炼脏腑的卓云三人,还是已经淬炼脏腑的张瑧,都不想被煞气长时间侵蚀,因此在感觉到那种微麻感后,都不由跑得更快了些。

    又前进了约莫百十步后,周围的血煞已经浓郁到伸手不见五指,而张瑧四人则全凭着左边的墙壁来辨别方向。

    ‘这里应该已经算是煞气中心了吧?居然一路都没遭遇煞尸,难道是因为这团煞气处在地下暗河,里面没有煞尸?’

    就在张瑧这么想时,右边忽然响起水声,接着暗红色的煞气激涌,一张利齿森森的巨口就从煞气中显露出来,一口咬向中间的何谦、冯胜男。

    张瑧见状,抬起盾牌,斜挎一步,就顶了过去!

    这一顶,张瑧就感觉好像顶上了一辆疾驰过来的汽车,人直接被反撞到石壁上!

    而那张狰狞巨口的主人或许是因为从暗河中跃起,没有稳固的立足点的缘故,力气虽然比张瑧大,却被顶得翻飞回浓郁的煞气中,发出噗通的一声,却是又落入了水里。

    冯胜男、何谦死里逃生,都愣了下,随即就都看向后面。可惜煞气太浓,别说张瑧,就是相邻的彼此,也只是能看个模糊的身影而已。

    “张瑧,你没事吧?”冯胜男出声问。

    “我没事,快往前跑。”张瑧应了声,同时摸着墙壁站稳,往前跑两步,撞到了冯胜男。

    冯胜男也没再耽搁,立马顺着石壁继续往前跑。

    然而下一秒,右侧水声再次响起,暗红色的血煞翻卷,那张狰狞大口便再次显现。

    这一次却是直接咬向落在后面的张瑧!

    张瑧这次却是有了防备,直接矮身躲了过去。

    然后他就听见啪嗒一声,仿佛一个**的重物落到了岸上。

    听见这声音,张瑧不禁想:如果是纯粹水生类煞尸,一时半会儿就没法再袭击了吧?

    谁知他这念头刚出来,既就听到了啪嗒啪嗒两声,虽然不如之前那声大,但却让张瑧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于是他连忙催促:“在跑快些,那东西上岸了!”

    一句话刚说完,张瑧就感觉后面袭来一道劲风。

    这次他没法躲了——一是这段河岸太窄,他只能往右躲,却又很容易掉入暗河里;二是,他前面是冯胜男、何谦,如果他躲开了,那么被这张大口咬到的就很可能是冯胜男。

    危急之间,张瑧猛然转身,依旧是举盾上顶!

    然而这次他的盾牌竟然恰好送到了那张狰狞巨口中,一下被这只看不清模样的煞尸咬住!

    张瑧下意识地想把盾牌拽回来,结果发现竟然没拽走——盾牌竟然在那张狰狞巨口中卡住了!

    更准确的说,是这只煞尸的巨口被盾牌给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