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章 一丁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说的就像你会对秋露儿负责一样,你要是敢娶秋露儿,我就对秋雪儿负责,易世缘,你敢吗?咱们这样的人家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爹早就给你安排了一个名门淑女,连日子都定好了,就等着咱们家的老祖宗大寿之后准备完婚,你敢在这个时候对秋露儿负责吗?你不敢?你也不能,新媳妇儿还没有进门你就先纳妾,你这不是在这儿打我大嫂的脸吗?易世缘,连你都不能的事儿,你最好少让我来!”

    易世杰说完,就要拂袖离去,秋雪儿慌了,焦急的抓住易世杰的衣袖,哭着说道:“二少爷,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要不是因为你,我如何会失了身子,失了身子的我一辈子都会只能跟着二少爷,二少爷,求求你收下我吧,二少爷,二少爷!”

    虽然心里面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是秋雪儿知道,跟着二少爷易世杰是她现在唯一的出路,要是这个时候都不能让自己跟着易世杰,那么以后自己更加的没有机会了,现在自己苦苦的哀求,易世杰没准儿还能心软,易世缘没准儿还能帮一帮自己,过了现在,她真的一丁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秋雪儿冲着易世杰哭了一会儿,然后又冲着易世缘哭,委屈的说道:“大少爷,你一定要为雪儿做主啊,你一定要为雪儿做主啊,大少爷,雪儿发誓,只要雪儿能够和二少爷在一起,今天的事儿,雪儿一定烂到肚子里面,一定!”

    但是她没有办法,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保护好现在应该得到的一切,然后找机会慢慢的报仇,秋露儿,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是你毁了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一定!

    易世缘复杂的看着秋雪儿,虽然他觉得自己不帮忙秋雪儿她也不会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但是这个事关秋雪儿自己的清誉,可是易世缘还是觉得应该帮一帮秋雪儿,不管怎样,有一个承诺,总比没有任何的承诺好吗?

    而且易世缘不是一个喜欢威胁人的人,要是秋雪儿就是不承诺的话,他也不会去逼迫什么。

    易世缘看了看易世杰,说道:“二弟,你不要逼我在爹面前告状,我的手里面有你多少的把柄,你真的要试一试吗?有一些事情,并不是我不想说,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希望这个道理你能够明白!”

    易世杰的身子狠狠的颤了颤,愤怒的看着易世缘,说道:“易世缘,你发什么神经,你为了秋雪儿这么一个人,竟然用那些东西来威胁我,你不觉得大材小用了吗?”

    “一个女孩儿的未来,和几个证据相比,自然是女孩儿的未来更重要一切,雪儿,你别怕,你既然是我们易世缘绣坊里面走出去的人,我必然给你一个公道,但是以后的路,就是你自己的了,到了易世杰那儿,我也是鞭长莫及,帮不了你什么!”易世缘轻轻的安慰了几句,秋雪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泪水再一次的流了下来。

    看着易世缘的眼神满满都是痴恋,这个就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这个就是自己喜欢的男人,永远那样温暖,即使他不喜欢自己,即使自己刚刚威胁了他,他依然不计前嫌的帮助自己,这才是她喜欢的男人,可是这样的男人,她秋雪儿注定不配拥有!

    易世杰冷冷的看着易世缘,说道:“你的话不要说的那样满,我说过要收了秋雪儿,秋雪儿胖的跟猪似的,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不介意给你!”

    易世缘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要是不喜欢,你干嘛耽误人家,而且,你要是不收了雪儿的话,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的照顾你的长子或者是长女的,你也不希望你的长子长女落到我的手里面吧?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看你怎么和爹交代!”

    易世杰的脸色瞬间变了,一脸惊恐看的看着易世缘,说道:“你,你,你敢!”

    “你试试!”易世缘从始至终都是淡定自若,完完全全把易世杰吃的死死地,威胁起来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

    易世缘含笑的来到门口,冲着门口的侍卫说道:“找一个绣娘,让绣娘为按照秋雪儿的身材准备一身衣裳,然后送到这儿来。”

    “是,大少爷!”

    “我还没有答应你!”易世杰看到易世缘已经开始准备衣服了,急了,焦急的吼了一句。

    易世缘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这是你想不答应就不答应的事儿吗?我平时不管你,你真的把我这个大哥当摆设了,这是命令,来自大哥的命令,长姐如母,长兄如父,我是你的长兄,你不听我的也没有关系,你大可以试一试,是你先回到你的院子,还是爹的人先去你的院子,你在外面怎么胡闹我不管,但是到了大哥这儿,你休想胡闹!”

    易世缘霸气的一段话,成功的把易世杰震住了,秋雪儿一脸冒小星星的看着易世缘,太帅了,这才是男人,这才是男人啊!

    易世缘发怒,易世杰瞬间就怂了,无精打采的哒啦着脑袋,一脸嫌弃的看着秋雪儿,很是不乐意的说道:“算我倒霉,快一点儿换衣服,然后跟着本少爷走!”

    秋雪儿垂下了眼睑,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然后冲着易世缘深深的行了一礼,不舍的说道:“大少爷,我走了!”

    易世缘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以后在府里面不能任性,学会照顾自己,待会儿我会让长房按照我的银钱给你开工钱,就当是本少爷送你的一点儿贺礼了。”

    秋雪儿苦涩的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大少爷,但是,大少爷,我在临走之前,能不能见一见露儿,我和露儿是姐妹,出了这样的事儿,我想见见她,和她说说话,交代一点儿事情,以后我是二少爷的人,再想回家就难了,我想让露儿给我的爹娘捎几句话,可以吗?”

    秋雪儿说的很是伤感,无人不动容,易世缘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来,易世杰也答应了下来。

    换好了衣服,秋雪儿就四处打听秋露儿的踪迹,不知道是为了避嫌还是心虚的原因,易世缘和易世杰的人都没有帮助秋雪儿,都是让秋雪儿自己去寻找。

    今天大家都忙疯了,谁有那个时间,那个经历去注意一个有意避开她们的人啊?

    最后,秋雪儿是在绣坊里面发现的秋露儿,秋露儿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屋子里面,门是开着的,没有关。

    秋雪儿一步一步的来到屋子里面,秋露儿轻轻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秋雪儿勃颈处的吻痕,讥讽的说道:“恭喜你啊,终于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说完,秋露儿拿起桌子上的酒喝了一口,然后重重的放下,眼神有一点儿恍惚,显然已经喝了许久了。

    秋雪儿看着秋露儿现在这个样子,心里面没有一丁点儿的开心,反而坐到秋露儿的对面,说道:“还有酒吗?给我一坛!”

    秋露儿笑了笑,伸手把自己身边儿的酒壶递到秋雪儿的面前,讥讽的说道:“我的东西你也敢喝,你不怕我给你下毒啊?”

    秋雪儿笑了笑,一把接过秋露儿手里面的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然后抹了抹自己的嘴,说道:“有什么不敢喝的,要是你真的毒死我了,我反而解脱了,我知道,你自己心里面不舒服,可是我心里面就舒服吗?我知道,你在这儿怪我,恨我,可是我呢,我怪谁?我恨谁?秋露儿,我们两个都被人算计了,都被人算计了!”

    秋雪儿哭着,喝着,泪水滴到酒里面,好苦,好涩!

    秋露儿冷冷的看着秋雪儿,说道:“秋雪儿,是你自己痴心妄想,所以才毁了你自己,但是你为什么要拉上我,秋雪儿,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要这样害我!”

    秋雪儿哭了,说道:“我害你,我做梦都想成为你,大少爷喜欢你,可是大少爷不喜欢我,我们两个明明都中了chun yao,但是大少爷选择救你,而我只能自生自灭,你知道我心里面多么的不是滋味儿吗,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你怎么可能知道?”

    秋雪儿痛苦的喝着自己手里面的酒,一不留神被酒呛到了,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不不要胡说八道,易世缘怎么可能喜欢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绣娘罢了,我是他的下属,他那样的人,如何会喜欢我?”秋露儿不是很相信,脑子里面浮现出他们两个第一次相遇的样子,那一次,她刚刚穿越而来,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易世缘,那天的易世缘似乎很着急,有一点儿狼狈,让安子给了自己一张银票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然后她一个失手,把银票撕了,惹得易世缘当场无语。

    还有那一次,易世缘为了救自己,撇下自己的生意,带着人急匆匆的来到她们村儿里面,在易世杰的手里面救下了自己,然后自己才来到了易家绣坊里面,难道易世缘真的喜欢自己吗?

    而且这一次的事情,秋露儿并不会觉得是易世缘喜欢自己,也许易世缘只是更加的不喜欢秋雪儿罢了,和秋雪儿相比,自己至少苗条好看,而且和易世缘更加的熟悉一点儿罢了!

    一口一口的喝着自己手里面的酒,说道:“你回来找我,就是为了与我说这些的,要是只有这些的话,你就回去吧,我已经知道了。”

    秋雪儿复杂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不是,我回来找你,是想让你离开这里,永永远远的离开,回到村子里面,要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恨你,因为你的存在,我失去了大少爷,这事儿,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秋雪儿愤怒的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秋露儿的眼睛,等待着秋露儿的答复。

    秋露儿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秋雪儿,你在做梦吗?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签了多久的合约,你让我现在离开,你是想让我违约吗?那么是不是表示,违约金,你可以替我出!”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雪儿,秋雪儿冷冷的一哼,说道:“你做梦,你必须离开这里,我永永远远也不要再见到你!”

    “你是在害怕看到大少爷娶我的那一幕是不是?”秋露儿看着秋雪儿紧张的样子,突然想斗一斗秋雪儿,秋雪儿的身子剧烈的颤抖,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耳朵,愤怒的说道:“没有,我没有,我只是不想看到你,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而已!”

    “我知道了,我会找一个机会和大少爷说的,不仅你不想看到我,我也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易世杰,不想看到易世缘,好了,你出去吧,我有一点儿喝多了,我想休息!”秋露儿一口一口的往自己的嘴里面灌酒,开始下逐客令。

    从始至终,秋露儿的脸上有的只是难受与落寞,没有一滴眼泪,似乎只是一个有心事的姑娘,在这儿喝酒一样,单单看秋露儿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刚刚失贞的少女!

    秋雪儿呆了呆,然后脸上露出了狂喜的样子,说道:“你,你真的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难道真的等着易世缘来娶我吗?难道真的要过易世杰给你的那种日子吗?我不要,那样的日子不是我要的!”秋露儿一口一口的喝着酒,继续说道:“失贞又如何,大不了就是不嫁了,以我的本事,难不成还养活不了我自己?你是在开玩笑吗?”

    “不嫁?”秋雪儿从来也没有想过女人可以不嫁人,这样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但是秋露儿竟然说的这样大义凌然,这样正常,秋露儿,你的脑子里面想的到底都是什么东西啊?

    “对,不嫁!”秋露儿低低的重复着,说道:“男人有什么用?为什么要嫁人,我这辈子,要么不嫁,要么嫁给爱情,一个我不爱的,不爱我的男人,我是打死也不会嫁的,一个真正爱我的男人,一定不会委屈我,一定不会三妻四妾,我要的一直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没有,我宁愿什么都不要!”秋露儿淡淡的说道,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憧憬,这样的爱情,她可以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