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自己这是着凉了,失足落水之后,她只简单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来的大夫也被她轰了出去,她和秋露儿的都没有接受任何的治疗,秋露儿好歹是穿着衣服在软榻上躺着,身上还有被子,而她自己光溜溜的站在这儿半天了,没有任何的遮挡,再加上刚刚情绪剧烈的起伏,还吸食进去那么多的香料,看到易世缘之后浑身燥热,身上更是滚烫,这会儿自己被冷落,心都凉了。

    不知道是心伤还是单纯的着凉,亦或是自己吸食的香料太多,此时已经起了作用,秋雪儿现在只觉得浑身难受,难受的要命,但是她偏偏还动不了,这让秋雪儿更加的难受了。

    易世缘被秋雪儿刚刚的话吓到了,现在易世缘真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害怕真的如秋雪儿说的那样,秋露儿现在正光溜溜的呆在哪个角落里面,所以易世缘不敢让别人进来搜,只能自己动手,但是自己动手又有一点儿扭捏,所以这个速度实在是快不到哪儿去。

    找了一圈儿,终于在内屋的软塌上发现了正沉沉的睡觉的秋露儿,易世缘看着衣衫完整的秋露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又有些微弱的失望。

    看着秋露儿躺着的这个地方,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个地方怎么能够好好的休息啊。

    不对!

    被锦娘带走的易世杰,一脸迷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奇的说道:“这怎么越走越偏僻了啊?”

    锦娘淡淡的笑着,说道:“二少爷喝醉了,这里怎么会越来越偏僻呢,二少爷在好好看看这是哪儿,这儿不就是二少爷想要来的地方吗?”

    易世杰愣了愣,真的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看着自己眼前的景色变化,变成了易世缘寝殿的样子,易世杰笑了,说道:“对,就是这儿,走,走,快一点儿,秋露儿在易世缘的寝殿,要是我去晚了,英雄救美的事儿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要是秋露儿被易世缘救下来了,直接以身相许了,那么我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锦娘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秋露儿?露儿怎么了?露儿不是落水了吗?难道,露儿落水是被易世杰陷害的,易世缘这是要对露儿出手?

    几个乞丐看到锦娘被欺负,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锦娘人很好,看到他们这些乞丐可怜,经常从府里面带吃的出来给他们吃,有的时候谁病了,锦娘还自己掏腰包给他们买药,在这些小乞丐的心里面,锦娘是他们的再生父母,是他们的大恩人,但是自己的恩人现在被大户人家的少爷欺负了,她们如何看的下去?

    所以在锦娘找到他们,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打易家二少爷的时候,他们想都没有想,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来。

    若说一开始只是答应下来,那么现在就是真的怒了,锦娘在他们的眼睛里面比大户人家的小姐还要好上千倍万倍,但是现在竟然被这样的一个畜生这样的欺负,他们如何不生气?

    他们平时能够和锦娘说上一句话自己都能够开心好几天,这些人没有一个不喜欢锦娘的,只是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配不上锦娘,所以一直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不敢亵渎半分。

    此时他们看到锦娘在那儿哭,看到锦娘的外衣已经被撕烂,心似乎是被刀子狠狠的扎了一刀似的,一个个气的嘴唇发抖,真的是下死手,往死里打!

    领头的小乞丐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怀里面取出来一块红布,红布里面包着一块粉色的锦帕,锦帕的右下角绣着一个小小的锦字,这是上一次锦娘来看他们的时候,不小心落下来的,乞丐偷偷当宝贝似的收着,从来不敢拿出来用一下。

    现在,乞丐把手里面的帕子递到锦娘的手里面,他不敢为锦娘擦眼泪,害怕锦娘嫌弃自己脏,但是她又不忍看到锦娘这样伤心哭泣,控制不住的想要安慰。

    锦娘愣愣的看着乞丐手里面干干净净的帕子,将帕子重新拿到自己的手里面,复杂的看着那个乞丐,说道:“原来,是落到你这儿了,我还以为丢了呢,谢谢你帮我存着!”

    乞丐的眼睛亮了亮,锦娘,锦娘没有嫌弃这个帕子被自己碰过?

    几个乞丐冲着易世杰就是一通暴打,一开始易世杰没有防备,再加上被锦娘下了药,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他现在看什么,看谁都觉得是里面的头牌香儿。

    所以一开始直接被打了一个结实,再加上乞丐的人多了一点儿,易世杰一开始是狼狈了一点儿,但是这当头一棒,也把易世杰身上的药劲儿打散了一些,易世杰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这些乞丐,瞬间就怒了,他堂堂的易家二少爷,今天竟然被这些乞丐打了,真的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锦娘早就被乞丐头头劝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视线很好,既可以看到易世杰,又能够防止易世杰看到自己,锦娘现在很安全,只是苦了这些乞丐。

    领头的乞丐看到易世杰要发飙了,急忙吹了一下口哨,一众乞丐有组织有纪律的离开,在易世杰还没有把人叫来之前,就已经作鸟兽散!

    这里本来就偏僻,再加上今天易世缘设宴,府里面人手本来就不够,这里自然是找不到什么人的。

    易世杰看到这些乞丐要跑,先要去追,但是刚刚动一下,就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疼,让易世杰把正事儿想起来了,恶狠狠的瞪了这些乞丐一眼,嘟嘟囔囔的说道:“你们这些乞丐,给本少爷等着,等到本少爷收了秋露儿,本少爷再来找你们算账!”

    易世杰嘟囔完,就飞快的离开。

    锦娘一脸痛快的看着一身青肿的易世杰,恶狠狠地说道:“让你欺负娟儿姐姐,让你欺负娟儿姐姐,但是,你刚刚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等你收了露儿妹妹?怎么收?我们这些绣娘都是大少爷的人,你凭什么收?”

    锦娘眨了眨眼睛,想要跟上去看一看,但是当锦娘看到自己身上破碎的衣服的时候,锦娘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下来。

    “露儿有大少爷护着呢,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我还是先去换一身衣服吧,我要是再不去收拾一下自己,待会儿出事儿的就该是我了。”锦娘嘟嘟囔囔的说道,来到了离这里不远处的一个偏僻地方,锦娘既然敢让人打易世杰,自然是早有准备,自有自己的脱身之法,她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一套新衣服放到偏僻的地方,只等着事成之后换一身衣服,然后她就可以没事儿人似的堂而皇之在易世杰等人面前晃悠了。

    易世杰指认自己又如何?你那个时候被人下药了,无法证明你看到的人就是我,只要她死咬着牙不承认,易世杰也不能奈何自己什么,毕竟自己是大少爷的人。

    易世杰一脸鼻青脸肿的来到易世缘的屋子面前,一直被守门的几个侍卫当成怪物看了,一个侍卫疑惑的问道:“二少爷,您这是怎么了,需不需要属下为二少爷请大夫?”

    易世杰听到侍卫议论自己的脸,脸色瞬间黑了一圈儿,愤怒的说道:“闪开,本少爷就是为这事儿来到,本少爷现在的心情不好,你们几个最好给我躲远一点儿,让开!”

    几个侍卫看易世杰这样凶神恶煞的,还真的不敢拦着,要是大少爷不在屋子里面,他们没准儿还能抵死拦一下,毕竟大少爷的屋子里面也有很多的重要东西的,要是丢了什么,他们这些侍卫一个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但是现在大少爷就在屋子里面,他们也就没有这方面的顾及了,再加上二少爷在他们这儿被人打成这样,不要说这个人是二少爷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客人,恐怕也是要发飙的。

    所以一众侍卫一个个都很是从善如流,恭恭敬敬的为易世杰让开了位子,放易世杰进去,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易世杰屋子的主人就在里面!

    易世杰早就发现易世缘在屋子里面了,但是那个时候正是易世杰开心的时候,他如何能够停下来,等到易世杰完事儿了之后,才懒洋洋的看了看易世缘,说道:“怎么,你是来学艺的?”

    易世缘终于放下自己手里面的书,说道:“我就是来看一看,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在我这儿做这些的?”

    易世缘淡淡的看了看秋雪儿,说道:“你要是喜欢,你拿去就是了,但是你不要忘了,这个是绣娘,不是家奴,你要是想要的话,是要掏银子的。”

    易世杰的眼睛狠狠的一眯,说道:“就这样的货色,你还要和我要银子?”

    易世缘笑了,说道:“不应该吗?我们都是生意人,你拿了我的东西,我和你要银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难道二弟做生意,都是不给银子的啊?”

    易世杰眼珠子一闪,笑了,说道:“好啊,我可以给你银子,但是我还要和你做一笔生意,我要秋露儿,你,出一个价吧。”

    易世缘凉凉的看着易世杰,说道:“不卖!”

    易世杰直接从大床上坐了起来,随手穿好自己的衣服,说道:“大哥,你这样就不对了,刚刚是你说的,我们都是生意人,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毁了我们的生意呢?要是大哥不想给的话,那么我自己去问问秋露儿就是了,我去问一问,她愿不愿意跟我走。”

    说完,易世杰就冲到了屏风后面,他刚刚看的清清楚楚,易世缘刚刚就是从屏风后面出来的,秋雪儿都在这儿,那么秋露儿一定也在。

    易世缘的神情瞬间变成了慌张,立马冲到易世杰的面前,冷冷的说道:“这里是我的房间,二弟,你这样合适吗?”

    易世杰没有回答易世缘的话,反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安安静静站在那儿的秋露儿,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没事儿?”

    秋露儿恭恭敬敬的冲着易世缘和易世杰行了一礼,说道:“秋露儿见过大少爷,二少爷!”

    易世杰一脸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秋露儿,目送秋露儿离开,易世缘一脸复杂,纠结,几次张了张嘴,最后都什么也没有说,任由秋露儿离开。

    秋雪儿一脸愤怒的看着从自己身边路过的秋露儿,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在屋子里面听的清清楚楚,秋露儿已经和大少爷在一起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大少爷明明是自己的,秋露儿才是二少爷的啊,错了,都错了,都错了!

    秋露儿,我恨你,是你毁了我,我恨你!

    秋雪儿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气的浑身发抖。

    秋露儿路过秋雪儿的时候,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但是就是那一眼,竟然让秋雪儿遍体生寒,秋露儿生气了,很生气非常生气!

    易世杰和易世缘大眼看小眼,都没有明白秋露儿是什么意思,两个人竟然都心照不宣的来到了门口,偷偷的观察着秋露儿的反映。

    秋露儿一直很淡定,一步一步的走着,似乎没事儿人似的,直到走到拐角的地方,秋露儿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屋子的方向,易世缘心虚,条件反射的蹲了下去,生怕被秋露儿看到,易世杰看到易世缘蹲了下来,自己也跟着条件反射的蹲了下来,然后两个人都一脸古怪的看着对方,轻轻一哼,两个人站到窗户的两边,继续去看秋露儿。

    但是此时的秋露儿已经走远到他们看不到了。

    秋雪儿把这一切收在眼里,脸上的泪水更加多了,无助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但是他喜欢秋露儿,自己不喜欢的人上了自己,但是他同样不喜欢自己,为什么会这这样,为什会这样,她秋雪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

    秋雪儿的哭泣终于引起了易世缘的注意,易世缘淡淡的看着易世杰,说道:“还不把你的人带走,你既然上了人家,你自然要对人家负责!”

    易世杰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不情愿,说道:“本少爷只是玩玩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