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不会胡闹的

    二少爷认识我,他同样认识你,你去他的身边儿,他一定会想尽方法的折磨你的,你忘记娟儿姐姐了?娟儿姐姐身上的伤现在都没有好利索呢,锦娘,你可要想清楚啊!”

    锦娘笑了笑,说道:“因为娟儿姐姐的事儿,二少爷已经惹恼大少爷,我猜二少爷不敢再对我做什么了,放心吧,这众目睽睽的,难道就真的没有王法了吗?”

    锦娘冷冷的说道,语气里面有着森冷的杀气,秋露儿的心咯噔一下,不对,锦娘,锦娘这是要借着这次的机会去整治二少爷易世杰,这样的眼神,绝对不仅仅是愤怒,锦娘这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给娟儿姐姐报仇!

    秋露儿死死的握住锦娘的手,说道:“锦娘,不可以,要是让娟儿姐姐知道了,娟儿姐姐不仅不会开心,她还会难过,娟儿姐姐对你那么好,她一定不会愿意看到你为了她以身犯险的,锦娘,千万不要做傻事,要是你再出了什么事儿,这个绣坊,就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撑起来了啊。”

    锦娘笑了笑,说道:“露儿,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大家一个个的都站到自己应该站着的地方,露儿,好好的照顾大少爷,我去了!”

    秋露儿复杂的盯着锦娘的脸,看着锦娘那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秋露儿的心上面似乎压着一块儿石头似的,无比沉重!

    她要怎么做,她要怎么做才能帮助的到锦娘?

    “大少爷到!”侍卫喘着粗气大声的说道,这宴会本来就是易世缘举办的,再加上易世缘本来就是一个绅士,这样的场合,他是不会拿着架子故意迟到的。

    在所有客人都没有来到之前,易世缘就安安静静的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看了看站在一边儿的秋露儿,说道:“过来!”

    秋露儿咬了咬牙,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走了过去,客客气气的冲着易世缘行了一礼,说道:“露儿见过大少爷。”

    易世缘有一点儿惊讶的看着秋露儿,说道:“真难得,你竟然有这样听话的时候?”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露儿虽然是乡野出身,但是也知道什么场合可以胡闹,什么场合不可以胡闹,今天露儿是大少爷身边的婢子,不是私人绣娘,所以今天,露儿是不会胡闹的。”

    易世缘很是满意的听着秋露儿的话,要是以前秋露儿就这样听话该有多好啊。

    “但是!”秋露儿话锋一转,脸上浮起了大大的微笑,继续说道:“但是,露儿想请大少爷帮一个忙,露儿是绣娘,而且出身乡野,不会伺候人,所以,露儿想让大少爷把锦娘调过来和露儿一起服侍大少爷!”

    最快,最稳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让大少爷把锦娘调过来,一点儿也不给锦娘自由活动的机会,要不然秋露儿总觉得今天锦娘会出事儿,而且事儿还不会小。

    易世缘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的向我示好的,你说你不会伺候人,所以让锦娘过来,这话我怎么这么不信呢?要是不说出真相,我今天就不让锦娘过来了,我倒要看一看,今天锦娘会怎样。”

    “你,易世缘,锦娘到底是不是你的人啊,你怎么可以对锦娘这样冷淡!”秋露儿气急,这个易世缘,怎么可以这样没有人性?

    易世缘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过是一个管事儿的罢了,她和娟儿一样,下去了总会有人顶替上来了,娟儿下去了,锦娘上来了,绣坊里面不是照样没有出什么纰漏吗?”

    “可是,可是娟儿姐姐和锦娘不一样,娟儿姐姐是,她是罪有应得,而锦娘是无辜的,易世缘,你不可以见死不救!”秋露儿愤怒的说道,娟儿姐姐得到那样的下场,说白了还是自己作死,要是她不鬼迷心窍的想要害秋露儿,绣坊里面如何会出那样大的事儿?

    最后被二少爷易世杰收拾也是罪有应得,可是锦娘不一样啊,锦娘什么都没有做错,锦娘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不应该让她承受的东西?

    易世缘看到秋露儿这样着急,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求我,我还真的没有看到你求人是什么样子,也是这样无礼吗?”

    易世缘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露儿,秋露儿的眼睛一眯,这个易世缘,竟然让自己求他?

    紧了紧自己的拳头,愤怒的说道:“易世缘,你是在做梦吗?”

    易世缘再一次笑了,说道:“很好,你既然不求我,那么这事儿咱们就不要再说了,锦娘身为管事儿的,是一个有分寸的,我相信,锦娘不会出什么事儿的,我希望你也相信锦娘,待会儿易世杰来了,你的一举一动,易世杰都会注意,你要是不想害锦娘的话,你的眼神最好不要经常往锦娘那儿跑。”

    秋露儿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的抿了一口,说道。

    秋露儿抿了抿自己嘴,还要说什么,就见到易世杰穿着一身很是骚包的红色衣服来了。

    易世缘穿的是秋露儿为他做的那件儿衣服,上面也有大面积的红色,图的就是一个喜气,而易世杰的这身衣裳,跟新郎官儿似的,一身的喜气,看的秋露儿眉头挑了挑,红色,都是红色,这是在衣服上就要斗法了啊!

    易世缘低低的笑了笑,说道:“你看到易世杰的视线了?不要把锦娘看的多重要,在易世杰的眼睛里面,锦娘就是一个下人,他能不能想起来锦娘还不知道呢,毕竟以前的锦娘就是娟儿屁股后面的一个小跟班儿而已!是你自己吓唬自己了。”

    秋露儿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了,但是眼睛依然不敢四处看,更不敢去看易世杰的方向,生怕让易世杰注意到自己,注意到站在她身边儿的锦娘。

    “大哥,你可有一点儿不厚道啊,你今天设宴,竟然没有请弟弟,大哥,你说这事儿,你是不是应该自罚三杯?”易世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还好他在别人的耳朵里面听到易世缘设宴的事儿,要不然今天这样的大的事儿还真的让易世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办成了,这可不行。

    之前易世缘抢了自己那样大的一个订单,他今天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一口恶气出了!

    易世缘轻轻的举起自己手里面的茶杯,笑着说道:“生意这种事儿,都是各凭本事,二弟,你自己没有本事,怎么来怪起大哥来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想好好的做生意的话,大哥定不吝赐教,二弟,要跟大哥学一学吗?”

    易世缘笑眯眯的话,成功的让易世杰黑了脸,易世杰一脸愤怒的说道:“用不着!”

    一口把自己酒杯里面的酒水咽了下去,空空的酒杯放在桌子上,锦娘手里面拿着酒壶,轻轻的为易世杰重新斟满了酒水,易世杰看了看锦娘,皱了皱眉头,说道:“本少爷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锦娘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道:“二少爷能够对奴婢有印象,奴婢不胜欣喜!”

    锦娘也不傻,知道此时此地不能说自己是绣娘,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二少爷听到锦娘这样说,也没有怀疑什么,以为锦娘是经常在易世缘身边儿走动的下人,所以易世杰才眼熟了一点儿,一口把自己手里面酒水再一次饮尽,锦娘乖乖的再次为易世杰斟酒。

    易世杰一口一口的喝着,似乎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儿一样,似乎就是来这儿故意买醉似的。

    锦娘一下一下的为易世杰斟酒,宾客们一个一个的到了,刚刚进来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但是当他们看到易世杰也在的时候,一个个都笑不出来了。

    易家分为两派,一派是以嫡长子易世缘为首的,一派是以家族势力雄厚的易世杰为首,这两派人平时就没有什么交集,即使是有,多数也是聚集在一起闹事儿的,很少能够坐下来好好的说话,本来他们这些人是来喝庆功宴的,但是易世杰的出现,让这些喜气洋洋的人一个个都警惕了起来,易世杰能够出现在易世缘的宴会上,你说易世杰不会闹事儿,鬼都不信!

    易世杰讥讽的看着一些熟面孔,冷冷的说道:“今天人来的真齐啊,我听说你们是聚集在一起开庆功宴的,庆祝从本少爷的手里面抢走了一个大单子的?大哥,是这么一回事儿吗?”

    易世缘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二弟说话怎的这样偏激?大哥就不能时不时的把自己的人叫来说说话,聊聊天,互相联络一下感情吗?”

    “呵呵,可以,自然是可以的,那么大哥一定也不会介意我坐在这儿吧?更不会介意一个喝多了的人在这儿做一点儿什么吧?”易世杰手上一个用力,就把站在一边的锦娘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锦娘大惊,手里面的酒壶应声落地,酒水洒的到处都是。

    锦娘瞬间花容失色,惊恐的说道:“二少爷,你这是做什么?”

    易世杰笑了笑,说道:“我做什么?我还要问你要做什么呢?我想起来你是谁了,你是锦娘,易世缘绣坊里面的管事儿的,锦娘啊,你那什么娟儿姐姐身上的伤好了吗?上次本少爷出手重了一点儿,没有留疤吧?”

    易世杰认出了锦娘,故意拿娟儿的事儿来刺激锦娘,就是等着锦娘自己做出一点儿什么冒犯的举动,这样易世杰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收拾锦娘,就连易世缘都不好说什么!

    秋露儿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里面了,一脸惊恐看着易世杰,担心的看着锦娘,锦娘,淡定,忍耐,千万不要发飙,千万不要发飙!

    不知道是不是秋露儿的祈祷起了作用,易世杰这样的冒犯,锦娘竟然真的忍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回二少爷的话,绣娘娟儿没事儿,有劳二少爷操心了。”

    看到锦娘这样淡定,秋露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锦娘是一个知道隐忍的,要不然今天的锦娘恐怕要走当初娟儿姐姐的老路了,这个易世杰下手可黑着呢!

    “绣娘娟儿?”二少爷易世杰反反复复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嘴角满满都是似笑非笑,大手轻轻的抬起锦娘的下巴,说道:“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当时我让人打了娟儿,那个时候的你可是很恨我的。”

    锦娘的身子轻轻的颤了颤,说道:“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二少爷还说这些做什么?二少爷,锦娘为二少爷斟酒吧。”

    说完,锦娘就从二少爷易世杰的腿上下来,从地上捡起酒壶,恭恭敬敬的说道:“二少爷,酒洒了,锦娘再去换一壶!”

    二少爷易世杰看着这样听话的锦娘心里面很是不满意,但是又没有办法,人家锦娘乖乖的,她总不能没事儿找事儿吧,要是这里是自己的院子也就罢了,但是这里是易世缘的地方,要是自己真的无缘无故的做了一点儿出格的事儿,易世缘是不会答应的,他还是不要给自己找不自在了吧。

    秋露儿手里面拿着茶壶,眼睛死死的盯着易世杰,只要易世杰刚刚敢再过分一点儿,秋露儿都不敢保证自己手里面的茶壶会不会飞到易世杰的身上。

    易世缘凉飕飕的看了看秋露儿,说道:“你就是这样伺候人的。”

    秋露儿愣了愣,看了看易世缘手里面早就干涸的茶杯,急忙为易世缘把茶满上。

    易世杰似笑非笑的看着易世缘手里面的茶杯,说道:“大哥,不是吧,你自己设宴,结果你自己不喝酒,这样是不是有一点儿不地道啊?大家说是不是啊?大家面前都放着酒,只有你们的大少爷面前放着茶,你们就是这样设宴的啊?”

    易世缘含笑的抿了一口自己手里面的茶水,说道:“前阵子病了一场,大夫说了,我要养一养,近期不能饮酒,要是二弟介意的话,不妨二弟代替大哥多喝几杯,如何?”

    “秋雪儿,为二少爷斟酒!”易世缘随意的叫了一下站在易世杰另一边的秋雪儿,秋雪儿本来是负责伺候别人的,但是现在锦娘走了,秋雪儿离易世杰最近,这活儿自然而然就落到秋雪儿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