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因为他知道,娟儿被打,这都是咎由自取,因为这事儿本来就是娟儿做的。

    易世杰愤怒的瞪着易世缘,说道:“那么我受到的委屈呢?你打算怎么做?”

    易世缘看了看娟儿,说道:“娟儿,绣坊里面出了这样大的事儿,本就是你的疏忽,本少爷罚你成为普通绣娘,绣坊里面的事情交由锦娘全权打理,你可福气?”

    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锦娘并没有开心,反而大惊失色,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说道:“大少爷息怒,这样的事儿也不是娟儿姐姐愿意看到的,还希望大少爷能够给娟儿姐姐一次机会。”

    “望大少爷能够给娟儿姐姐一次机会!”

    锦娘的头磕的砰砰响,要说实在有多实在,看的秋露儿都觉得脑门疼。

    秋露儿看了看娟儿,说道:“娟儿,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娟儿在安子的搀扶下吃力的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一切都是娟儿咎由自取,娟儿谢谢大少爷,谢谢大少爷没有把娟儿赶出去,锦娘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娟儿相信,锦娘有能力打理好这里的一切。”

    锦娘哭着看着娟儿姐姐,说道:“娟儿姐姐,你说什么傻话啊,锦娘什么都不会的,大少爷,锦娘真的什么都不会,还望大少爷给娟儿姐姐一次机会。”

    “锦娘,够了,这已经是大少爷最大的仁慈了,你还没有看出来吗?”秋露儿脸色复杂的说道,娟儿姐姐能够有现在这个下场,真的比自己预想的好太多了,其实,易世缘的人还是不错的,在知道真相之后,还能设法保全娟儿姐姐,并且用了一个众人都觉得委屈了娟儿姐姐的法子保全了娟儿姐姐,并且提拔了娟儿姐姐亲自调教出来的人,以后娟儿姐姐在绣坊里面,虽然没有了管事儿的位子,但是地位依然不会受到影响。

    易世缘,谢谢你!

    锦娘死死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愤怒的瞪着易世杰,都是这个易世杰,要是没有易世杰,娟儿姐姐怎么会遭此劫难?

    锦娘把这笔帐都算到了易世杰的头上,易世缘冷冷的看着易世杰,说道:“你可满意?”

    易世杰看着易世缘那已经黑了半边的脸,知道自己这个大哥是真的生气了,笑了笑,说道:“满意,自然是满意的,既然这样,我就不在这儿多待了,我们走。”

    折了易世缘手里面的一个管事儿,这对易世杰来说也是好事一件,但是他心里面依然窝火,看着易世缘的眼神就知道,易世缘还是觉得他才是凶手,不行,这事儿他一定要彻查,偷偷的查,他才不要背这样的黑锅呢。

    “听说,弟弟最近弄到了一单大生意,这单生意,哥哥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易世缘风轻云淡的说道,似乎是在那儿说一件很是不起眼儿的事儿似的。

    敢到他的绣坊里面撒野,那就应该想好后果!

    易世杰听到易世缘的话,猛地转过身来,愤怒的说道:“你敢?”

    “哥哥劝你一句,与其在这儿撒泼,倒不如赶紧回去看一看,也就是咱们说话的功夫,你的那单生意就直接易主了。”易世缘淡淡的说道。

    易世杰的眼神狂闪,一甩衣袖,带着自己的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易世缘一步一步来到娟儿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后面的侍卫立马就拿出了伤药,易世缘把伤药递到安子的手里面,说道:“交给你了。”

    安子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手里面的伤药,惊恐的看着易世缘,说道:“我是男的。”

    易世缘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一脸无辜的说道:“这里有女的吗?”

    秋露儿重重的咳了咳,大声的说道:“一个个都很闲是吗?今天可以有两倍的绣活儿要做的,赶紧的,开工啦开工啦!”

    臭娘们一个个冲着娟儿和安子漏出了暧昧的微笑,呼啦一生作鸟兽散。

    安子瞬间傻眼,欲哭无泪的看着一瞬间走干净的绣娘,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家的大少爷,委屈巴巴的叫了一声:“大少爷!”

    易世缘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子,说道:“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但是依然毛手毛脚,无法无天的,是时候让个人管管你了,而且刚刚卸下了管事儿的娟子,无官一身轻的,正好能够做你的贤内助!”

    娟儿惊喜的看着易世缘,开心的说道:“娟儿谢谢大少爷成全!”

    锦娘和一众绣娘们都趴在绣坊的窗户上看着外面的一切,锦娘开心的说道:“原来,大少爷撤了娟儿姐姐的管事儿位置是为了让娟儿姐姐回去相夫教子啊,我就说嘛,大少爷不是恶人,大少爷怎么可能对娟儿姐姐下这样的狠手,原来,好事儿在这儿等着呢。”

    “就是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娟儿姐姐离开我们,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谁说娟儿姐姐会离开的啊,大少爷说了,以后娟儿姐姐是这里的普通绣娘,娟儿姐姐还是会和我们在一起的。”

    大多数人都是一副开心的样子,都在那儿真诚的祝福娟儿姐姐,娟儿姐姐傻傻的守着安子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苦尽甘来了。

    安子傻傻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娟儿,支支吾吾说道:“我,这事儿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可以去求一求大少爷,真的。”

    安子眼巴巴的看着娟儿,一百个一千个希望娟儿能够说她不同意,可是等到的是娟儿幸福的笑容,娟儿开心的说道:“安子哥哥,你的难处我都懂,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难做的,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妻子,相信我,安子哥哥。”

    安子一脸懵逼的看着娟儿,满脑门儿的问号,他的难处?他最大的难处就是娶娟儿好不好啊?

    秋露儿祝福的看着两个人,对屋子里面的绣娘说道:“你们还记得,大少爷刚刚对二少爷说了一句什么?”

    花儿姐姐想了想,说道:“大少爷,大少爷说勉为其难的收了二少爷的一个大订单!”

    “没错,所以,这位,还愣着做什么啊?我们要忙了,忙到死的那种!”秋露儿漏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众绣娘都发出了出一个哀嚎,天啊,现在他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多,还会有更多的订单,以后真的会忙到死,啊,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大家加油,抢了二少爷的单子,就算是为了娟儿姐姐,咱们也要争一口志气,免得让二少爷那边儿的人轻看了,到时候丢人的还不是咱们大少爷?”

    锦娘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大少爷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不可以辜负大少爷的信任的,来姐妹们,开始干活了!”

    秋露儿也笑了,说道:“大家加油干,干不出来也是没有关系的,这不是还有我吗?”

    花儿姐姐和秋露儿最是熟悉,很是不给面子的轻嗤了一声,说道:“你?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你还是先想一想,怎么把你的那四倍工作做出来再说其它的吧。”

    秋露儿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这是被小看了吗?

    看了看放在一边的那一摞儿被裁缝裁剪好的衣服,说道:“好,那么我先保住自己个儿,来来来,来一个人,告诉我这些衣服都有哪些要求,这摞儿衣服归我了。”

    锦娘笑了笑,说道:“好好好,我来告诉你!”

    大家看到秋露儿盯上了那一摞衣服,都没有当回事儿,以为秋露儿是要打算做个十天半个月的,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秋露儿只是想用几个小时完成。

    秋雪儿一个人因为手的缘故,一个人站在那儿,什么都帮不上忙,只能做一点儿粗活,心里面委屈极了。

    走到门口看到娟儿姐姐那一脸甜蜜的样子,看了看安子哥那俊朗的五官,还有尊贵的身份,秋雪儿羡慕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暗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无声的说道:“我以后过的一定比娟儿姐姐还要好,都是绣娘出身,娟儿姐姐可以嫁给安管家,她也可以,她也可以嫁到好人家。

    秋雪儿摸了摸自己还算是漂亮的脸,心里面瞬间燃烧起来希翼的火苗。

    去可以的,她一定可以的!

    “雪儿,站在这儿做什么啊?跟我去仓库里面拿布料去。”一个绣娘来到秋雪儿的身边,淡淡的命令着,秋雪儿低下了自己的头,隐藏起自己眼睛里面的屈辱,她是来易家绣坊里面做绣娘的,不是来做粗使丫头的,同样都是绣娘,你凭什么可以对我指手画脚的?

    秋露儿看了看这个绣娘身上的衣服,要比秋雪儿身上的精致一些,秋雪儿苦笑了一下,是了,这个绣娘是私人绣娘,是府外的一个老爷家的私人绣娘,私人绣娘不仅能够得到易家的好待遇,要是衣服做的好,还可以得到自己客人的赏赐,大户人家的赏赐都是非常多的,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件儿都能够让秋家这样的人家过上好一阵子的好日子。

    秋雪儿一步一步的跟在这个私人绣娘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姐是如何坐上私人绣娘的?”

    前面的绣娘愣了愣,说道:“这些都是大少爷说的算的,咱们这么大的绣坊,虽然大部分接的都是外面的大单子,但是也会有一些小单子,那些和易家交好的大户人家也是喜欢穿咱们易家绣坊做出来的东西,但是他们的要的往往都很少,一件儿两件儿的,一件儿两件儿这样的数量,根本就不值得我们流水线生产,所以就有了私人绣娘这个位子。”

    “大少爷钦点的?那么有什么要求吗?”秋雪儿的眼睛亮了亮,他还以为会经过多少道考核呢,原来只是大少爷一句话的事儿啊。

    前面的私人绣娘笑了笑,说道:“能够有什么要求啊,一般能够得到管事儿的提拔,让自己在大少爷面前露露脸,再就是绣工一定要过关,这点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能够进咱们易家绣坊的,哪一个的绣工不是精妙绝伦,说白了,还是要得到大少爷的眼缘,其它的都是白扯。”

    “就是拿这个布料,雪儿妹妹,来,我们一起。”

    “啊,噢!”秋雪儿浑浑噩噩的帮忙把长长的布料拿了回来,回到自己的岗位,眼睛死死的盯着锦娘,要得到管事儿的提拔,这个不可能的,之前她威胁过娟儿姐姐和秋露儿,锦娘本来就是娟儿姐姐的人,再加上一个秋露儿在那儿吹耳边风,这一关自己是万万过不去了。

    想要不通过她们自己和大少爷勾搭上,得到大少爷的眼缘儿,这似乎真的有一点儿难。

    安管家那儿也是行不通的,成了家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妻管严,头娟儿姐姐在那儿堵着,安子哥万万不会帮助自己说话的,谁不知道,娟儿姐姐喜欢安子哥那么多年啊,要是自己往安子哥面前凑合,无疑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一个不留神,没准儿就真的把安子哥得罪死了。

    “秋露儿,你出来一下。”就在秋雪儿在那儿思考安子的事儿的时候,安子脸色不是很好的进来的,秋露儿的人还没有离开绣坊,看到安子叫他,笑了走了过去,说道:“安管家,有事儿?”

    暗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做了什么好事儿你自己不知道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我?原来我做好事儿了啊?那么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秋露儿明知故问的说道,她知道,安子是来兴师问罪来了,要不是自己闲着没事儿把娟儿交到了安子的手里面,这会儿大少爷未必能够让娟儿成为安子的女人。

    可是没有想到,那事儿已经成了,安子能够有什么办法,安子不喜欢娟儿姐姐,但是安子也不是一个喜欢伤害娟儿姐姐的人,不出意外的话,安子还是会娶了娟儿姐姐的。

    有一种爱,并不是我爱你,你也需要爱我,而是我爱你,我能够陪在你的身边,我就甘之如饴,而娟儿姐姐就是这样的爱!

    安子看着秋露儿那欠揍的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过几天大少爷要宴请宾客,需要一套喜庆的衣裳,之前你做的衣服大少爷试穿了,所有地方都很合身,所以这一次,大少爷还让你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