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章 用成倍的代价来换

    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秋露儿还在试图解释,这样的黑锅她真的不想背呀。

    娟儿一想到在易府看到的那一幕,眼睛就红了,愤怒的说道:“骗子,都是骗子,我才不听你的解释,我要撕了你,我要撕了你!来人,给我把这个秋露儿拿下,我倒要看看,今天还有谁护着你。”

    娟儿本来就是这个绣坊里面的管事儿的,绣坊里面绣娘虽然不知道秋露儿和娟儿发生了什么,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秋露儿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她们才不傻,才不要去帮这个素昧平生的秋露儿呢。

    一众绣娘瞬间就冲到了秋露儿的面前,直接把花儿按倒在地,秋露儿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也被这些绣娘制住了,花儿姐姐一脸迷糊的看着娟儿,说道:“娟儿妹妹,这是咋了,我刚刚说话难听是我的不是,你为什么要迁怒露儿妹妹,露儿还是一个孩子,还望娟儿妹妹能够多担待一点儿。”

    秋露儿心里面有一点儿感动,花儿姐姐到现在还在这儿帮着自己说话,这份情意,她秋露儿记下了。

    反观秋雪儿,秋雪儿满脸微笑的看着秋露儿,眼睛里面毫不遮掩的写着大快人心四个大字!

    秋露儿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这个秋雪儿,看到自己倒霉不帮就算了,竟然还在这儿幸灾乐祸,你是我的姐姐,娟儿迁怒我,你觉得你可以独善其身吗?真是痴人说梦!

    “把她给我拉直了。”

    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面把易世缘从头到脚都问候了一个遍,易世缘,我今天受的委屈,他日我一定让你加倍偿还,你再想在我的手里面拿到好处,那就用成倍的代价来换!

    听着棍子轮圆呼啸而来的风声,秋露儿死死的闭上了眼睛,这一下,一定很痛吧。

    棍子打在上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样的沉闷,可是,为什么身上一点儿疼痛都没有,难道是花儿姐姐为自己挡下了一个棍子。

    秋露儿惊慌的睁开了眼睛,一身黑衣的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立在了秋露儿的前面,而安子的手里面握着娟儿刚刚拿来打自己的棍子,手高高的扬起,似乎是要打在娟儿的身上。

    一众绣女吓的失声尖叫,秋露儿急忙拉住安子的手,大声的说道:“安子,不疯啦,她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吓得去手。”

    安子手里面死死的握着棍子,愤怒的说道:“她刚刚想伤你,露儿,你站到一边儿去,我这就为你出气。”

    秋露儿死死拉着安子的手瞬间松开了,安子,安子又在这儿坑她,娟儿被打,最后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秋露儿的拳头狠狠的握了起来,易世缘,你至于吗?我们多大的仇多大的怨?你竟然这样坑我,你既然这样不待见我,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我来易家绣坊,这样真的有意思呀?

    秋露儿没有再拦着安子,她倒要看看,易家的人到底有多冷血,娟儿那样喜欢安子,她到要看看,安子是否真的下得去手,要是真的下的去手,对娟儿来说倒是好事儿,这样冷血的安子,不值得娟儿去爱,早一点儿解脱也是好的。

    秋露儿就那样看着安子,安子握着手里面的棍子,迟迟无法落下,最后化为一级狠瞪,狠狠的瞪了一眼娟儿,无情的说道:“以后,我要是发现秋姑娘少了一根头发,我都为你是问,还有你们这些绣娘也不可以欺负秋姑娘,秋姑娘绣花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在一边看着,到时候你们一个个的都躲远一点儿,都听到了没有?”

    绣娘们看到安子发火,一个个都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是。

    安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温柔的看了看站在那儿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秋露儿,说道:“露儿,最近我不在易家,保护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秋露儿冷冷的看着安子,气完娟儿自己就逃之夭夭,并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自己最近不在易家,这不是摆明了给娟儿对付自己的机会吗?

    秋露儿讥讽的勾了勾嘴角,说道:“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安管家,记得代我像一大少爷问一声好。”

    安子的脸微微僵了僵,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保重!”

    秋露儿目送安子离开,娟儿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用那含着泪水和恨意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秋露儿,冷冷的说道:“秋露儿,我们走着瞧!”

    秋露儿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无声的说道:“易世缘,我们走着瞧!”

    卸磨杀驴,我真的只服你易世缘!

    今天剩下的日子还算是平静,娟儿没有让她们这些新人立即干活,而是按照规矩,让他们先在绣坊里面适应一下,明天再正式开始干活。

    秋露儿和花儿姐姐单独在绣坊里面溜达,所有人看到他们两个,都像是看洪水猛兽一样,一个个避之不及。

    秋露儿的脸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难看,花儿姐姐有一点儿担心的看着秋露儿,说道:“露儿,你没事儿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秋露儿摇了摇头,捂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没事儿,花儿姐姐,你刚刚拿给我的那杯水,是从哪儿拿的?”

    花儿眨了眨眼睛,说道:“一个好心的绣娘给我的啊,怎么,露儿,难不成那水有什么问题吗?”

    秋露儿捂着自己的肚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花儿姐姐,我想去茅房。”

    花儿一听秋露儿这样说,心里面瞬间明白了什么,就进拉过来一个绣娘问道:“这位妹妹,你知道茅房在哪儿吗”

    那个绣娘看了看一脸难受的秋露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即使是找到了也没用,你说你们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娟儿姐姐,唉”

    那绣娘不是一个恶人,没有落井下石,甚至透漏出来找到茅房也没有的话,秋露儿心里面明白,茅房恐怕已经被绣坊里面的其他人占领了,她即使是找到了茅房,也进不去。

    秋露儿难受的拉了花儿姐姐的手,说道:“花儿姐姐,我们自己去找。”

    花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拉着秋露儿的手就出了屋子,娟儿一脸快意的从远处走了过来,冷冷的说道:“拉不死你。”

    刚刚那个和花儿姐姐说话的绣娘看着娟儿,说道:“娟儿姐姐,这事儿要是让安管家知道了?”

    “要是安子哥知道了,就是你们多嘴,到时候吃苦头的就不是秋露儿,而是你们,你们想做好人和秋露儿一起同甘共苦,我绝不拦着”娟儿愤怒的说道。

    所有绣娘都没有了声音,一个个低着头做自己手里面的活。

    她们和秋露儿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为了秋露儿把自己搭进去呀?

    秋露儿强忍着肚子的疼痛,也不看路,顺着一个方向就疯狂的往前跑,她需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到自己的工作室里面解决一下自己的人生大事儿。

    当秋露儿跑到了一堆柴火附近的时候,秋露儿终于松了一口气,对花儿姐姐说道:“花儿姐姐,你不要过来,在那儿等着,要是有人来了,记得告诉我一声,我想蹲一会儿。”

    花儿姐姐理解的看了秋露儿一眼,就地大小便虽然很是不好,但是总好过大小便失禁吧,秋露儿这是被人下了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花儿背过身子,做起了把风的工作。

    秋露儿看花儿不再注意自己,借着柴火的遮掩,直接跑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面,刚刚到工作室里面,秋露儿就急不可耐的打开了马桶盖儿,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过了好一会儿,秋露儿才觉得自己的肚子里面舒服了一点儿,拿起工作室里面的纸擦了擦自己的屁股,急忙按下了排水按钮,不行了,实在是太臭了。

    秋露儿趁着自己的身子好了一点儿,急忙站起来拉开缝纫机自带的抽屉,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压箱底儿的土霉素片,专治拉肚子的神药。

    现在秋露儿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管这个药是否过期了,只要是药就行,巴豆这个东西秋露儿还是知道的,绝对不可能只拉一下,那可是往死了拉呀。

    就找药的这么一会儿功夫,秋露儿的肚子又开始疼了,秋露儿满头是汗的强忍着,仔细的翻找着自己的药放在了哪儿,最后终于在四针六线机器的抽屉里面找到了药,秋露儿如释重负的笑了。

    一面儿坐在马桶上噼里啪啦,一面儿撕开土霉素片的包装袋儿,直接倒到嘴里面八粒儿,已经等不及自己消化吸收了,直接咬碎,就着吐沫咽了下去,吃的太急,味道太苦,秋露儿一个没忍住,差一点儿吐出来,好在秋露儿忍住了。

    吃完药的秋露儿干脆坐在马桶上不动了,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巴豆的药效过去,但是娟儿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自己,秋露儿听到花儿姐姐在外面大声的说道:“娟儿管事儿,你怎么来了?可是要来拿柴火,这样的粗活还是我来吧,哪能让娟儿管事儿亲自来呀。”

    娟儿冷冷的看着花儿,轻轻的摆了摆手,一个绣女瞬间把花儿制住,娟儿冷冷的说道:“安子哥不让我动秋露儿,可没有说不许动你,一个小小的绣娘,竟然敢跟我做对,真是不知死活!”

    “对了,你的好妹妹秋露儿呢?我听说她的肚子不舒服,安子哥可是让我好好的照顾她呢,她在哪儿,快交出来让我看看。”娟儿笑眯眯的看着花儿的脸,明知故问的说道。

    花儿死死的咬了咬自己的牙齿,说道:“露儿,露儿不在这儿呀,她肚子不舒服,一个人跑来了,跑得太快,我没有追上,我也在这儿找露儿呢,娟儿管事儿,你看到露儿了吗?”

    娟儿看到花儿不配合自己,冷冷的一笑,说道:“你们几个还站在这儿干什么呀,去把柴火搬了。”

    “是!”几个绣娘捂着自己的鼻子来到柴火堆面前,娟儿生怕被秋露儿拉稀恶心到,就让自己手下的绣娘去见证秋露儿的窘态。

    几个绣娘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迫于娟儿,直接乖乖的上前去。

    秋露儿掐着时间,从工作室里面走了出来,好整以暇的看着几个绣娘,说道:“你们在搬柴火?需不需要我帮忙?”

    几个绣娘看到秋露儿出现,都条件反射的死死的捂着自己的鼻子,娟儿也条件反射的捂起了自己的鼻子。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个捂鼻子的人,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鼻子都不舒服吗?我知道一个治疗鼻子的好法子,把大蒜切成小块儿塞到鼻子里面,鼻子受到大蒜气味的刺激,鼻子很快就会通气的,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捂着鼻子,似乎是闻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味道似的,我怎么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花儿姐姐,你有闻到什么味道吗?”

    花儿狠狠的嗅了嗅鼻子,疑惑的摇了摇头,说道:“真的没有臭味儿,怎么会?”

    众人听到花儿这样说,一个个的也轻轻的吸了吸自己面前的空气,然后都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秋露儿,她,她竟然没有拉肚子?怎么可能?明明放了那么多的巴豆,正常人现在应该已经拉软了呀。

    娟儿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巴豆是她放进去的,足足放了两倍的量,怎么可能。

    “不可能,你说,你到底把,把,把那个东西藏哪儿了?”娟儿一个没有嫁人的大闺女

    娟儿的脸色瞬间难看,愤怒的说道:“放肆!”

    秋露儿笑了,一步一步的逼近娟儿,一开始她还有一点儿可怜娟儿遇人不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还有一点儿可怜娟儿,但是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可怜是那样的可笑,她来可怜娟儿,谁来可怜她?

    她招谁惹谁了?竟然要经历这些不平的待遇?

    大家国庆节快乐!我知道,大家一直觉得初雪更新慢,现在十一长假,初雪的时间多一点儿,这几天双更哦今天,今天就算了吧,让我歇息一天……

    “你,你,秋露儿,你不要胡来,你要是敢胡来,即使安子哥护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