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章 我们进屋去说

    “柱子两口子,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呀,快进屋。”柱子哥和柱子媳妇儿刚刚要走,纪氏和秋父就回来,纪氏热情的招呼着柱子两口子,柱子媳妇儿的眼睛亮了,一脸期待的看着柱子,柱子不去看柱子媳妇儿的脸,一脸歉意的看着纪氏,说道:“不了,我们就是出来散散心,出来已经有一会儿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婶儿哪天要是想吃鱼了,随便去我家拿,我媳妇儿怀孕了,闻不了那鱼腥味儿,今天就没有拎来。”

    纪氏笑着说道:“成,露儿,傻站着干什么呀,还不送送你嫂子。”

    秋露儿还没有动,柱子媳妇儿瞬间炸毛了,急忙说道:“不用,刚刚已经听你家露儿唠叨半天什么头三个月要如何如何注意了,我才不要继续听她的唠叨呢。”

    柱子媳妇儿的话成功的让秋露儿笑了,纪氏也跟着笑了,忍不住的说道:“其实露儿说的没错,女人头一胎,这头三个月尤为重要……”

    “哎呀,我不听我不听,柱子,你故意的吧,你怎么走的那么慢呀?你再磨蹭我真的生气了。”柱子媳妇儿一听到这些老生常谈,几近崩溃。

    柱子急忙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嘟嘟囔囔的说道:“这都是为你好,多听一点儿总没有坏处的。”

    柱子媳妇儿瞪眼,柱子哥瞬间不说话了,乖乖的搀扶着柱子媳妇儿回家。

    秋露儿全程压抑着嘴角的笑,纪氏一脸无奈的说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任性呀,这不是都为了她好吗?露儿,我跟你说,女人这头三个月呀尤为重要……”

    秋露儿刚刚还在那儿幸灾乐祸,这会儿立马就不淡定了,这头三个月,自从王家嫂子假装怀孕之后,整个秋家天天都回荡着这头三个月这几个字,秋露儿真的是背的滚瓜烂熟,一个子儿不带差的,要不然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头三个月的事儿呀?

    “娘娘娘,咱们别头三个月了,这头三个月的事儿,您即使要说,也是和我霜儿姐说,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呀娘,咱们还是先说说咱家后三个月是什么情况吧,我爷爷奶奶,同意分家了吗?那一百两银子的债最后落到哪一房的头上了?”秋露儿虽然知道爷爷奶奶不可能同意分家,但是这一百两银子的到底是怎么分的她还不知道呢,这可是大事儿,秋家一年的所有收入也没有一百两银子呢。

    一说到这事儿,纪氏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一起,看了看站在一边儿的秋父,说道:“当家的,还是你说吧,露儿,我们进屋去说。”

    “四弟,我家雾儿可在你们屋儿?我们方便进去吗?”三房的秋寿和包氏来到了四房的门口,脸色郑重的说道。

    秋全疑惑的看了看秋露儿,他刚刚回来,他怎么知道秋雾儿在不在他们家里面呀?

    秋露儿冲着屋子里面说道:“雾儿,你爹娘来找你了,快出来。”

    秋雾儿飞快的跑了出来,开心的扑倒包氏的怀里面,包氏温柔的笑了,秋寿看到闺女,并没有走的意思,只是定定的站在那儿。

    秋全看了看秋寿,说道:“三哥,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唉!”秋全领着妻子女儿来到了屋里面,秋露儿淡淡的看了看家里面的几个大人,为什么一个个的表情都这样严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你们几个先出去玩儿吧,爹娘有正事儿,不要在这儿捣乱。”纪氏为三房的秋寿和包氏刚刚倒完水,就急不可耐的让秋露儿几个孩子出去玩儿。

    秋露儿没有自动,几个孩子看到秋露儿没有动,他们也没有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纪并不是最大的秋露儿,已经成了这个家里面的主心骨,几个孩子都无理由的听从秋露儿的命令。

    纪氏看到几个孩子都不走,刚刚想继续赶人,这个时候,秋露儿说话了:“娘,我们都不小了,我们都可以挣钱了,再过几年,我们都要成家了,我们也许不能为爹娘分忧,但是我们都可以保证,我们不会给家里面添乱,爹,娘,让我们留下来听一听吧,好不好?”

    “爹,娘,让我们留下来吧。”霜儿和小风也跟着嚷嚷,他们也希望自己留下来,他们也想知道爹娘躲在屋子里面说的是什么。

    要是以前,秋雾儿一定会乖乖的离开,但是现在她看到四房的人都要留下来听,她也站在那儿不动了,她也想留了下来,她也是这个家里面的一份子,她有权利知道自己以后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几个长辈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秋父发话了,让他们几个留了下来,霜儿和小风开心的拉着手,秋露儿看了看秋雾儿,伸出自己的手,把秋雾儿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四个孩子安安静静的呆在角落里面听着大人们的诉说。

    爷爷奶奶同意了分家,也拒绝了分家,爷爷奶奶的原话是让一家人先把债务还上,然后再说分家的事儿,既然分家,那么债务同样要分,还是原来的分法,包括爷爷奶奶在内,一共分成了五份,每一房占了20两银子。

    等到银子彻底还清之后,她们再来研究如何分家。

    秋露儿听到这儿,会心的笑了,爷爷奶奶还真是老狐狸,看似大公无私,把自己的那份儿也算进去了,其实这儿才是最大的坑,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你们让爷爷奶奶凑二十两银子?他们哪里有呀,爷爷奶奶拿不出二十两银子,就凑不够100两银子,这个家就分不成,除非有哪一房‘发达’了,宁愿自己拿出二十两银子去补爷爷奶奶这个窟窿,如果秋家真的闹到了这个份儿上,这个家真的是分了就分了吧,也没有什么在一起过日子的必要了。

    “老四,我们三房没有钱,雾儿这么小,不比你的霜儿露儿能干,那二十两银子,我们三房拿什么出呀?”三房的人被那二十两银子弄的焦头烂额,跑到他们四房来求救来了。

    秋父同样皱紧了眉头,说道:“三哥,你的意思我知道,可是我们四房同样不景气,我们四房还要供养小风,小风要读书,这可是一个大花销呀,不瞒你说,我已经不打算让露儿再接易家的生意了,这一次就够了,若是再有下一次,真来了一个十万两银子,这让我们秋家拿什么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