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三房的包氏也凑到了奶奶的面前,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让奶奶打,说道:“娘,儿媳妇儿糊涂,我们也不分家了,娘,你不要生气,你也说了,爹没有人照顾,要是娘气坏了身子,谁来照顾爹呀。”

    奶奶哭着看着自己怀里面虚弱的爷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抬了抬手,说道:“扶我和你爹回屋,我不想看到那两个不孝顺的畜生。”

    两个不孝顺的畜生?

    秋露儿轻飘飘的看了看一直没有松口的大房和二房,只觉得心里面无尽凄凉,自己父母的生死,还比不上一点儿银两来的重要?

    这十万两银子虽然是假的,但是这假的银子,却让秋露儿看到了什么是真,秋家的大房和二房,真的让秋露儿失望了,紧了紧自己手里面的另一张欠条,她打算把真相告诉爷爷奶奶,只告诉他们两个人,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爷爷奶奶看一看,他们一只供养的大房一家子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让爷奶看一看,一直在秋家耀武扬威的二房又是什么样的人。

    有些事情,不需要多,一次就足够让人寒心。

    秋露儿找了一个机会,溜到了爷爷奶奶的屋子里面,奶奶正坐在床边喂爷爷喝药,奶奶看到秋露儿进来了,一点儿也不吃惊,反而淡淡的说道:“你来了。”

    秋露儿呆了呆,这:“奶奶,你是在这儿等我吗?”

    奶奶把自己手里面的药碗放到了一边儿,说道:“我在等你的真相,露儿,你不要以为爷爷奶奶都老糊涂了,爷爷奶奶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饭都多。”

    秋露儿很是真诚的点了点头,这还真是实话,不管是秋露儿还是秋露儿本尊在秋家都没有吃过几顿大米饭,爷爷奶奶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大米都多,这还真不是什么口重。

    秋露儿有一点儿尴尬的咳了咳,说道:“爷爷,奶奶,其实我今天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的,包括那十万两银子,也是真的,只是我还有一件事儿没有说,这里还有一张欠条,是易世缘欠了我十万两银子的欠条,这两张欠条是可以互相抵消的,所以,这只是易家惩治秋雪儿的一个手段罢了,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秋露儿没敢说这是自己的意思,她是闲自己的皮太紧了,想让奶奶给自己松松皮吗?还是算了吧,还是直接甩锅给易世缘吧,反正易世缘曾经答应过自己,一旦出了什么事儿,可以带着他给自己的那张纸,随时去易家找他解决,她现在只是背着易世缘把那张纸上的权利用了罢了,等到东窗事发,纸包不住火的时候,她自然会把易世缘的那张纸送到易家,到时候,易世缘不管想不想承认,他都要承认,谁让他们之前有约定呢。

    躺在炕上的爷爷听到秋露儿的话,剧烈的咳了咳,有一点儿痛苦的说道:“果然是这样,雪儿果然惹恼了易家,易家那样的人家,被别人戏弄了怎么可能不报仇呢,咳咳,咳咳,咳咳!”

    裴氏轻轻的拍了拍秋雪儿的手,给了秋雪儿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爹,这事儿本来就是四房的秋露儿一手打理的,现在出了事儿,难道不应该让四房负全责吗?而且露儿还能和易家说上话,让露儿好好的和易家说一说,没准儿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易家那样的人家,只要露儿好好的说一说,他们一定会把欠条收回去的,人家才看不上咱们家这三瓜二两子儿呢,现在闹成了这样,说白了都是露儿不尽心,责任都在四房的身上,和我们二房有什么关系呀。”

    裴氏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一点儿也不提他们偷了荷包和花样纸的事情,这把秋露儿气的,瞬间就发飙了。

    “二娘,你说话可要凭良心,要不是你们家的雪儿姐姐把我的荷包掉包了,会有这事儿吗?你们倒是和我说说,你们为什么要掉包荷包,现在出事儿,你们把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如果没有出事儿,你们可会把你们做的荷包的钱给我们四房?”秋露儿愤怒的瞪着裴氏。

    裴氏一个激动,直接开口说道:“我们的荷包卖了钱,凭什么给你?”

    秋露儿讥讽的勾起了嘴角,裴氏自知失言,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奶奶冷眼旁观,爷爷一脸失望,轻轻的咳嗽了两下,大力的拍了拍桌子,说道;“吵吵吵吵,一天天的就知道吵吵,我要你们这些儿女有什么用?你们不就是想分家吗分,现在就分!”

    “爹!”秋露儿的父亲秋全和三房秋雾儿的父亲秋寿惊慌的大叫一声,异口同声的说道:“爹,我们不想分家。”

    爷爷有一点儿欣慰的看了看自己这两个小儿子,轻轻抬了抬手,让他们稍安勿躁,说道:“既然要分家,那么就应该什么东西都分了,这个欠条上面写着,秋家欠易家十万两银子,你们都是秋家的子孙,这钱也该有你们一份儿。”

    “凭什么呀?”大房的高氏眼睛瞪的老大,他们分家就是为了躲开这债务,要是这债务也跟着他们,他们干什么分家呀?

    “放肆,高氏,你这是什么态度,就不能等你爹把话说完?”奶奶脸色难看的看着高氏,大房的秋福拉了拉高氏的衣服,高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老老实实的做了回去,脸色不善的看着爷爷。

    爷爷看了看四房儿女,又看了看自己的老伴儿,说道:“我和你娘一共生了四个儿子,现在出了事儿,你们四个儿子理应一起分担,四房儿女,理应每一房都分两万,但是!”

    爷爷看了看三房,有一点儿心疼的说道:“三房的孩子还小,大人也都是种地的,家里面根本就没有来钱的渠道,这样吧,三房的那份直接算到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头上。”

    “爹!”三房的一家三口瞬间就哭了,在秋家,他们三房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但是没有想到,真正出事儿了,爹娘最护着的竟然是他们这一房。

    秋寿瞬间觉得自己太没有良心了,之前她为什么嚷嚷着要分家呀,之前,一定让爹娘伤透了心吧,他真是一个混蛋,真是一个天大的混蛋!

    裴氏和高氏的眼睛都亮了亮,高氏说道:“爹,我们大房也不富裕,大雷还要挣功名,读书可是最烧钱的事儿了,以前都是家里面帮衬着,我们才能把大雷培养的这样优秀,现在家里面不仅帮不上忙,还要拖累大雷,大雷以后的前程岂不是直接打了水漂,爹,娘,要不这样吧,我们的那份您也多担待,这事儿本来和我们大房就没有什么关系,谁干的找谁去,干什么让我们这些无辜的人跟着遭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