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一肚子火气没处发

    因为这件事儿,本来从来不干活的高氏也被奶奶勒令干活,虽然都是一些轻松的活儿,但是对养尊处,也是要了老命了,每天都是一身的狼狈。

    秋家的男人都比较熊包,很少有人敢忤逆爷奶,一个个都比较害怕爷奶,秋福虽然心疼媳妇儿,但是也不敢过分的忤逆爷奶,再加上秋家的其他三房本来就对它们大房有意见了,这事儿秋福也只能认了。

    大哥被单独分出来一间屋子,爷奶让大哥和小风住在一起,没日没夜的教导小风。

    秋家大房也跟着干活,最高兴的就是二房的裴氏,裴氏仗着自己常年住在秋家,什么事儿都知道,什么都明白,夹qiang带棒的没少损高氏,两个人之前的摩擦自然也不少,但是好在裴氏在这事儿上比较有分寸,再加上她更加知道奶奶的脾气,每次都是适可而止,弄的高氏一肚子火气没处发。

    最近家里面有一点儿闹腾,秋露儿不得不把去易家的事儿耽搁了下来,现在终于平静了一点儿,秋露儿这才把去易家的事儿重新的提上了日程,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三房的秋雾儿正在那儿吭哧吭哧的拔草,小风读书,本来小风和雾儿一起干的活,现在就剩下雾儿自己一个人干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他们秋家看着人手多,其实人人都有分工,一个个都忙着呢。

    秋雨儿嫁人,本来秋雨儿和秋雪儿一起干的喂鸡喂鸭喂猪这样的活就成了秋雪儿自己的活儿了,秋露儿主要做荷包,弄的秋家洗衣服的活儿都落到了秋霜儿自己的身上,以前是秋霜儿和秋雾儿两个人一起做的,家里面的孩子忙不过来,大人只能争取早一点儿干完农活挤时间上去搭把手,谁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比如现在,包氏就在那儿吭哧吭哧的帮雾儿拔草。

    秋露儿有一点儿心疼小小的雾儿,明明雾儿比小风还要小几个月,却要风吹日晒的,弄得小脸儿黑黑的,一点儿也没有姑娘家的样子。

    秋露儿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人,直接把奶奶之前给她们的那一小包糖果还有秋果儿送回来的那十个红头花儿塞到了雾儿的手里面,笑着说道:“拿着,要是有人问起来的话,就说是姐给你的,放心,都是正道来的,放心大胆的用,放心大胆的吃,不会有人说你什么的,姐走了,三娘,露儿去省里面了两天,回来的可能会有一点儿晚,麻烦三娘给露儿留一点儿晚饭。”

    秋露儿俏皮的冲着包氏说道,包氏感动的看着秋露儿,秋露儿有娘,这样的事儿何须劳烦她来做,秋露儿这是担心自己拿了她的东西不好意思,故意给她找了一点儿台阶下呀。

    “娘,好多糖!”一开始秋雾儿不知道布包里面是什么东西,只看到了那些红头花儿,单单是这些头花,就让秋雾儿高兴了好久,现在打开布包,竟然看到这么多糖果,眼睛瞬间亮了,狠狠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巴巴的看着包氏,可怜兮兮的说道:“娘,我可以吃吗?”

    包氏看了看那一小包糖,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吃吧,记着你露儿姐姐今天对你的话,等到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对你露儿姐姐,知道了吗?”

    秋雾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脑子里面突然浮现出那天路过二房门口的时候秋雪儿说的话,那语气那样的阴森,充满了无尽的恨意,而且还是冲着露儿姐姐来的,露儿姐姐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不,不会的,露儿姐姐不是出去了吗,雪儿姐姐天天待在家里面,就是想欺负露儿姐姐,也要找得到露儿姐姐的人呀,她真是瞎操心,等到露儿姐姐从省里面回来,她就把雪儿姐姐要欺负她的事儿说出来,这样不就行了。

    秋雾儿自觉自己想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法子,殊不知就是她的这一点儿怠慢,害惨了秋露儿。

    秋露儿心情愉悦的徒步走在村儿里面,在路过柱子媳妇儿家的时候,还进去看了一眼柱子媳妇儿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然后才启程去了镇上,路过曾经她和柱子哥并肩作战的胡同,秋露儿会心的笑了。

    秋露儿路上找了易家便宜的客栈在省里面过夜,次日早早的来到了易家,早一点儿来,这样晚上才有可能趁着天黑之前赶回去,她不喜欢走夜路,能早一点儿回去还是早一点儿回去的好,毕竟她也算是身怀巨款的主。

    门房已经认识秋露儿了,看到秋露儿来了,直接把秋露儿引到偏殿休息,他们家少爷还在会客,暂时没有时间见秋露儿。

    秋露儿看着偏殿的桌子上的东西,心中有一点儿得意,翘起了二郎腿,毫不客气的拿着桌子上的糕点吃了起来,她早上没有吃饭,她就知道来到易家一定能够坑到好吃的的,易家用来充门面的摆盘儿的东西,很快就成了秋露儿肚子里面的美味。

    等到秋露儿舒舒服服的吃完了,易世缘才姗姗来迟,还有一个人和易世缘一起来了,是一个一身富态的中年人,中年人除了眼睛特别的亮,没有什么让人能够一眼记住的地方。

    秋露儿在那儿打量着中年人,中年人同样在那儿打量这秋露儿,易世缘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一点儿责怪的说道:“秋露儿,你难道连行礼都不会吗?”

    秋露儿很是理直气壮的看着易世缘,说道:“这个真的没有人教过我。”

    实话,这个真的是天大的实话,但是实话似乎并不是很讨喜,易世缘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秋露儿微微勾起了嘴角,易世缘生气的样子真好玩儿。

    和易世缘一起进来的中年男子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开怀的说道:“易少爷,你在这儿弄来了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这样的小野猫,可不好驾驭呀,以后有你受的了。”

    中年人拿出一副我懂的样子暧昧的看了看易世缘和秋露儿,易世缘表情一僵,急忙解释:“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小丫头只是一个绣娘罢了,我怎么会看上这样粗俗的小丫头呀,我的口味还没有这么特别!”

    容老板笑了笑,说道:“看来,是我误会了,难道这个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巧手绣娘,我事先可和你说好了,要是她做的不好,我可是不会要的,我的这些东西,可是要买给京城里面的达官贵人的,普通的俗物,我可不要。”

    易世缘自信的说道:“容老板放心吧,我易世缘的眼光还能差了?秋露儿,把你做好的荷包拿出来给容老板看看,之前我给你的那些花样儿就是人家容老板提供的,你做的荷包要是能让容老板满意,我可以给你涨价。”

    秋露儿一开始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直到易世缘说出给自己涨价的时候,秋露儿的眼睛才亮了,开心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当着人家容老板的面儿,你可不许反悔。”

    “自然!”易世缘把手里面的扇子刷的一下展开,好一个玉树临风俏公子,可惜秋露儿的关注点只在自己手里面的荷包上,理都没理易世缘一下。

    秋露儿把装着荷包的布包打开,露出里面不大不小的盒子,轻轻的打开盒盖儿,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自信的推到了容老板的面前。

    容老板伸手摆弄了一下荷包,眉头越皱越深,愤怒的瞪着易世缘,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秋露儿的绣工易世缘是见过的,那样精致的绣工,放眼整个京城,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匹敌,即使容老板不满意,也不应该这样愤怒的呀?

    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秋露儿同样自信自己的绣工,看到自己的绣工竟然没有征服容老板,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好奇的看了看自己的荷包,这一看可不得了,直接把秋露儿吓的惊叫了起来。

    不,这不是她的荷包,这些荷包根本就不是她和霜儿纪氏熬夜赶出来的东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秋露儿的脸刷的一下白了,惊慌的看着易世缘,易世缘的脸色比秋露儿还要难看,咬牙切齿的指着秋露儿,说道:“秋露儿,这些是什么东西?你需要给我,给容老板一个合理的解释。”

    疯了,真的是疯了,他易世缘怎么会突然犯傻这样信任秋露儿这个小丫头呀,秋露儿的东西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拉着容老板就过来了,这下子容老板还不知道怎么想自己呢,要是因为这次的事儿,他们绣坊和容老板的生意直接吹了,易家的损失真的是无法估量的,疯了,他今天真的是疯了。

    秋露儿第一次看到易世缘这样生气,心里面有一点儿委屈,她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儿呀?你这样凶干什么呀?凶能解决问题吗?

    “我似乎拿错东西了,给我一匹马,我这就回去拿,可以吗?”很显然,东西一定被别人掉包了,能够费尽心机的掉包这个东西,除了二房的人还能是谁,这些荷包都是照着花样来做的,二房的人偷了自己的花样儿,原来就是在这儿等着这一天呢,只要她回家,一定能从二房的嘴里面问出她做的荷包的下落的,只是,他们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吗?

    秋露儿有一点儿紧张的看着易世缘和容老板,容老板直接站起身,淡淡的说道:“一个时辰之后,我就要启程回京,除非你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把东西拿回来,你能做到吗?”

    秋露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不能,即使是千里良驹,一个时辰也做不到往返于村县之间。

    易世缘看出了秋露儿的为难,突然说道:“容老板,东西是拿不回来,但是我们可以做呀,绣娘不是在这儿吗?只要我们能够确认她做的出好东西不就行了?容老板一个时辰之后启程,我们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后去拿东西,之后快马加鞭的去追您,这样两不耽误,您看怎么样?”

    秋露儿面色古怪,复杂的看了看易世缘,易世缘,你这是在这儿坑我呀,我的现代缝纫机,你让我怎么当场操作?